日子简单又平静,就这样又过了三天。

    这三天里,萧荆也老实,夜里就摸摸抱抱,过过手瘾,而后把硬邦邦的肉根抵在女人屁股上睡觉。

    这三天里,下了一场秋雨,雨势颇大,淅淅沥沥的下了一晚上,将那么一点残留的热气都驱逐了。

    这天,也真的入秋了。

    只是雨,下的有些烦人。

    用一句话说,那就是屋外大雨,屋内小雨。

    萧荆这屋子,不是瓦片房,屋顶上堆着的只是茅草,而且长年失修,破陋的地方也多。

    女人不知道萧荆以前怎么过下雨天的,她看到的时候一阵傻眼。

    萧荆拿着各种各样的木盆、罐子,放在雨水滴下来的地方盛着水,甚至还有一个是放在床铺上。

    男人第一次露出了有些窘迫的神情,脸色暗红,但是全被他黝黑的肤色给遮住了,要不是他刻意闪躲的眼神,还真看不出来。

    他说,“明天这雨水就停了,到时候再找人来修屋顶,今天晚上你就将就下。我们换个位置,你睡外面,我睡里面。”

    床铺的里面,正是滴着雨水的位置。

    女人终究是没同意,她身材娇小,还能蜷缩着睡觉,可是萧荆这五大三粗,虎背熊腰的,连腿都伸不直。

    到了第二天,雨水如同萧荆说的一样停了,只是屋檐上的水还在一滴一滴的往下落,墙边的地面上多了一排小土坑,都是被雨水砸出来的。

    女人看着饶有兴趣,蹲在墙边,闻着空气中散发出来的泥土和青草的气味,看着那一汪小水坑,一圈一圈的转着水晕。

    萧荆这一天没有去打猎,而是去请了黎远过来,给女人看诊。

    女人对此已经熟悉了,对黎远的眼神也不躲不闪,伸着手臂出去给他号脉。

    “行了,她的身体都好全了。”黎远收回手,给了萧荆一个男人之间才会懂的眼神,摸着下巴笑了笑,“照顾的这么周到,是心急地火烧眉毛了吧?”

    说完了话,黎远那幽幽的目光,又往女人身上打量着转。

    萧荆没接话,暗暗地瞪了黎远一眼,才道,“嗓子还没看呢?你的药吃了好一阵子,依旧没有起色。”

    庸医!

    萧荆在心里怨怼着。

    女人一开始没明白他们再说些什么,等慢慢地反应过来时,白皙的脸颊上多了一丝红晕。

    黎远则已经让她张开嘴巴,检查喉咙。

    “发出点声音来听听。”黎远把手,放在了女人的脖颈上,感受着声带共鸣。

    “呜呜……”嘶哑的,低沉的,也就这一个音调。

    黎远感受着手指上的共鸣,收回手,摸着下巴想了想,才转而迎上了萧荆急切的眼神,说道,“这病我治不了。”

    “你之前可不是这么说的。”萧荆愠怒了,双眸里多了一些星火。

    女人则很平静,脸上毫无悲喜。

    哑了这么长时间,她早已接受了这个事实,只要活着,不能说话又如何。

    她甚至,主动拉住了萧荆的手,在男人手臂上抚摸着,像是安抚。

    萧荆那勃然的愤怒,瞬间被抚平了,如同炸毛的野兽,收起了锋利的爪子。

    黎远将一切看在眼里,眯着眼冷哼了一声,竟然在他面前秀恩爱,不就是欺负双娘没跟着一起来嘛。

    他又看了两人一眼,留下一句话,“心病还须心药医。与药石无关,就看姑娘你能不能解开心结。”

    这一句话,让女人在黎远离开后,呆坐了良久。

    【不要发出声音,无论发生任何事情,你都不能发出声音,也不能哭。】

    娘亲的话,她一直铭记着,哪怕看到有人一刀捅进了娘亲的身体,她也紧紧地捂着嘴巴。

    泪痕斑驳,却只是无声的流淌。

    自那后……她再也没说过一句话。

    不是不能说,而是不愿说。

    萧荆这一天进进出出的很忙,目光总是时不时的往女人身上看,深深地皱着眉,神色凝重,他或许猜测到了,或许没有。

    直到晚饭时,他对女人问道,“你的嗓子,你还想治吗?”

    女人茫然抬眼,看着他。

    他又道,“你若是想治,我们去找镇上的大夫,找城里的大夫都可以,银子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我会有办法的。”

    女人放下了筷子,沉默了一会儿,摇了摇头。

    萧荆也顿了顿,接话道,“那行,听你的,我们先不治了。如果你什么时候改变主意了,我们再商量。无论能不能治好,能不能正常说话,你都是我娘子,我不嫌弃你。吃饭吧。”

    他夹着菜,放到女人碗里,看她小嘴一动一动,才又端着他的碗大口吃饭。

    你是我娘子……

    这些天,萧荆不常说这句话了,女人如今听到,不像之前那么气恼,也不觉得萧荆霸道无理,反倒是心口一阵暖意,在缓缓地流淌着。

    本文来自:N⑵QQ.℃Oヤм

章节目录

糙汉和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月半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半喵并收藏糙汉和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