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

    那是一个响亮的巴掌声。

    nv人在昏迷时候没做成的事情,如今刚一醒来,立刻付诸于实践。

    她虽然没有多少力气,可是心里涌上来的怒气和羞恼,全凝聚成了一gu子气流,手掌狠狠地打在萧荆的脸上。

    萧荆原不是会睡得这么沉的人,只是连日来劳心劳力,晚上也要成宿成宿的照顾nv人,好几天没能安心的合过眼了。

    这一晚上又被nv人身上的气息熏着,手里软软的捏着,这才撤了全身的防备,要不然nv人一动,他便会醒过来,又怎么会被偷袭个正着。

    nv人打了这一巴掌,还不解气,只是身t实在是虚弱,刚一动就呼呼的喘着气。

    萧荆一下子睁开黑眸,双眼正好跟nv人冒着怒火的眸子对在一起。

    顿时一愣,连脸上的巴掌都忘记了。

    见萧荆醒来,nv人虽然依旧盛气凌人,可是心底里还是怕的,面前的男人毕竟b她高大魁梧的太多,若是真动起手来,也只有被挨打的份。

    她亲眼见过萧荆手臂一动,轻而易举的掰断了她抓了半个月都纹丝不动的粗木头。

    那宽阔的能一手掌就罩满她xr的大掌,若是真的打在她的身上,是会何等的疼痛。

    nv人心底里又惊又怕,可是对于打出去的那一巴掌,她绝不后悔,目光炯炯有神的跟萧荆对视着,不退让丝毫。

    萧荆在回神后,猛地起身下床,跟两根柱子一样的双腿,重重的踩在地上。

    nv人猛地一颤,下意识的抓着被子往后躲。

    但是被子也被萧荆抓住,他力道大,一把扯了过去,而后飞快的掀起了被子,将nv人从头到脚的扫视了好几圈,伸手过去,落在nv人的脸上。

    不是挨打,而是用粗糙的掌心m0了m0她的脸,又m0了m0她的额头。

    在紧接着,萧荆抓起了衣服,一边穿着,一边急冲冲的走了出去,更准确的说,是一路的飞奔。

    nv人怔愣着,看着眼前突然发生的一切,还没反应过来,只瞧见面前的人影不见了,倒是听到了屋外啪嗒啪嗒远去的脚步声。

    她这一巴掌,难道是把男人打傻了,他先落荒而逃了?

    不过好在,男人虽然粗手粗脚的m0了她的脸,却没有真的动手。

    nv人松了一口气,低着头,检查着身t。

    身t很g爽,像是有清洗过,身上穿着一身nv人的衣服,有些破旧,不像是新的,但是洗的还算g净。

    原本包在手指上的布条取下了,绿se的药膏也洗掉了。

    nv人又m0了m0额头,伤口恢复了,只剩下伤疤凹凸不平着,脸上不同,可是心底里却痛着。

    她没有照过镜子,也知道她现在破了相,连人贩子都嫌弃她丑陋,是一个卖不出去的赔钱货。

    现如今落在男人手里,这个男人有房有银子,说不定还瞧不上她呢,是她想多了。

    nv人的高傲,被现实的生活折损了,尽然产生了这般荒谬的想法,要是在以前  ,想萧荆这样的贫穷猎户,她可是连看都不会看一眼的。

    就在这番思忖的时间里,啪嗒啪嗒的脚步又在屋外想起,由远及近。

    她见萧荆回来了,手里还强拉着一个一样衣衫不整,行se匆匆的男人。

    那男人看着四十来岁,不如萧荆高大,脸庞算的上斯文儒雅,走进了,身上还有一gu子散不掉的药香味。

    “你急什么急,她都醒了,难道就不能再等一个时辰,才让我来看病?”黎远接连几次被萧荆从被窝里抓出来,加上一大清早的起床气,怒气冲冲地对着萧荆骂道。

    nv人闻言,认出了黎远的身份,原来是个大夫……原来男人这么火急火燎的出门,竟是为了给她请大夫。

    想到这里,她闪着明眸,又往萧荆身上多看了几眼。んàItànɡshù Wù..C⺋M

章节目录

糙汉和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月半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半喵并收藏糙汉和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