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荆的这个吻,吻得急,又凶,甚至带着一点嫌少浮现的粗暴。
    两人的唇瓣一贴上,都没有厮磨,急不可耐的大舌已经探入了娇娘的嘴唇里,热气和潮湿瞬间沾粘在了一起。
    他曾经沸腾过的热血,再一次的燃烧起来了。
    那是一个在战场上冲锋陷阵,无往而不胜的士兵,快速的往前攻城略地。
    他在失控的边缘紧绷着,最终是没有加深这个吻,舌尖粗粗地扫了一圈,缠着那湿滑的小舌一阵用力吸允,尝道了娇娘口腔里的酒气。
    明明是一样的酒,萧荆也喝了不少,却不知道为何总觉得娇娘嘴里的多了一股甜味。
    他就这样勾着舌尖上的甜味,从娇娘的唇上撤了回来。
    萧荆虽然鸣金收兵,可是精壮的胸膛不断地起伏着。
    “呜呜……”娇娘被他失去控制的力道,吸允着舌根发疼,皱着眉不满的哼哼着。
    哪怕是这样,她也没露出一丝厌恶之色,也没转开脸,反而眼神似千丝万缕,缠绕着萧荆不放。
    萧荆的胯下之火熊熊,哪里还受得住这样似有似无的勾引,急忙一个转身推开了门,飞一般的走出了灶房。
    一阵寒风,还有萧荆急促的话,一同飘了进来。
    “你留在里面别出来,我马上就来。”
    娇娘听到了,却没在意,反而觉得那阵寒风吹在身上有些舒爽,吹散了她身体里说不清、道不明的一阵热烫。
    “凉凉的……舒服……呵呵……”
    她痴痴地笑着,青涩又稚气,如同一个四五岁的孩童,正是牙牙学语的年纪。
    可是她脸上那桃花般的粉红,却又如同怀春的少女,伸着手指揉了揉被弄得有些疼的嘴唇,低眉浅笑着,又喃喃了一句。
    “舒服……”
    虽然有些痛,但是舒服,很舒服。
    喜欢肌肤相贴的触感,喜欢那个男人身上的气息,甚至喜欢两人的舌头缠绕在一起,湿漉漉,又滑腻腻的感觉。
    热气氤氲的小屋子里,轻轻飘荡着几不可闻的笑声。
    最终,萧荆还是妥协在娇娘的笑容和央求之下,在做了一同准备之后,他带着娇娘上山去泡温泉。
    甚至连老天爷也帮了他们,风雪停了,月光很亮,把夜色中的小路都照亮了。
    萧荆踩着积雪,每一步都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娇娘匍在他宽阔的后背上,不仅有男人铁一般的手臂抱着,身上还包裹着他们床上的那张虎皮。
    密不透风,绝对不让她吹受到一点寒气。
    她忍不住的想动,却抵不过萧荆束缚住她的力道,通红通红的脸颊,只能无奈的摩挲着萧荆的后背。
    身体虽然静下来了,可是她的嘴,却没停下来过。
    一路上,除了积雪被踩动的声响,就是她喃喃不绝的轻柔话音。
    “我爹爹……爹爹对我可好了……每次回来都给我带糕点……甜甜的,可好吃了……阿娘怕我蛀牙,都不许我吃太多……爹爹当着阿娘的面,说不买了不买了……我还伤心了好一阵子……”
    “以后我都买给你吃。”萧荆听着身后那人委屈的声音,忍不住的接话道。
    谁知,娇娘却朗声笑了起来。
    “嘿嘿……我告诉你个秘密哦……爹爹他,还是偷偷地给我买了……他瞒着阿娘,瞒着下人,藏在他的胸口里……在只有我和他的时候,拿给我吃……爹爹说,这是我们两个人的秘密……”
    娇娘的脸上,不仅是甜蜜,还有一丝骄傲,因为她有这么一个疼她入骨的爹爹。
    萧荆静静地听着,明白过来娇娘并没有听到他说了什么,只是她想诉说这些往事,回忆着曾经的美好。
    “爹爹和阿娘的感情很好,可是你知道吗?……”她卖了个小关子。
    “什么?”萧荆问她。
    “我看见过的……看见爹爹和阿娘吵架……不,不对……不是吵架,是阿娘生气了,气的直跺脚,还关上了房门,不让爹爹进去……嘻嘻……我都看见了的……可是就这么一回,之后就没再瞧见过了。……我偷偷问爹爹,阿娘为什么不让他进房间……爹爹说……爹爹说……”娇娘喃喃了几遍,打了一个酒嗝,没把后面的话说出来。
    “说了什么?”萧荆好奇的问。
    “爹爹说……阿娘不是生气,只是太爱他了,所以气恼他不爱惜身体……爹爹还说,等我长大了,一定也会遇到那么一个人,比爱他自己更爱我……不懂……那个时候,我根本不懂爹爹在说什么……我问爹爹,什么是爱……爹爹说,是很多很多的喜欢,那就是爱……我又问爹爹,很多很多的喜欢,就像我喜欢糕点那样吗?……爹爹被我逗笑了,不停地笑,还抱着我不撒手,徐徐地摸着我的头发……嘻嘻,不过……我现在……知道了……”
    “知道了什么?”萧荆喉咙又是一阵发紧,这一次不再是因为欲望,而是因为紧张。
    年少不识情滋味,如今的她,终于识得了吗?
    因为什么事?因为什么人?又是怎么识得的?
    “娇娘,你知道了什么?”萧荆没听到娇娘的回话,又问了声,忐忑着停下了脚步。
    夜色茫茫之下,他面色紧绷,却久久都没等到轻柔的说话声再传来,只有平稳小声的呼吸声,萦绕在他脖颈后方,轻轻骚动着。
    萧荆驻足良久,粗犷的脸上嘴角一晒,无奈地摇了摇头,背着他身后的人,继续往前走。
    哽多攵章就捯HΛιTǎηɡSHUщū(塰棠書щū),C○м

章节目录

糙汉和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月半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半喵并收藏糙汉和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