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邢前去开门,门缝中掉出来一张小纸条,她朝门外看了看,安静的过道空无一人,方才敲门的人已经消失无影。
    苏邢捡起小纸条,回到房间里才将它打开。
    “只有动情的香味才能驱赶它们。”
    什么意思?它们是谁?
    苏邢不确定这是不是恶作剧,她坐在床上盯着纸条良久,最终决定找明天商量一下。
    苏邢从衣柜里拿出一条蓝色牛仔裤和一件卡通连帽卫衣,匆匆忙忙套上便出了门。
    明天的房间在过道最后一间,离她不过两三步距离,苏邢事先将纸条放进裤子口袋,抬手敲了敲门。
    两分钟过去了,门里一点反应也没有,难道他不在房里?
    苏邢不确定的又敲了三下,这次门打开了,明天光着上半身,下半身围着浴巾,湿哒哒的头发黏在脸上,一滴滴晶莹透亮的水珠顺着完美的下颚线往下流淌。
    苏邢看呆了,面前这张清雅俊秀的脸粉扑扑的,像只甜蜜多汁的水蜜桃,诱人极了。
    “有事吗?”明天的声音微哑,听起来略带一点性感。
    “额,我……”
    苏邢刚想和他说纸条的事,余光瞄到他房里还站着一个人,那个人垫着受伤的光脚丫,倚靠电视柜,偏着头也在看她。
    邓佳佳,她怎么会出现在明天房里?
    两个女人的视线交汇在空中,苏邢后知后觉的才意识到她似乎打扰到他们了。
    “没什么,我就是来告诉你,一会把门锁好,没事就不要出门了。”苏邢尴尬的收回视线,没等他回话就转身大步回了房。
    明天看她走的比兔子还快,双眼微微一沉,关上门,旁若无人的掀开浴巾换上自己的衣服。
    邓佳佳知道自己被无视了,也不生气,静静站在一旁等着他。
    “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邓佳佳抬起头,一道清脆如黄鹂的声音脱口而出,“今晚我们必须呆在一起,你可以碰我,就当是我给你的报酬。”
    明天走到她跟前,漆黑的瞳孔盛满幽冷的光泽,“如果我拒绝呢。”
    邓佳佳勾住他的后颈拉近彼此,一脸认真地说:“相信我,今晚我们谁也离不开谁。”
    回到自己房间,苏邢拿出裤子口袋里的纸条,又重新看了一遍上面的文字。
    动情的香味……不会是她想的那种事吧?
    苏邢苦恼的手指都要咬破了,明天那是不能再去了,难不成,她只能去找罗生?
    心底一千一万个不愿意,但她没得选,谁让明天和邓佳佳暗度陈仓了呢。
    这两个人偷偷摸摸的,也没见他们说过几次话,发展倒是很神速。
    苏邢深吸口气,做好心理建设才去敲罗生的房门。
    罗生开门的速度要比明天快很多,苏邢还没想好说辞门就已经开了。
    “你怎么来了?不会是在明天那吃了闭门羹才想到来我这吧?”罗生双手交叉在胸前,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
    苏邢被说的耳根通红,有一种偷吃不成反被正室抓住的感觉,她清了清嗓子,辩解道:“你想多了,我有正事和你说。”
    罗生挑高眉毛,侧过身让她进来。
    苏邢进屋后,直接把手里的纸条丢给他,一副你自己看吧的表情。
    罗生摊开皱巴巴的纸条,看清上面写的内容后噗嗤一下笑弯了腰。
    “喂,有什么好笑的!”
    苏邢窘迫的满脸通红,这种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谁知道在哪个犄角旮旯里还藏着什么怪物。
    “所以,你过来是想和我发生肉体关系?”
    明天说这句话时表现的非常纯真自然,一双黑亮水润的大眼睛扑闪着星光,犹如一个从未涉及过性知识的懵懂少年。
    苏邢不好意思的背过身,扭扭捏捏的回道:“你要是不愿意,我就……”
    话未说完,一阵天旋地转,苏邢整个人被他推到了大床上。
    “谁说我不愿意了?”罗生脱掉上衣,解开裤子拉链,没穿内裤的下半身就在这么赤裸裸的暴露在空气里。
    苏邢被他的行为惊得目瞪口呆,他就这样在她面前脱光光了?
    “等,等一下……”
    罗生脱光自己后就想扒拉苏邢的牛仔裤,苏邢抓着裤头不肯松手,一来二去惹得罗生火冒三丈。
    “你到底做不做?不做就给我滚。”
    苏邢咬咬牙,索性双手一松,大有牺牲小我完成大我的奉献精神。
    罗生见她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心底窜起一股无名怒火,手里的动作也跟着变得粗暴了许多。
    不到一分钟,苏邢的牛仔裤连着内裤一起被扔下了床,罗生举着微微抬头的粉色肉棒,强势挤进了苏邢的小穴,干燥紧致的甬道夹得他生疼生疼,有那么一瞬他想退出去重来,但当他看到苏邢和他一样产生痛感,又会觉得心里舒服许多。
    “唔,里面太干了,你先摸摸我。”
    苏邢皱起小脸,疼的咬牙切齿,这是她有史以来最不舒服的性交,一点前戏也无,直插直入,就像是在故意报复她一样。
    “你想我摸哪?是摸你的乳头还是摸你的阴蒂?”随着肉棒的逐渐深入,罗生开始做起最原始的抽插运动,他撩起苏邢的卫衣,两团雪白丰盈的乳房跳了出来,他低头一口含住俏粉粉的乳头,舌头绕着它吸溜打转,另一只手也没闲着,揉着软绵绵的乳房如揉面粉团子似的揉成了不同形状。
    “唔……”苏邢呼出一口热气,身体来了感觉就犹如脱水的鱼自动向水源处靠近,罗生注意到她的小动作,身下抽送的速度迅速提高了两倍。
    “啊,罗生,不要这样……”强烈的快感冲刷着苏邢的大脑,她感觉到小穴里的淫液都被肉棒捅出了穴口,丝丝凉凉的滑进她的股沟。
    “舒服么?我会让你知道,我比明天更能让你欲仙欲死。”罗生抬起上半身,一只手钳住苏邢的下巴,俯身封住她的嘴唇,柔软湿滑的舌头伸进她口腔胡乱搅动着蜜液,苏邢的舌头被疯狂缠卷,好几次想躲开却又被他的舌头一把抓住,就像他们紧密连在一起的下体,他的舌头模拟着肉棒插穴的动作卷着她的舌头在彼此的蜜液里捅来捅去,啧啧口水声暧昧的响彻在他们耳边,苏邢上下两个小嘴都被堵得密不透风,她快要受不了了。
    “唔唔唔……”下身的快速抽插与嘴里的胡搅蛮缠都让苏邢失去了理智,她拱起身,两腿夹住罗生的后腰,打算快一点迎来高潮。
    罗生看出她的意图,故意中途停下又插几次再停下再插几次。
    高潮断断续续上不来,苏邢捧起罗生的脸在他的舌尖上咬了一口。
    “嘶——”罗生撤出舌头用手指抹了一把,淡淡的粉色还残留着彼此的唾液,晶莹透亮的,他不怒反笑:“你是兔子吗?竟敢咬我?”
    苏邢抬高下巴,满含春情的眼睛一点震慑力也没有的瞪着他,“不许停下来,否则……”
    “否则怎样?是想肏死我?还是我肏死你?”罗生勾起嘴角,邪里邪气的揉了两把丰乳,然后臀部向前用力一撞,龟头差点挤进了子宫口。
    “啊……你,信不信我夹死你!”
    苏邢从来没有对谁说过这种荤话,一说完她就后悔了,因为罗生看她的眼神变了,变得欲火更盛,变得恨不得一口把她吃掉。
    “你想夹死我吗?”罗生紧盯着她的脸,身下肉棒小幅度的在小穴里打圈研磨。
    “……”苏邢咬住下唇,撇开眼不去看他。
    “如果你不回答,我就一直这样弄你,你想要这样吗?”
    罗生的话是在挑战苏邢的自制力,好吧,她得承认这种要快不快要慢不慢的快感太折磨人了。
    “信不信……我夹死你……”
    再说一遍原话,苏邢稍微没那么不自在了,毕竟她可是在红色骨戒里大声喊过“骚逼还要大鸡巴”的人,这句算不上什么。
    “夹吧,用你的小穴夹死我。”罗生俯身下插,肉棒全根埋入小穴,一对白花花的屁股稳住不动。
    苏邢没办法,只能靠收缩穴壁肌肉来夹紧它,一边用力夹一边想象成他是个自慰棒,扭着身子上下套弄。
    罗生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感受到小穴里的极力收缩,舒爽的差点射精。
    “嗯……啊……”女下男上的姿势阻碍了苏邢高频率的套弄动作,她双手攀住罗生的肩膀,慢慢从床上坐到他腿上,两条白嫩嫩的大腿跨在他腰间两侧,抱着罗生直插直落。
    “嗯哼……”罗生被她弄得快要无法隐忍,两只手掐住她的水蛇腰加快了插穴速度,一时间,两人又重新吻在了一起,两条舌头搅拌在一起吸取着彼此的唾液,而下身的紧密抽插,迎来了爆炸般的高潮。
    “啊……”
    “哼……”
    同时登上巅峰的两人默默停下了动作,苏邢趴在罗生肩头,调整呼吸,而罗生一只手钻进苏邢的卫衣里,揉捏了几下她的乳房。
    “叮铃铃……”
    房门外突然传来了吵杂的铃铛声,就像是好几只铃铛一起在剧烈摇摆,苏邢和罗生皆是一怔,同时朝门口看去,房门下的细缝里有一抹黑影停留在那,随后又悄然走开了。
    ΓοцSんцЩU.Χyz

章节目录

18禁真人秀游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dorem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doremi并收藏18禁真人秀游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