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降临,晚餐时间到了。

    苏邢按时坐到餐桌前,望着对面空落落的座椅,它会来和她一起吃晚饭吗?中午的不愉快加上后来对她说的那些话,再见面……会不会有些尴尬?

    苏邢胡思乱想着,第一道菜上了餐桌,是法式焗蜗牛和切片法棍。

    “贝儿小姐,希望这些合您的胃口。”茶壶太太艾丽莎温柔的说道。

    “艾丽莎,你们殿下不下来吃吗?”苏邢想再等一等,中午他什么都没吃,要是连晚餐都不吃,身t怎么受得了。

    艾丽莎露出姨母般的笑容,道:“殿下吩咐了,晚餐在房里吃。”

    “哦……是这样啊……”苏邢不知道她脸上表露出了失望的神se,艾丽莎看在眼里,心里欢喜到无以复加,终于有人可以宽慰殿下那颗寂寞的心,几百年的等待,殿下的春天要来了。

    “对了,艾丽莎,你们殿下的房间在哪里?”

    艾丽莎一听,茶壶上的彩绘图案都笑开了花,“殿下的房间在二楼左手楼梯上的第三间房,你也可以绕过过道走过去。”

    “好的,谢谢你,艾丽莎。”苏邢若有所思的回道。

    “不客气,为贝儿小姐服务,是我的荣幸。”艾丽莎默默乘着餐车退了出去,她要赶紧把这则好消息告诉大家,今晚殿下的房间,谁也不许去打扰。

    吃完晚饭,苏邢回到房间洗了个澡,换上艾丽莎为她准备的白se睡裙,睡裙是棉质的,领口、袖口都绣着一圈蕾丝花边,款式宽松,裙摆长至脚踝,是中世纪流行的g0ng廷风格。

    “贝儿小姐,你的头发就像田地里的金se麦穗,美丽的让人移不开眼。”索菲亚卸下苏邢头上的发饰,动作轻缓的梳理着她的头发。

    “谢谢你的夸赞,我的发se是遗传了我的父亲。”想到父亲,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发现她的不辞而别一定很生气吧。

    苏邢垂下眼眸,掩去对父亲的思念,离开家还不到一天,她就想回家了,她的两个姐姐十指不沾yan春水,没有她在他们的晚饭该吃什么,父亲的身子骨大不如前,她习惯在睡前给他热一杯牛n让他睡个好觉,如今,她不在他身边,她什么也做不了了……

    “贝儿小姐,该是时候睡觉了。”艾丽莎温厚的在旁提醒。

    “好的,今天谢谢你们了。”苏邢由衷感谢它们,因为有它们在她才不觉得害怕。

    “作个好梦,贝儿小姐。”

    “晚安,贝儿小姐。”

    艾丽莎、索菲亚依次出了房门,房间里只剩下苏邢和帕梅拉夫人,帕梅拉夫人在她中午回来的时候再次陷入沉睡,没有艾丽莎的呼唤它是不会醒的。

    苏邢静静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思前想后,她起身离开了房间。

    绕着u形过道,苏邢走到了野兽的住处,抬起手,敲了三下房门。

    门被打开了,不同于她房间里的光线明亮,野兽的房间黑的伸手不见五指。

    苏邢鼓起勇气走了进去,就在她陷进黑暗迷失方向的时候,背后的大门砰的一下合上了。

    “你……你在吗?”心脏砰砰砰的跳的飞快,苏邢尽量伸直手臂脚步一点一点的往前挪。

    “你的选择。”低沉威严的声音在前方响起。

    苏邢紧张的咽了咽口水,“我……我选择自由……”

    黑暗里,苏邢什么也看不见,前方窸窸窣窣的像是衣服摩擦的声音,她不知道它在g什么,是在向她走过来吗?

    “很好,记住你的选择。”

    苏邢停下脚步,nv人的第六感告诉她她不用在往前走了,因为……它已经来了。

    “你,你要g什么?”镇定地外表下是微微颤抖的声音,苏邢很想表现出淡定从容的一面,但实际上她真的做不到啊。

    “爬到床上去。”

    “……”

    “你要是不介意在地上做,我也无所谓。”

    “不不不,我只是,不知道床在哪里……”

    “向左走三步,就是床。”

    苏邢按照他说的m0到了床角,野兽的床很大很宽,她爬到床上伸手m0不到边。

    “现在曲起你的双腿,把k衩脱掉。”

    “一定……要脱吗?”中世纪时代,k衩等于nvx内k,那是她最后的一道防御。

    野兽没有回话,安静的房间里苏邢能感受到它侵略x的视线牢牢盯着自己,无形之中,他们之间变成了一种狩猎,而她就是他想要拿下的猎物。

    “我知道了。”苏邢放弃抵抗,乖乖的把k衩脱了下来,没有了遮蔽物,两腿心凉凉的,像是有一阵风吹在了yhu上,让她情不自禁的夹紧双腿。

    “很好,听话的姑娘会有奖赏,现在把你的裙子脱掉,双腿打开,让我看看你最美的样子。”

    苏邢脸蛋羞红,她没有穿文x睡觉的习惯,如果把睡裙脱了,那她就真空上场啦。

    “我的耐心是有限的,如果你不愿意,你可以马上离开这间房间。”

    “不,我脱……”

    苏邢不敢激怒它,再次作出了妥协。

    她把睡裙脱了下来,两手捂住x口的两点樱红找了个枕头靠在背后,然后,慢慢地在黑暗里打开双腿,没有毛发的yg的犹如初生婴儿一般,唇缝的紧密度也不会因为两腿向外舒展而分离,是难得一见的处子x。

    坐在暗处的野兽微眯起金se的瞳孔,他的夜视能力极好,很清楚地看到她xia0x入口处的粉红媚r0u在一张一缩,身下的yjing已经蠢蠢yu动,他跳跃至床尾,纤长的尾巴若有似无的扫过少nv的y。

    “啊……”破碎sheny1n柔弱无骨,空气中流动着名为ymi的气息,苏邢咬紧下唇,绷紧身t,什么也看不见的她只能通过感官来感受对方的存在,它似乎对她的sichu很感兴趣,尾巴扫过一边又一边,像一把毛茸茸的小刷子弄得她痒痒的。

    “用你的手拨开你的y。”命令的语气带着强烈的威压让苏邢无力拒绝。

    她颤颤巍巍的把手从x口挪开,移到两腿间,m的y便轻轻向外掰开,不可否认,这种指令x的亵玩让她浑身发烫,xia0x里汨汨的涌出了粘腻的yshui。

    “很好,真是个乖nv孩。现在,来领取你的奖赏吧。”

    话音落下,一团温热长满倒刺的舌头t1an上了sh哒哒的xr0u。

    明天休息一天,要陪孩子出去玩,后天继续更~~我的小可ai们要记得喂我珍珠哦~(*   ̄3)(e ̄  *)んàItànɡshù Wù..C⺋M

章节目录

18禁真人秀游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dorem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doremi并收藏18禁真人秀游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