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突发一场命案,东方伊甸园被迫闭馆,所有游客集在海洋馆里不得外出,等候进一步通知。

    命案是发生在鬼屋里的一间恐怖灵堂,有两个nv人一si一伤,si的那个被凶手放进棺材里,x口破了个大窟窿流了满地鲜血,伤的那个头破血流,浑身是伤,已经晕si过去。

    同去的一伙人纷纷被转移到了屋外,只留下一个长相俊朗的男y是要抱着伤者才肯走出鬼屋。

    救护车和三辆警车在半小时内抵达了现场,陈宇昇冷峻着脸,一下车就看到薛琛怀里抱着的血人儿,只一眼,他的心脏差点停止。

    他疾步走到薛琛面前接过苏邢,目光在她脸上,身上四处检查,发现没有致命伤,才重重呼了口气。

    “警官,麻烦你把伤者抱到担架上来。”一名医护人员出声说道。

    陈宇昇不敢耽搁时间,动作轻柔的把人放了上去,并解释道:“他是我老婆,头部受到了创伤,最好做个脑ct看看里面有没有淤血。”

    医护人员惊讶的挑高眉毛,随后点头表示会和医院里的医生讲明。

    苏邢被救护车送走,剩下的就是一堆警察例行公事的对鬼屋进行拍照,采样,以保证案发现场的完整度。

    陈宇昇目送救护车离开后,神情变得更冷了,一g沉静冷肃的气息在他的眼里呼之yu出,他走到薛琛面前,从头到脚审视了一遍,直言道:

    “你身上的血,是青青的?还是si者的?”

    “当然是青青的,难道你怀疑是我杀的人?怎么可能,我没有理由要杀人。”

    薛琛摊开双手,漆黑的眼瞳里一片清明,见对方仍是用怀疑的眼神看他,索x脱下身上的白set恤。

    “不相信的话,你可以拿去做检验。”

    陈宇昇冷哼,不客气的拿走了他的衣服。

    “有本事藏得深一点,别让我找到证据,否则,你和你的小伙伴都逃不过法律的制裁。”

    薛琛沉默的与他对视了一会,忽的笑出声,“陈警官,你真会开玩笑,h萱是我妻的同事,也是大家的朋友,我为什么要杀她?下次开玩笑记得先在脑里整清楚了再说,不然,就是诬陷,身为人民警察,说的每一句话都得掂量掂量,不是吗?”

    陈宇昇嘴角g勒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眼神里的冰冷却仿佛能将人冻成冰块。

    “我劝你现在还是少说几句,等回到警局,我怕你无话可说。”

    擦过薛琛的肩膀走到鬼屋门口,朱国伟撕心裂肺的哭声让他微微侧头,一道不明视线在空与他撞了个正着,原来,是刘旭东一直在盯着他看。

    嘴里发出一声冷笑,陈宇昇懒得理他直奔作案现场。

    森冷暗的房间被布置成灵堂的模样,房间的正上方摆放着一张木桌,桌面铺了一层黑布,顺着桌沿垂下的布面写着一个白se大字“奠”。

    桌上的东西和常规的摆设如出一辙,分别是一个牌位,两根白烛,一个香炉,香炉里还cha着三根没有点燃的香,供品则是放了几盘水果。

    为了承托气氛,房间里的主要光源来自这两根蜡烛。

    此刻,烛光尽情散发着它微弱的光芒,照在正堂一口玄se木馆上平添了几分森鬼气。

    陈宇昇进入这间灵堂的时候,法医已经在尸t那观察多时,见他来了也不与他寒暄几句,直接点名si者的si因。

    “si者的脖有明显的刀伤,凶器应该是一把小刀,类似于……瑞士军刀,伤口面积窄小而且有重叠的地方,应该是被凶手连t0ng多刀致si。”

    “她的心脏呢?还在不在?”陈宇昇走到木馆边朝里望一眼,过于血腥的画面让他眉头皱的能夹si一只苍蝇。

    “si者的心脏不翼而飞,虽然手法没有前两个命案那么jing准,但结果是一样的,她们的心脏都是被凶手挖走了。”

    陈宇昇明显愣了愣,他不确定的问:“等等,你是说这次凶手的手法和前两次不同?”

    “是的,si者x口上的刀伤杂乱无章,明显是个新手所为。”

    “那就是说……有第二个杀人犯。”

    大脑在条条思路下急速运转,如果说之前的结论只是猜测,那现在,他可以断定薛琛和刘旭东一定脱不了g系,没准,这次就是他们预谋已久的一次杀人行动。

    眼看真相就要浮出水面,陈宇昇内心激动的像打了j血。

    他幽幽望向黑暗深处,低声自语道:

    “我就说,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即使你们再小心,我也能顺着痕迹,抓住你们。”

    才建立起的自信,等回到警局一个个审问下来,所有人的不在场证明出奇的一致。这让凶杀案又蒙上了一层不解之谜。

    陈宇昇不可置信的翻看他们的口供,所有人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没有人无故缺席,直到尸t被人发现,他们才被遣出了鬼屋。

    到底是谁?

    明明线索就在眼前,却像雾里看山,朦朦胧胧。

    “陈队,薛琛衣服上的血渍已经检验出来了。”

    一个男警员拿着检验单走了过来。

    “身上的血和嫂的血完全吻合,没有找到si者的血迹。”

    双重打击让陈宇昇一时感到头脑发晕,他接过检验单,说了声谢谢便独自回到办公室,坐在椅上r0u了r0u太yanx,准备重新理一下思路。

    “陈队,鬼屋那边除了灵堂那间屋还没来得及装监控,其他的监控记录我都拷过来了,你要不要看看?”

    张铁龙人未到,声先到,他一把推开办公室大门,手里的盘在yan光的照耀下折s出金属se的银光。

    “拿来。”

    陈宇昇重新燃起希望,拿过盘cha在电脑上,找到件夹里的视频件,有一个件名是2 2年7月24日。

    就是这个了!

    点开件跳出无数个小视频,总数有五十多个。

    陈宇昇耐着x,花费一下午的时间在看视频,终于,找到了他们一伙人进入鬼屋时的视频,他端坐好身,紧盯着屏幕眼睛都不想眨一下。

    他看到h萱拉着苏邢这边看看那边玩玩,随后两人就走出了监控范围,而薛琛、刘旭东、孙小菲、朱国伟四人一直停留在一个地方,原因仅仅只是因为孙小菲被吓得走不了路,大家停下来等她罢了。

    “他们几个原来说的都是真的……”

    陈宇昇无力的将自己抛进座椅里,两眼盯着天花板,如果凶手不是他们的一个,那会是谁呢……

    难道,刘旭东还有其他帮手?

    桌上的手机铃响起。

    陈宇昇拿起手机按下接听键。

    “你好,请问是沈青青的丈夫陈宇昇吗?我这里是江河第五人民医院的护士,您妻已经醒了,不过由于大脑受到重击有度的脑震荡,需要做一些治疗,治疗前有一些件需要您过来签字,您现在有时间吗?”

    陈宇昇听着忽然眼前一亮。

    “有,我马上过来!”

    青青是正面接触过凶手的,她一定知道是谁杀了h萱。

    “陈队,有人在作案现场找到了凶器,上面有……”张铁龙刚跨进办公室门,话还没说话一阵劲风从面前倏地飞过。

    他眨了眨眼,刚才跑出去的是陈队?我靠,跑的b兔还快。

    算了,反正也没什么大事。

    张铁龙顺手带上办公室大门,手里的透明塑封袋装着一枚带血的瑞士军刀,上面赫然显示着几根手指血印——

    大家猜猜凶手是谁?猜到了加更\(^o^)/~

    p.s前一章有个名字写错了,改不了,大家知道是谁就行。んàItànɡshù WùC⺋M

章节目录

18禁真人秀游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dorem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doremi并收藏18禁真人秀游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