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琳的伤势在陈宇昇的照料下恢复的日益渐好,白天,她呆在员工宿舍里休息养伤,等太yan落山他下了班就会来她这边,照料她的起居生活。

    在这段时间里,她仅和薛琛通过一次电话报了平安,而陈宇昇回家的次数也几乎为零。

    两起凶杀案在全城大范围搜查下逐渐有了眉目,这天,陈宇昇得到了新的情报,连续几日乌云密布的案情终于有了一线yan光,他马不停蹄的回到宿舍,想从季琳口得到证实,但是,季琳一问三不知的状况让他不得不把希望寄放在苏邢身上。

    相对于陈宇昇的忙忙碌碌,苏邢这头过得别说有多惬意,丈夫不在家,她围着薛琛学钢琴,学一会两个人就忘情的滚在一起啪啪啪,多日的抵si缠绵,内心得到了充分的满足感。

    今日下午一点多,苏邢按照惯例来到薛琛家里,两人一见面就耐不住q1ngy吻得难舍难分,就在男人将肿胀的roubangcha入xia0x时,陈宇昇的电话打来了。

    苏邢眉毛微蹙,表情难耐的接通了电话。

    电话里,陈宇昇说今晚会回家吃饭,顺便让她诉说这几日打听到的情报,苏邢一边承受着身后男人的ch0chaa一边故作平静的答应了他,挂完电话,她g住男人的脖,在他唇上轻轻一吻。

    “今晚宇昇要回来吃晚饭。”

    “嗯?那我得一个人睡了,真可惜。”

    薛琛惋惜的在她rjiang捏了一把,下身roubang狠狠往里来回撞击。

    “啊,薛老师吃醋了吗?”苏邢热情回应着他,撅起pg将x心深处凑了上去。

    “小saob晚上要换人吃了吗?”薛琛语气玩味,故意避开她的问题。

    “薛老师如果不让吃,我就不给。”苏邢说的真真假假的,眼里的真情实意却暴露得一览无遗。

    薛琛微怔,身下挺动的速度如雷霆之势爆发开来,几百次ch0chaa后,浓稠的jinge一ggshej1n了苏邢的g0ng。

    “你们是夫妻,我不能阻止你们的夫妻生活。”

    事后,薛琛用餐巾纸擦去git0u上的jinge,提上k走到厨房倒了杯温水自饮。

    苏邢擦着x口流出的jinge,听他这么说手上的动作一顿,她心里明白,两边如果非要做出一个选择,那她的选择必然是随心走的。

    匆匆擦掉粘人的et,苏邢穿好内k抚好裙摆,走到薛琛身后搂住他的窄腰,闷闷的说:

    “薛老师,我是你的,你想要我g什么我就g什么,我很听话,永远不会背叛你。”

    “哦?是吗?那就证明给我看,你对我有多忠诚。”

    放下手里的水杯,薛琛轻轻拍着她的手背,笑的温柔无害。

    “今天晚上,我会给你消息,到时候,你就知道我是认真的。”

    苏邢把脸贴上他的后背,眼里闪过一抹冷意。

    晚上6点25分,陈宇昇回到家,客厅里菜香b人,饭桌上已经摆满了各种颜se鲜an的美食菜肴,其实他刚刚已经在季琳那边吃过一点肚根本不饿,但看在有那么多菜都是他ai吃的又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苏邢端着一碗j汤从厨房里走了出来,瞧他人已经回来了,便笑意盈盈的喊他洗手吃饭。

    饭桌上,俩人安静的吃着饭菜,陈宇昇吃的很快,碗里的米饭逐渐见底,苏邢见状给他盛了一碗j汤让他慢慢喝。

    温热的j汤漂浮着一层h油,陈宇昇抿了几口,老母j的鲜味瞬间在蓓蕾上化开,鲜到让人回味无穷,他大口大口的喝光了一碗还不够自己又再盛了一碗。

    “你最近在薛琛那,有没有打听到什么?”

    苏邢看他喝的起劲,乌黑的眼珠圆溜溜的看着他,里面有什么东西一转而逝,快的没人能抓住它的小尾巴。

    “刘旭东给他打过电话,他们的关系确实不一般。”

    “你知道他们电话里都说了些什么吗?”

    苏邢不急着回答,从j汤里夹出一个大j腿给他,“你别光顾着喝汤,多吃点r0,瞧你这几天都瘦了。”

    陈宇昇难得见她那么温柔t贴,在肚吃撑的状态下他还是将她夹的大j腿吃的一g二净。

    “他接电话的时候说的很小声,我听得不是很清楚,好像……隐约能听到他说到了季琳。”

    苏邢说的全都是事实,她不打算隐瞒,反正就算她不说凭陈宇昇的侦查能力早晚都会知道,不如抛出些信息给他,也好交差。

    陈宇昇喝了一口啤酒,对于她说的他确信无疑,因为这和他接到的情报十分吻合。

    “他们的关系确实不一般,你想办法,套出他和刘旭东作案的证据。”

    “什么?他真的是凶手?”苏邢佯装惊讶的瞪大眼睛。

    陈宇昇摇摇头,将得到的情报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她。

    原来,刘旭东和薛琛打小就认识,那时候他们都住在一个村里,后来村里房拆迁,村民们只好举家搬走,从那时候开始他们之间的联系从未断,就连上大学他们报的都是同一所学校,令人奇怪的事,他们之间的关系没有和任何人说过,就像两个陌生人,假装第一次见面,假装第一次打招呼,就连同窗四年的季琳都被蒙在鼓里。

    “你是说他们故意隐瞒彼此的关系,那这又是为了什么呢。”苏邢不明白。

    “我也不知道,照常理来说,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没必要藏着掖着,除非,他们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陈宇昇继续喝着啤酒,滔滔不绝的说着。

    “那你怎么确定薛琛就是凶手?”

    陈宇昇点了点苏邢的脑门,好笑的看着她,“我有说他是凶手吗?顶多就算个帮凶罢了,真正的大鱼是他们背后的那个人。”

    苏邢这下才了然于x,一脸佩服,“原来如此,那,我接下来要做什么?”

    “接下来就要委屈你,想办法取得他们的信任,探进他们的老窝,帮我查出背后的人究竟是谁。”

    苏邢说那么多就为了等他这一句话。

    “宇昇,薛琛似乎对我有点意思,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把他引到家里来,se诱他挖出他心里的秘密。”

    陈宇昇不太情愿的皱起眉头,“不能换个法吗?”

    苏邢耸耸肩,无所谓的回道:“我都不介意牺牲se相了,你还介意什么?”

    “好吧,但是我得在现场看着你。”

    计划达到了满意的效果,苏邢促狭的说道:“择日不如撞日,衣柜里还有多余的位置留给你哦。”

    没错,下章就是大r0章!任务二即将完成,来点珍珠庆祝一下,可好?\(^o^)/~んàItànɡshù Wù..C⺋M

章节目录

18禁真人秀游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dorem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doremi并收藏18禁真人秀游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