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早饭,薛琛打包了一份招牌套餐就和苏邢回到了13楼,先回家把早饭放在桌上,这时的季琳还在睡觉,为了不吵醒她他并没有喊她起来吃早饭,反正等她睡饱了自然会起来找东西吃。

    冲完澡薛琛一身清爽的来到苏邢家,g净整洁的客厅地砖犹如反光的水平面,光亮无暇,薛琛一边换着拖鞋一边赞叹,“你把家里收拾的好g净,b我那新房都要一尘不染。”

    苏邢耸耸肩,诙谐道:“这是我的日常工作啊,除了打扫卫生,我还能g什么。”

    薛琛被她言语的自黑逗得发笑,“你能g的事多着呢。”

    “b如呢?”苏邢凑近他,闻到了薄荷沐浴露的香味。

    “你可以充实自己,学点感兴趣的东西,b如……钢琴。”

    两人的目光在空交织缠绵,苏邢被他眼里的星光迷得差点丢了魂,连忙狼狈的移开视线,打岔道:“我给你看一样东西,等我一下。”

    说完,也不管对方是什么反应,扭头跑进了主卧室。

    等她拿着一本保存完好的旧乐谱出来时,薛琛已经在客厅的橱柜里找到了她和陈宇昇的结婚照。

    照片上她身着大红式秀禾笔直端坐在h木雕花矮凳上,陈宇昇则穿着上红下黑的式喜服,一派风流倜傥的站在她身旁,两人朝着镜头微微含笑,画面和谐的就像画卷里走出的才佳人。

    薛琛静静看了一会,手里的相框倏然被人ch0走。

    “照片有什么好看的,都是经过ps处理过的。”

    苏邢不喜欢他看她的结婚照,那会让她想起他们之间远隔着两个家庭。

    “你b照片上好看多了。”薛琛由衷说道。

    摆放照片的手指一滞,苏邢神情不太自然的回过身把手里旧乐谱塞进他手里。

    “诺,这就是我想给你看的东西。”

    薛琛挑眉,翻了几页,发现里面都是手写的五线谱,曲是贝多芬的《月光奏鸣曲》。

    “这是你抄的五线谱?”

    “不是我抄的,是我初的音乐老师抄给我的。”回忆里,因为偶然听到音乐老师弹了这首钢琴曲,她就一直记在了心里,因为想听他弹琴,很多时候连午饭都顾不上吃就跑去音乐室外偷听,后来偷听的事被老师发现了,他看出她很想学这首曲,便手抄了一份乐谱送给她,这是她收到的第一份礼物,也是唯一他送给她的东西,为了不辜负老师的期望,她发愤图强日夜练习,从110多斤瘦到了85斤,终于等她可以流畅的弹完一整首曲,她却又故意在音乐老师面前弹得乱七八糟,因为这件事,她被同班同学嘲笑了很久。

    “你想学这个?”

    一句问话打断了她的沉思,苏邢看着近在咫尺的薛琛,内心踊跃而出的是对音乐老师求而不得的深深渴望,渴望他的视线只停留在她一人身上,渴望他的手指尽情在她的r0t上弹奏出美妙动听的音符,渴望他的男x1ny望在她xia0x里用力激s,渴望的东西太多,得不到,便只留下执念。

    现在这种执念转移给了薛琛,她又产生了新的渴望,她渴望和他完美交融,让他完完全全属于自己。

    “薛老师,你会教我弹月光曲吗?”如春雨浸sh的眼眸闪烁出晶莹剔透的光,苏邢一点点靠近他,踮起脚尖吻上他的唇。

    蜻蜓点水的亲吻不同于上次夜间散步时的法式舌吻,他们单纯地唇贴唇,彼此呼出的气息合二为一,苏邢的身t渐渐发热,心脏扑通扑通跳的很快。

    男人的手掌开始摩挲她的手臂,苏邢舒服的喉咙里发出一声嘤咛。

    离开他的唇瓣,仅离一公分的距离,她说:

    “薛老师,我下面给你吃,好不好?”

    薛琛喉结滚动的更厉害了,他眼眸低垂,眼里有火热的q1ngy在窜动,他声音沙哑的问:

    “哪个下面?”

    “当然……是这个下面。”苏邢拿起男人的手掌m0向自己的下t,粗y的牛仔面料阻隔着柔软的y,不用她教,男人已经自动隔着热k抚m0起来。

    “嗯……薛老师m0得我好舒服……”

    苏邢的小手同时握住了男人隆起的yjing,这手感,光用m0得就知道尺寸不小。

    “嗯哼,青青,有一句话我之前就很想和你说。”

    “什么?”

    薛琛附在她耳边,手指在她腿心做出抠b的动作,他说:

    “你好sao啊。”

    苏邢瞬间脸红的像煮熟的j蛋,手心紧紧抓住了男人的yjing。

    “阿呵。”男人发出s爽的shen1n,正眼看她,“你想把我抓s了?”

    苏邢媚眼翻飞,手心稍稍松开,m0着yjing的轮廓来回撸动。

    “我帮你把k脱了吧。”

    薛琛的声音充满q1ngse诱惑,苏邢听得耳朵发热,点了点头。

    男人的手指快速解开k腰上的纽扣,拉下拉链,牛仔热k连着里面的粉se蕾丝内k也一并脱的g净。

    光溜溜的y暴露在空气里,薛琛的手指直接贴近唇缝之,修长的手指找到了xia0x入口,伸进去两、三节指节缓缓ch0chaa出yshi来。

    “啊,薛老师的手指cha进去了,嗯,cha得xia0x好舒服……”苏邢的小手跟随对方的节奏撸动的越来越快。

    薛琛ch0chaa了一会觉得不过瘾,又ch0出手指,拦腰横抱起苏邢,把她往沙发上一放,脱掉k背对着她反向趴在她身上。

    一根巨d啪嗒打在苏邢脸上,薛琛的bang身跟充血似的涨的又粗又紫,条条青筋粗大狰狞的凸起在roubang表层,她伸出双手尝试包裹住这根巨d,奈何它实在太粗了,她的双手还差一点才能将它完全包住。

    如是这样,她仍是乖巧的捧住它,伸出舌尖绕着git0u的边缘t1an了一圈。

    &0u像一颗巨大的杏鲍菇,要说不同的地方,git0u间多了一条缝,这条缝隙还在不断溢出透明et,她尝了几口有点点腥咸的味道说不上特别难吃,t1an着git0u上的粘e她举着巨d慢慢把整个git0u塞进嘴里。

    “呼,青青,你嘴巴里好热。”薛琛缩紧tit0u伸进nv人喉咙里,碰到一块柔软sh滑的软r0,他这头扒开nv人的xia0x,粉红se媚r0sh哒哒的收缩自如,像是一条鱼嘴,在他面前开开合合。

    他低下头,舌头探进xr0里,t1an刷着r0b1上的褶,一连串yshi滑过他的舌苔,他x1食了很多咽进喉咙。

    nv人的jia0in伴随着艰难吞吐的口水声让颠鸾倒凤的两人都异常x奋。

    xia0x口不断被薛琛的舌头t1an弄抠挖,薛琛的roubang也在苏邢的口模拟着x1ngjia0ei上下ch0chaa,此时,一阵敲门声突兀响起。

    正值快感突围的两人都停住了动作。

    “咚咚咚”

    敲门声变得急促起来,薛琛快速从苏邢身上翻了下来,顾不上roubang上sh漉漉的口水,捡起地上的衣k穿戴整齐。

    苏邢平复好气息,也赶忙把k内k穿上,等两人一副什么事也没发生的模样,她才前去开了门。

    门外,果不其然站着薛琛的妻——季琳,以及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h萱。

    “hi,你们在g什么呢,敲了老半天才来开门。”

    h萱毫不客气的推开门走了进来,在看到坐在沙发上捧着一本破旧乐谱的薛琛时,不动声se的调笑道:

    “我就说嘛,薛琛肯定是在青青这里,琳琳,你看,被我说了吧。”

    季琳没好气的瞪了一眼薛琛,声音里带了一丝薄怒,“一大早的,自己家不呆,你在她家g什么?”

    苏邢眼见事情就要闹大,好声好气的解释道:“你误会了,早上我出门倒垃圾刚好碰到薛老师晨跑完,顺道就带他去小区里的老字号吃早点,他不是还给你带了一份吗,你吃了吗?这可是上过电视很有名的老铺了。”

    季琳想起桌上还冒着热气的豆浆和包,心里的疑虑少了几分,口气也跟着缓和了许多,“那你们吃完早饭,他为什么还要来你家?”

    “青青保存了一本乐谱,想让我教她弹,不信,你自己看看,你也是懂音乐的,一看就明白。”

    薛琛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把手里的旧乐谱交给季琳,季琳翻了几页就知道是自己冒失了。

    “对不起啊青青,是我错怪你了,你想学贝多芬的月光曲,让薛琛教你好了,我家里那台钢琴你随时都可以过来练习。”

    歉意的话说的真心实意,一旁准备看好戏的h萱却气的翻了好几个白眼,有没有ga0错,她一大早赶过来可不是为了成全她,季琳脑有病吗,老公和别的nv人独处那么久,竟然还低头向她道歉,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g什么?!

    季琳一边不好意思的说着自己的无理,一边给薛琛发去了消息。

    [银大,我不是故意打断你的,实在是这nv人缠人的很,非要带我来找你,我没办法拒绝。]

    薛琛回发的信息很快。

    [下次再犯,去申竹那自行领罚。]

    想到申竹那个大变态折磨人的方法千奇百怪,季琳是打心底不想和他有半分接触。

    “好啦好啦,误会解除就行啦,外面天气这么好,不如我们一起去看场电影,不是前几天才上映了一部惊悚片,叫什么《恶魔的宠儿》,大家一起去看吧。”

    h萱变脸的速度b翻书还快,前一秒还在为季琳的愚蠢气的牙痒痒,现在又可以嬉嬉笑笑的一手拉住季琳,另一只手拉住苏邢,活泼好动的就像一只欢脱的兔,可ai的紧。

    然而,谁也不会知道,在这可ai的外表下,她心里的算计还在继续。

    可惜,没吃着,太可恶啦!

    下次一定要吃到!!んàItànɡshù Wù..C⺋M

章节目录

18禁真人秀游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dorem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doremi并收藏18禁真人秀游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