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刘旭东进入审讯室,又是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出来,苏邢在外等的昏昏yu睡,此时手表上的时间已经是凌晨2点  48分,坐在身旁的季琳依靠在薛琛肩膀沉沉睡去,h萱夫妇也困倦的靠在一起眯上了眼。

    孙小菲自审问后就显得神情紧张,不是在走廊里走来走去,就是独自一人站在角落里自言自语,苏邢捂嘴打了个哈欠,眼眸shilinlin地看着审讯室大门。

    “困了,就先睡一会。”

    薛琛的声音带着一丝暗哑传了过来。

    苏邢瞧他单手抱紧季琳,脸颊蹭着她的黑发,姿态亲昵的让她免不了冒起酸泡泡。

    “一会,你打算怎么说?”

    “还能怎么说,我们不过是一起散散步,途碰巧遇见了一场花瓣雨,在花园里停留了一会,其他什么事也没发生。”

    苏邢看着他的眼睛,他说的极为自然,眼球甚至动也不动,原来花瓣下浪漫接吻只是她一个人的春梦罢了。

    “我知道了,薛老师说什么我就说什么。”

    两个人睁着眼等到凌晨三点半,刘旭东终于走出了审讯室,孙小菲情绪激动地跑过来一把抱住他,小兽呜咽似的ch0泣着。

    “旭东,我们回家吧。”

    刘旭东顺着她的背脊,一下一下安抚,“陈警官,我们是不是可以回去了?”

    “可以,不过为了协助调查,日后可能会麻烦你们再来几次警局。”长时间的审讯让陈宇昇的眉梢染上了一丝愁绪,他目光瞟向苏邢,g了g手指。

    “轮到我了?”苏邢了然。

    调开两名实习警员,陈宇昇把门反锁打算单独审问苏邢。

    封闭的审讯室里没有窗户,三面都是白墙,其一面白墙上挂着两米宽的大镜,房间里很空旷只在央摆放了一张长桌和三张椅,苏邢港剧看的多了,自然知道这面镜的“奥妙”。

    坐在被审座位,苏邢淡定的一点紧张感都没有。

    “开始吧。先说说你和薛琛跑去哪了,做了些什么。”陈宇昇坐姿随意,后背斜靠着椅翘高二郎腿,手指一点一点敲击桌面。

    “我不ai吃野味,吃了几口正常的荤菜就想出去透口气,刚好碰到在树底下ch0烟的薛老师,我们聊了一会天,薛老师提议一起出去散散步,消消食……”苏邢老老实实交待一切,除去接吻部分没说,其他都如薛琛的意思照搬一遍。

    “所以,从8点半开始到你们回到四合院都是你们俩单独在一起,是吗?”

    “是。”

    陈宇昇沉默半响,突发嗤笑了一声,紧接着慢条斯理的站了起来,双手撑在桌面俯身靠近她,冰冷的语调包含危险的气息,就听他一个字一个字贴着她耳朵说:“薛老师?才第一天认识就叫的这么亲密了?你觉得,我会相信你们,什么都没有做?”

    强大威压压得苏邢动弹不得,她咽下嘴里多余的口水,艰难的回道:“我们确实什么都没做……啊……你g什么……”

    陈宇昇动作粗鲁的拉下她的衣领,一对白花花rr0包在n罩里像只两只大胖兔颤颤巍巍跳动了一下,男人五指张开包住一只rfang,仔细r0n1e。

    “我要检查你的身t,看你有没有撒谎。”

    过去两分钟,单薄飘逸的连衣裙在男人灵活的手指下脱落掉地,只穿内衣内k的苏邢被迫躺在长桌上,像日本电影里的人t盛宴,供他随意摆弄。

    男人冰冷的指尖从她的脸颊边擦过,苏邢一阵颤栗,房间里的温度似乎变冷了。

    “宇昇,你相信我,我没有……”

    “嘘,不要说话,有没有等我检查完了再说。”

    像是要查找出证据,陈宇昇的手指在她的脸上抚m0了一会游走到淡粉se的双唇。

    “他亲你了吗?”

    苏邢闭上眼摇了摇头,“没有。”

    记得以前看过一本心理书,上面写着,想知道一个人有没有说谎,看他的眼睛就知道,因为说谎的人,眼神会游离不定,所以,她不敢睁开眼睛,生怕被他看出什么破绽。

    “是吗?”陈宇昇问的风轻云淡,手指却遵从本x霸道强y的撬开了她的唇齿,找到口滑腻柔软的舌头,混着满嘴津e大肆搅拌。

    “噗嗤噗嗤”水声ymi入耳,像极了x1ngjia捣烂r0uxue的声音。

    苏邢被搅的面红耳赤,紧挨着大腿两侧的小手握紧成拳。

    陈宇昇搅拌了一会ch0出手指,指尖放在鼻息上闻了闻,一g若有若无的花香味淡的几乎和口水的味道混在一起,要不是他鼻灵敏,这点香味常人根本闻不出来。

    “你说你们看到了花瓣雨,难不成你还把花瓣吃了?”

    苏邢心下一惊,面上却毫无表情,“我看它颜se鲜neng,就捡了一小片放在嘴里吃了。”

    陈宇昇冷笑:“是吗?”

    显然他并不相信她说的话。

    “真的,我必要没有骗你,花瓣的颜se是粉se的,吃起来甜带涩,不信你自己去吃一片,看是不是这个味道。”

    苏邢做着最后的挣扎,她绝不能露出一点犹豫,陈宇昇太聪明了,稍微回慢一秒都会侦查出什么。

    “好啊,那我就尝尝,是不是你说的甜带涩。”

    闭紧双眼的苏邢还未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头顶上的亮光瞬间沉入黑暗,一张沁凉的唇严丝合缝的压了上来。

    熟悉的男气息喷涌而至,苏邢觉得自己的心跳跳漏了一拍,有些呼x1不稳。

    男人的舌头钻进她的口腔,她不能拒绝,只好被动迎合他的吻,两条舌头如胶似漆的纠缠在一起,大量唾e都被男人一扫而光,苏邢被吻得昏天暗地,一g滑腻et自xia0x甬道里流了出来。

    “嗯……”低叹似的shen1n让苏邢寻回了一点点理智,她微微掀开眼皮,就看到一张放大的俊脸和她眼对眼,嘴对嘴。

    陈宇昇意犹未尽的t1an舐着她的下嘴唇,花的味道极淡,但他还是尝到了她所说的甜带涩,看来她确实没有说谎。

    心情犹如暴风雨转多云,陈宇昇温柔的拂去她额前乱发,亲了亲她的小嘴,道:

    “以后不要挑战我的底线,你承受不了。”

    苏邢顿时眼眸就sh了,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哭。

    “我可以下来了吗?”

    “不可以,我还没检查完呢。”

    男人的手从她的脖一寸寸m,隔着一层薄薄的蕾丝n罩他将脸埋进rug0u之。

    “就算他没有亲你,那他m0你x了吗?”

    苏邢被他问的没了脾气,无奈道:“没有,为什么你就是不肯相信我?”

    “青青,我相信你,但是,我不相信他。”

    n罩被推到了锁骨处,一对颤巍巍的rfang弹跳了出来,陈宇昇闻着rjiang散发出来的nvt香,芬芳馥郁,并没有沾上浊的男x气味。

    陈宇昇满意的用手指r0u捻了几下rt0u,看着它们渐渐涨大挺立,如粉红的茱萸,诱人采撷,他张开嘴hanzh其一颗,辗转x1shn,吃的啧啧有声。

    “啊……不要x1了,他没有x1我n……”

    身下甬道里的媚r0情不自禁的蠕动起来,带着渴求的yshi弄sh了桌面,苏邢被x1的拱起腰身,一双握拳的小手攀上了男人的头发。

    她寸不着缕的躺在男人身下,而他却衣冠整洁,强烈的对b让苏邢起了一丝羞耻心。

    “宇昇,别在x1了……我,我难受……”

    陈宇昇停下嘬n的动作,抬头看她,“想要了?”

    苏邢被他ch11u0l0的眼神看的xia0x发痒,一gyshi淌了下来。

    “是想要我m0你的xia0x?还是想要我的大roubangcha烂你?”

    inghui直接的问话像烈x春药把她灌得ywang沸腾,苏邢此刻就如脱水少氧的鱼,高昂着颈根粗喘呼气,耳边她听到自己的声音在回答:

    “要你的大roubang,cha烂我……”

    陈宇昇g唇坏笑,风流倜傥的桃花眼早已染上q1ngy的se彩,其实在激情热吻时他就想要cha进她的xia0x,但是他忍住了,因为,他想听她亲口说出来,他要她知道,这世上没有什么b遵从自己内心ywang更让人身心愉悦的。

    “青青真乖,老公马上就给你。”

    拉开k拉链,掏出肿胀到快要爆炸的大roubang,陈宇昇扒开她的双腿,脱去她的内k,亮晶晶的yshi粘的腿根到处都是,他轻笑着,扶着bang身沾上一些yshi噗嗤一下,甬道顺滑的堪b润滑剂,他毫不费力的一t0ng到底。

    “啊——”

    yda0被撑满的快感让苏邢如被电流击过,之前的瘙痒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间隙不断地快感蹭蹭蹭往上飚。

    “嗯哼,你cha得好快……下面要被cha坏了……”

    苏邢完全被快感俘虏,她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她只知道男人的巨根埋伏在她r0uxue里快速ch0chaa,每cha一下都顶到了g0ng口,顶的她两腿发软。

    陈宇昇翻开两片大yg直cha直ch0连带外翻出鲜红的层层媚r0,yu仙yusi的快感同样冲击着他的大脑神经,紧致的r,他要靠全部的意志力才能控制不去sjing。

    “青青,给我生个孩。”

    大力ch0送下,陈宇昇喘着粗气再次提出下午才说过的话题。

    “嗯……生,给你生就是了……”

    被ywang驱使的nv人,让她g什么都愿意。

    得到想要的答案,陈宇昇眸se变深,捧着nv人的pg放肆狂c起来。

    啪啪啪,r0搏声持续了很久,直到外面天空翻起鱼肚白,俩人同时在ga0cha0释放。

    整章三千多字,算肥了吧\(^o^)/~

    在这里澄清一下,陈宇昇和刘旭东是没有私人恩怨的,会嘲讽他纯粹是因为陈宇昇为人b较毒舌,所以不要误会啦~~

    今天更新已完成,我去看密室大逃脱找找灵感啦~~啾咪,ai大家(*   ̄3)(e ̄  *)んàItànɡshù Wù..C⺋M

章节目录

18禁真人秀游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dorem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doremi并收藏18禁真人秀游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