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视这这间熟悉又陌生的新房,一串属于沈青青的记忆轰然炸现,她和丈夫陈宇昇是相亲认识的,因为彼此年龄都不小了家里人催的紧,在不讨厌对方的情况下交往了一段时间,然后顺利领证结婚。

    今天刚好是他们结婚周年纪念日,本该高高兴兴庆祝一番却因为对方加班而彻底没戏。

    苏邢打开手机翻出和陈宇昇的聊天记录,上面寥寥无几的对话给人一种热脸贴冷pg的感觉,当然,她就是那张热脸。

    翻看到最后几行字,确任陈宇昇是不会回来吃晚饭后,她随便煮了碗面凑合着吃了,反正她的目标不是陈宇昇,不回家更好。

    正当她洗好碗筷准备制定作战计划时,陈宇昇竟然提前回来了。

    苏邢卸下围裙擦g手走出厨房,迎面就看到尤士奇弯腰打开冰箱取出一罐啤酒仰头豪饮。

    “今天怎么那么早就回来了,不是说加班吗?”苏邢走到他身边将他手里的警服取了过来,没错,她的丈夫陈宇昇是刑侦大队里的一名刑警,今年因为背景的关系升作了分队队长,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为了让底下的人心服口服陈宇昇侦破了不少刑事案件。

    “老枭跑了,线索切断,待在局里也没什么事做就先回来了。”

    喝完啤酒,尤士奇看了眼空荡荡的饭桌,问道:“没烧晚饭吗?”

    “我以为你不回来吃饭了,所以煮了方便面吃。”苏邢淡淡解释。

    尤士奇顿时皱起眉头,一转身钻进厨房,过去几分钟,一g香辣方便面的味道飘了出来。

    “以后别吃方便面了,没营养。”

    大口x1着面条的男人有资格说这句话吗?

    苏邢无语的坐在饭桌上看他吃面,等他吃完了她再上前收拾碗筷,据她了解沈青青是一个传统的家庭主妇,因为丈夫陈宇昇希望她能在家打扫家务就毅然决然的辞去了工作,婚后,她理所当然的一切以陈宇昇为主,b如丈夫饿了,她就煮饭烧菜,丈夫渴了,她就端茶递水,丈夫想要了,两腿打开,咬牙承受着自己并不喜欢的xa。作为一个nv人,能做到这种地步,苏邢简直佩服的五t投地,虽然她们x格上差异很大但她必须得按照沈青青的所有生活习惯继续做下去,只有这样,她才是沈青青,一个完全没有自我的nv人。

    洗完碗,苏邢去主卧拿了一套g净的内衣k准备洗澡,路过客厅的时候看到尤士奇正坐在沙发上接电话,做他们那种职业,手机必须24小时待机,毕竟抓人要的就是伺机而动,错过了最佳时间就等于让罪犯多杀一个无辜的人。

    走进浴室脱光身上的衣k,苏邢打开莲蓬头开始清理身t,她在思考一个问题,以沈青青这种x格要她去g引一个男人,绝对需要一个强大到让她颠覆自己的理由,否则贸然行动很容易会导致第一次失误,她现有积分总共只有495分,她不能轻易冒险。

    腾腾热气熏得浴室云烟缭绕,苏邢想的入神,没发现什么时候狭小的空间里多了一个男人。

    光l0雄厚的x膛贴向苏邢后背,一双大手倏地包住两团shilinlin的丰r,苏邢吓一大跳,差点叫出声来,直到身后男人开口才惊魂稍定。

    “我们是不是好久没做了,青青,我想要了。”尤士奇低头亲吻着苏邢的肩膀,两只大手娴熟地r。

    苏邢被r0u的起了反应,但以沈青青的x格绝对不会喜欢在卧室以外的地方za,于是她推搡着x前的大手,开口拒绝道:“等一下我们去房里做,好吗,先让我洗完澡……”

    尤士奇根本不理会身前nv人的反抗,腰身一挺,粗大笔直的roubang蹭起nv人的g缝来回滑动,“小哥哥都已经这么y了,让小哥哥cha一下。”

    “不行……不可以,这里是浴室……”

    细密的温热水流喷洒而下,浇sh了彼此相贴的身t,苏邢摇头哀求,换来的却是男人行动上的不容拒绝。

    男人粗长肿大的roubang在sh润的g缝畅通无阻,g0u冠状的git0u好几次往nv人的后x顶

    去,这无疑惊吓到了苏邢,她开始用力挣扎,想要离开贴在t。

    nv人的力气终究抵不过男人,尤士奇轻轻松松就把处于抗拒状态的苏邢压在了瓷砖上,纤薄的后背被迫压了下去,r0乎乎的两瓣翘的老高,一线无毛的馒头b整个暴露在男人眼前。

    “乖,别动,就cha一会。”压制住身下胡乱扭动的娇躯,尤士奇扶着雄赳赳气昂昂的roubang往两片大y里戳,细细戳了两下,等找到位置后猛地一个挺进。

    “啊——好痛——”

    没有前戏的ai抚,x壁里还不够sh润就被粗大的roubang塞得满满当当,苏邢此刻终于明白为什么结婚那么多年,沈青青对于x1ngsh1一直处于不喜欢却不得不做的尴尬处境,原来陈宇昇在x1ngsh1上霸道的没有一丝对nvx的尊重,简单粗暴的ch0chaa下除了满足自己的兽yu根本不理会身下nv人的感受。

    “不要,好痛——宇昇,求求你,轻一点,啊——”

    猛cha猛g的冲劲让苏邢疼的哭了起来,她无力将脸贴在瓷砖上,高抬的t0ngb牢牢禁锢在男人手心,她哭着喊着却得不到男人一丝怜悯,慢慢地火辣的疼痛感化成了丝丝快感,她咬紧下唇不让自己发出羞耻的shen1n声。

    【开始x1ngjia0ei,是否开启实时弹幕】

    电音再次袭入大脑,苏邢压抑着叫声依旧在心里选择了不。

    【实施弹幕已关闭】

    偌大的洗澡间里到处云雾弥漫,热气蒸腾仿若周身一片仙境,尤士奇喘着粗气骑在苏邢的r0t上噗嗤噗嗤猛chax心,他发现自己竟有些不能控制的想要v人,紧致闷热的甬道里就像长了无数张小嘴x1shn着他的bang身,cha到x心深处时更有热e喷洒在git0u上,紧的令人疯狂,sh的叫人舒畅,这一刻,他似乎能理解为什么江流对她格外的不一样,这么会x1人的xia0x,简直是要把男人x1g啊。

    “呼,青青的小b夹得小哥哥好舒服,啊,小b在x1git0u了。”

    令人sao动y1an的话语不断冲刷苏邢的耳朵,她垂下红彤彤的小脸在瞄到自身下t处多了两颗黑溜溜r0球时不由的心脏狂跳,男人的睾丸随着roubang的ch0chaa撞击着她的大y,浓黑茂盛的毛弯曲短y,根根犹如针尖般刺激着她下t。

    “啊,宇昇,不要说了,啊——”压抑不住的jia0in在齿缝溢出,苏邢摇晃着脑袋被迫承受着一波接一波汹涌澎湃的快感,直至ga0cha0的一瞬间,她无意识绷直了后背,夹紧x壁,滚烫的热流如山洪般泄的一塌糊涂。

    “呜呜,不要再动了,宇昇,到此为止吧。”

    ga0cha0后的身t尚在ch0搐,尤士奇却魔怔了似的疯狂ch0送xia撑大的yda0口,刚才那g热流激涌的快感忍不住想要再来一次。

    “青青,你流了好多水,瞧你小嘴流的,想不想尝尝自己的味道?”

    不等身下nv人回答,尤士奇lin的大roubang,将苏邢翻过身让她跪在地上,殷红的小脸微微上扬,一双泛着q1ngy的水眸迷迷蒙蒙的看着他,光是被这双小鹿斑斑的眼睛望着,直立向上的roubang又自动涨大了一圈。

    “磨人的小妖jing,把小哥哥给我含在嘴里。”右手撸了撸堪b婴儿手臂粗的大roubang,男人的语气霸道野蛮。

    苏邢惊恐的瞪着鼻端前的大根yjing,这里的男人难道都天赋异禀吗,怎么一个个都大的出奇。

    “不要,宇昇,拜托你,不要这样……唔……”作为沈青青,封建保守的思想观念是不会做出太过出格的事,k0j什么的,当然想都不敢想。

    男人没有给nv人多余的思考空间,在那张喋喋不休的小嘴里猛然cha入一根roubang,sh热的口腔温度和xia0x里又是完全两种感觉,男人缓缓v人艰难吞吐的样心理上升起一种说不清的满足感。

    “牙齿给我收起来,用舌头t1an,对,学的很好。”

    奖励x的抚m0着苏邢的头顶,尤士奇加速ch0动,次次挺进喉咙深处。

    苏邢觉得自己快要si掉了,第一次k0j竟然献给了只见过两次面的尤士奇,早知道逃不过k0j的命运,昨天晚上就该答应江流。

    嘴里腥臊的t味加上roubang的横冲直撞,好几次苏邢都差点呕吐出来,她双手试图努力撑在男人大腿上,脸蛋埋在男人的腿心,尽可能放松身t用自己舒服的姿势去吞吐嘴里的roubang。

    连翻吞吐了几次苏邢终于找到感觉,趁着尤士奇舒服的闭上眼睛,她报复x的对着git0u用力一唆。

    出乎意外的git0u上的马眼竟然直喷出一gg浓稠呛人的jinge,她还来不及吐出来就被迫吞下了肚。

    尤士奇哆嗦着t0ngb,猛地睁开眼睛,什么鬼,他竟然在一个nv人面前失了jing关。

    “咳咳……咳咳咳……”

    sjing后的roubang像憋了气的气球,缩成一根小r0肠从苏邢的嘴里滑了出来,浓稠的白浆虽吞咽不少但残留下来的仍是顺着嘴角汨汨滑落。

    尤士奇看着这张沾满他jinge的ymi脸庞,竟觉得眼前的nv人哪怕什么也不做也能给人一种格外se情的视觉效果。

    看着看着,缩下去的r0根再次膨胀变大。

    苏邢本以为可以告一段落休息一下,但在看到那只重振雄风的大roubang时,整个人都石化了。んàItànɡshù Wù..C⺋M

章节目录

18禁真人秀游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dorem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doremi并收藏18禁真人秀游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