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惩罚她的失言,顾未时在浴池那做了两次,回房后又做了两次,半夜里做了一次,早上天刚亮又拉着她做了一次。
    合计六次。
    第二天,苏邢愣是在床上躺了大半天也下不来床,顾未时却一脸无恙,衣冠整齐的忙他的公事去了。
    经过这件事,顾未时对她的态度变化很大,吃饭时不用伺候,还准许她上桌和他一起吃,到了就寝时间不是他来凤仪阁,就是叫丫鬟把她喊去青鸾阁陪他在书房一边为爱鼓掌一边批阅奏章。
    当然,奏章肯定是批不定心的。
    眼见着两人关系一日比一日腻歪,孩子没盼到,新年倒是盼来了。
    宸国过年流行贴对联、贴福字,王府上下那么多房间,每道门上都要贴上这些东西,可把下人们给忙坏了。
    作为王府里唯一一个女主人,她两耳不闻窗外事,问杜管家找来了些红绳,关在屋子里做起了小礼物。
    这是给顾未时做的新年礼物,手艺不算顶好,但胜在心意浓烈,他定会喜欢的。
    到了大年夜那天,顾未时终于停下了手里的事务给自己放了三天假期,他们白天在房里玩你脱我脱游戏,中午吃完饭又撤退下人,公然在前厅里造娃,到了晚上,厨房做了满满一大桌年夜菜,顾未时没什么亲人,这顿年夜饭吃的略显冷清。
    大年夜,家家户户都放着烟花爆竹,砰砰砰的声音响彻天际,苏邢嚷着想要看烟火,顾未时耐不住她舌燥,让杜管家从仓库里拿来了好多烟花。
    那天晚上,苏邢靠在顾未时的怀里,满目绚烂的光芒照亮了天空,她头一次觉得,原来烟花比彩虹还要好看。
    她在五彩斑斓的背景下拿出悄悄制作的小礼物,一个小小的红色平安结,塞进顾未时的手心。
    顾未时看着手里多出来的平安结,嘴里说着难看却把它放进了怀里,搂着细腰的手微微收紧。
    当晚,顾未时手嘴并用,把她送上了潮吹又用粗大肉棒征服了她的身体。
    第二天,新的一年,是从耕耘开始。
    顾未时又在天蒙蒙亮的时候把她插醒,她严重怀疑他是一个性爱机器人,有着无穷大的性欲,做多少次都不伤身。
    大床吭哧吭哧的剧烈摇晃,苏邢在一次次高潮中泄了身,房事上他们的频率可能超过了别的夫妻一年的次数,可是做了那么多次,她肚子还是没有动静。
    苏邢认真想过,是先要孩子还是先让顾未时爱上她,她斟酌了好久,觉得先要孩子比较好,有了子嗣他们之间就有了生命的牵绊,她相信爱不爱只是时间问题。
    一晃眼,冬去春来,屋外的樱花树开的正盛,一片片白粉色的花朵被风一吹,零零散散的飘下来一阵樱花雨,坐在樱花树下下棋对弈是她近日常做的事,和她对弈的大多数是秦秋之,顾未时那家伙忙的一天到晚见不到人,能陪她下棋的也就只有这个说话慢吞吞走路像乌龟一样慢的男人。
    再见秦秋之,她尽量不用有色眼睛去看他,毕竟和新娘子偷情属于他的私生活,她管不了也不想管。
    秦秋之也和平时一样,对她没长进的棋艺叹气连连。
    这日子,过的平淡如水,却也是惬意舒心的。
    春去夏又来,她换上了薄薄的红色纱裙,在凤仪阁和边珍玩你追我赶游戏,两人玩的不亦乐乎,全然没发现顾未时就站在花园外静静地看着她,眼里盛载着一抹温柔。
    农历七月初七,七夕节,她提前预约了这天和顾未时出去游玩,他一口答应了,却在当天命人传来今夜有事不会回府的消息。
    满心欢喜落了空,她心里多了些惆怅与茫然。
    惆怅的是他还没有爱上她,茫然的是她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想让一个男人爱上你,有多难?
    对于顾未时,她使出了所有小女人的伎俩,装可爱、装懵懂、装知性、装妩媚……
    可是他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是他不喜欢她这种类型?还是他根本没有心?請支持站長勞動 到首發站閲讀本書:нáǐTAηɡSнЦЩμ{海棠書屋},Cοм
    心里越想越郁闷,既然他不能赴约,那她就一个人逛大街去。
    七夕节的夜晚,大街上全是成双成对的情侣,有知书达理的小姐和文质彬彬的书生、也有百姓家的小丫头与隔壁王二狗家的大小子手牵手买糖葫芦吃,苏邢形单影只,吃着一波波狗粮便不愿意再逛了。
    她找了一家酒楼上到二楼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傅家二公子傅清远酒楼买醉,是为了春来院的花魁姑娘还是为了心尖上那抹倩影?
    她坐到他对面,喊来小二点了几个小菜和一壶女儿红。
    女儿红,说白了就是黄酒,这里的黄酒度数低,她喝过几次只要不喝多是不会醉的。
    傅清远看到她,闷头喝完手里的碗酒,声音粗哑的问道:“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某人是不是喝的醉生梦死。”
    苏邢取出一双筷子,桌上只放了一碟牛肉和三壶酒,两壶已经空了倒在一边,另一壶看样子也差不多要见底了。
    “你怎么啦?不会真的是来买醉的吧?”
    夹了一块牛肉,细细咀嚼,苏邢吃的不客气,傅清远也不介意,倒了一碗烈酒又闷头喝了起来。
    “喂,你别不说话呀,告诉我,我帮
    你分担一下。”
    苏邢的心情其实也不是特别好,只是比起傅清远,他看起来憔悴了很多,心事一定比她还重。
    “呵,你能分担什么?”傅清远呼出一口酒气,倒完酒壶里最后一滴烈酒,又唤来小二,叫上了三壶酒。
    “你不会……”苏邢压低声音,问得跟做贼一样,“又被春来院的人撵出来了吧?”
    傅清远拿碗的手顿了顿,抬头看了她一眼,嗤笑道:“那种小妓院,本公子还不屑去呢。”
    “那你到底是为什么事借酒消愁?”苏邢搞不懂,不是为了女人,他还能为了什么?
    “为了我哥,他就要做爹了。”
    傅清远话一刚落,苏邢手里的筷子落在了桌上——
    前面有点甜,最后一句有点虐~~

章节目录

18禁真人秀游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dorem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doremi并收藏18禁真人秀游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