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邢现在的模样才十四岁,圆润的脸盘稚气未脱,平日里就喜欢扎着两股小辫朴素无华的在皇宫里瞎晃悠,她有很多好看的衣服,但其中最喜欢穿的还是阿姐为她量身裁制的羊羔服,上面串着许多颜色斑斓的圆珠子,太阳下能折射出七彩的光芒,她喜欢彩虹,但因为奉莱国地势原因,一年四季都像是在过冬,她还从未见过真正的彩虹。
    如果阿姐嫁到别国,应该有机会看到彩虹吧。
    苏邢思绪回到了昨日,那名男子说他叫傅清和,想去阿姆朗雪山观赏风景,问她愿不愿意做他们的向导。
    阿姆朗雪山有什么好看的,今年的雪莲花还未开放,他们去了也只不过换个地方看雪罢了。
    心里这么想,苏邢还是带着一丝雀跃的心情找了阿爹请求让她成为使者们的向导,阿爹一开始是不同意的,觉得她是在瞎胡闹,她好一顿撒娇发嗲,才点了头,她就知道阿爹最疼爱她了。
    当夜,苏邢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一闭上眼脑海里就会浮现出一张斯文俊秀的脸,那个叫傅清和的男人真爱笑,每次看着她,眼里笑意就像要溢出来似的,让人心砰砰直跳。
    “不想了不想了,睡觉!”
    苏邢胡乱踢着被子,大叫一声,被子盖在脸上,紧闭着眼,偷偷傻笑。
    第二日一早,苏邢顶着熊猫眼坐在梳妆台前哈欠连连,给她梳头的侍女名唤边珍,是从小跟到大的,对她的生活习性了如指掌。
    边珍梳理着乌黑长发,见苏邢又一次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忍不住关心问道:“小公主,你昨晚没睡好吗?”
    “嗯,外面有只鸟叫了一晚上。”苏邢不好说她是少女怀春,想男人想的,胡编瞎诌了一个理由给她。
    “鸟?”边珍奇怪的想着,难道是夜莺?也不对啊,奉莱国哪来的夜莺。
    “边珍,今天帮我扎个阿姐一样的头发,好不好?”
    苏邢想让自己看上去成熟一些,不要太孩子气,不然傅清和一定会把她当小孩子来看待的。
    “啊?可是,小公主之前不是嫌扎的太紧头皮疼吗?”边珍满脸疑惑。
    “天天两个辫子多无趣啊,你就帮我扎一个嘛。”
    “好吧,不过大公主的发型不适合小公主,我为小公主再设计一个发型吧,肯定会非常好看的。”
    半个时辰后,苏邢对着铜镜照来照去,依稀能看出个容貌来,边珍所谓的新发型其实就是把两股小辫往上坨成了小球球,再用头绳圈好夹了两颗粉色毛球,毛球下方还坠着粉色吊穗,头一晃,吊穗就会随之来回摆动。
    比起之前简简单单的小辫子现在是要好看许多,只是……
    “哎,为什么看上去更小了呢……”
    苏邢没有时间再换发型,只能顶着两只小球球换上阿姐做的羊羔服,羊羔服本是浅灰色的,通过天然颜料染成了雪白,穿上去又轻又暖和,奉莱国每户人家都会做上一两件在喜庆的日子里穿。
    今日对苏邢而言,意义重大,早饭囫囵了几口,套上毛茸茸的围脖就出了门。
    她和傅清和约好辰时在园子里见,不知他们到了没。
    阿姆朗雪山地势北高南低,不远看去就像卧趴着的巨型骆驼,后背上两坨驼峰被厚雪覆盖,连着蒸腾的云层,与天空融为一体。有人说阿姆朗雪山可吸食天地灵气,用来修仙最适合不过,但其实正常人都登不到山顶就会被暴风雪吹送回去,至于修仙?那都是说着玩的。
    苏邢一脚踏进厚厚的积雪中,踩出一个气愤的小脚印,她现在郁闷极了,还以为加上她最多三个人,结果傅清和那家伙竟然还带着一帮手下,人多的像是要聚众打架似的,一颗少女心都给击成了碎渣。
    “小公主,这阿姆朗雪山看着不高,可我们都走了这么长时间怎么还没有爬上顶峰?”
    一个不知道叫什么的手下问出了所有人的心声。
    苏邢气都不带喘的回头看他,“要去顶峰,那还早着呢,再说了,能不能安全抵达还得靠运气。”
    “哦?此话怎讲?”秦秋之擦去额头上的汗珠,已经喘的上接不接下气。
    苏邢看他脸都白了,好心建议道:“你们要不休息一会?我可以给你们半炷香的时间。”
    秦秋之不客气的点了点头,招呼着身后的侍从们原地整修。
    傅清和也走的有些累了,他身份与其他人不同,不能席地而坐,而是找了颗松树背靠着调整呼吸。収藏本書來源網站FùLΙ。ZOǹè
    苏邢就等他落单的时候凑过去和他聊天,“傅清和,你们来阿姆朗雪山干什么呀?可别和我说看风景什么的,这里都是雪,看多了眼睛要瞎的。”
    傅清和抬眸看着苏邢,视线停留在她头上来回晃荡的粉色吊穗上,今日这番打扮像极了一只粉圆的糯米团子,而且还是一只会动会跳的粉团子。
    她怎能如此可爱。
    “你看着我干嘛?是不是我这身穿的不好看啊……”
    苏邢把脸埋进毛茸茸的围脖里,只留出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偷偷瞄他。
    “不是,你这样穿很好看,比昨天那身更适合你。”傅清和不如家弟会讨女孩子欢心,只能说出心里最真实的想法。
    苏邢羞赧一笑,站到他身边,与他并肩背靠松树。
    “阿姆朗雪山流传着很多不切实际的谣言,我不知道你是听信了哪一个,但那些都不是真的,山上什么东西都没有,如果你们能晚几个月再来说不准还能采一些雪莲花回去。”
    苏邢误以为他们上山是为了奇珍异宝,好说歹说想打消他继续登山的念头。
    “说来惭愧,我们确实不是为了看风景,而是因为我们宸国有一位先祖上百年前来过阿姆朗雪山,在山顶上留下了一封秘简。”
    “那个东西……很重要吗?”苏邢其实也隐瞒了一件事,那就是她打小就没去过雪山顶,不知道他说的秘简到底是不是真的存在,如果那东西对他们很重要,那这登山之行就拖不得了,他们还得趁天黑前下山回到皇宫——
    上一章后面应该是傅清和,不是顾清和,可能是太困了,笔误了,抱歉,下次多注意一下名字~~

章节目录

18禁真人秀游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dorem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doremi并收藏18禁真人秀游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