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黎莘和费洛斯到达战士公会的时候,奥尔的住所紧锁着门。
    她并未就此放弃,她能嗅到奥尔的气息,他没有离开,大概率是在门内放置了隔音珠。
    这招她也用过,咳,虽然用途截然不同。
    黎莘带着费洛斯到了一个小屋子,是原身幼年在战士公会的住所,她成年后就搬了出来。
    小房间紧邻奥尔的住所,在墙角出还有个小小的洞眼,是年幼的原身不小心用剑捅出来的。
    后来一直没有补,糊了几张纸了事。
    她轻松戳破了那个洞眼,蹲下身去,往里窥探。
    结果还见着个本应该在春狩平原的熟人。
    泰格暴躁的在奥尔桌前转着圈圈,不过几天工夫,他肉眼可见的消瘦了许多,眼下积蓄着淡淡的青黑,明显是纵欲过度。
    奥尔平静的望着他:
    “泰格,你没必要担忧,传承者是你,这是不会改变的。”
    泰格停下脚步,愤怒的踢翻了身侧的椅子:
    “奥尔,我已经等的足够久了,眼睁睁看着那只该死的狮子成长起来,再等下去,是等他取代我吗?!”
    他捏紧了奥尔的桌角,原本牢固的石桌竟因此开始晃动,可见他究竟用了多大的力量。
    奥尔还是那副波澜不惊的模样:
    “泰格,春狩结束后就是祭祀之日,越到这个时候,你就越要有耐心,明白吗?”
    泰格咬牙低吼了一句,双目赤红:
    “耐心!耐心!”
    他险些掀翻了桌子,
    “我等了快五十年!奥尔!”
    “当初是阿希里那杂种,现在又是里昂,你让我怎么等下去?!”
    泰格的怒火已经飙升到了难以控制的程度,
    “难道要等到阿希里的后代来取代我吗?!”
    黎莘一怔,对阿希里这个陌生的名字有些奇怪。
    怎么好像,在哪里听过?
    奥尔直起身,拄着拐杖来到泰格面前,轻拍了拍他的肩:
    “泰格,你放心吧,”
    他露出胜券在握的笑容,
    “辛并不知道她就是阿希里的后代,而我已经让那只雄性魔族留在她身边了,她会被牵制住的。”
    “相信我,她不会成为你的阻碍。”
    ……
    黎莘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
    她不知不觉间攥紧了费洛斯的手,额际的青筋突突弹跳着。
    阿希里,阿希里。
    是原身的亲人?或者说,是父亲,抑或是母亲?
    费洛斯靠在她身侧,在她耳边呢喃道:
    “主人,你看,我没有欺骗你吧?”
    所谓的慈祥爷爷,根本就是伪善者,他从一开始就有自己的目的。
    房间里的谈话声渐渐轻了下去,泰格似乎被奥尔说服了,紧皱着眉头,带着残余未泄的怒火离开。
    独留奥尔一人在房内,脊背佝偻,轻抚着花白的胡须。
    黎莘咬紧了牙。
    “奥尔,你可真是个奸滑的老狐狸。”
    就在黎莘以为事情告一段落的时候,一道熟悉的嗓音忽然响起,打破了泰格走后的沉寂。
    一出好戏。
    里昂从房间的暗门里走了出来,面带笑意:
    “我可真庆幸,没有成为你的敌人。”
    奥尔转过身,慢悠悠的踱到桌边,邀请里昂一同坐下:
    “我只和聪明人做朋友,您说是吗?”
    某亘:
    剧情反转的刺激吗?
    .泍章櫛巳被γíηcαηɡ 請菿яΘùsんùωù,χγz査閲泍章禸容(棢zんí為:яΘùsんùωù{яΘù圕箼拼音}。XYΖ)ㄣ

章节目录

快穿之枕玉尝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青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亘并收藏快穿之枕玉尝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