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原只是黎茵恨黎莘,黎莘至多就是厌恶她,恨倒也不至于。
    现下是真的将她恼上了。
    一想到梦里庄凌恒凄惨模样,再看黎茵与那男人,她就想往黎茵脸上扇几个大嘴巴子。
    “你来做甚?”
    没有旁人在,黎茵待她半点不客气,
    “这看门的也不知是谁,哪里来的贱蹄子都往进放,怀绿?怀绿?!”
    黎莘抿唇一笑,仪态万千的在她桌边坐了,似乎并不在意她的羞辱之词。
    “妹妹好大的火气,”
    她支了纤纤玉手,小指轻乎的一勾,
    “听阿姊一句劝,温顺些,莫让人看了侯府的笑话,还当阿娘不会教你。”
    黎茵最见不得她这副作态。
    柔柔娇娇的坐着,浑身上下的狐媚子气,说出来的话却满是小刺,扎的她心里酸疼。
    贱人!
    她的脸皮红了又紫,紫了又黑,瞬息万变后咬牙切齿的吐出一句:
    “我再如何,也比个寡妇好!”
    黎莘指尖微顿。
    因绫香在外间,不知内里发生了什么,否则以她的性子,只怕要气的浑身发颤了。
    黎茵还当戳中了黎莘痛楚,张狂的笑了起来。
    黎莘缓缓起身,走到她面前。
    黎茵一张娇美面庞,刹那间仿佛与梦中的美妇重合了。
    她忽的伸手捏住了她的下颌:
    “妹妹,我便是孀居之人,也是你长姐。”
    她微微用力,黎茵吃了疼,眉心一蹙,伸手来要推她。
    黎莘却用另一只手抓住了她手腕,松了她下颌,在她仍不防备时,重重甩了下去。
    “啪”!
    清脆至极的一声响,黎茵被打的偏过头去,满眼的不可置信。
    这巴掌,黎莘是含了怨气的。
    这个妹妹,她诸多忍耐,原身也是掏心掏肺的对她好,不想没得来她的一句好话不说,活脱脱一个白眼狼。
    “我身为长姐,自然要教你一回,莫要口出狂言,肆意妄为,”
    她捏着黎茵的脸颊,指甲快嵌入她皮肉里,
    “再让我听见一句,我撕烂了你的嘴。”
    她双目一厉,那狠戾之色就入了黎茵的眼,在这个当口,黎茵脊背一阵寒意,竟是被她唬住了。
    黎莘松开她,不过眨眼间又恢复了那副笑靥如花的模样:
    “妹妹好生歇息,我下回再来寻你说话。”
    她脚尖微动,踢了个小竹筒骨碌碌的滚进黎茵榻下,惊惧之中的黎茵自然并未察觉。
    目的达成了,黎莘一分钟都懒得多留,扭了个身子,又婀娜款摆的走了出去。
    出了口恶气,别提多爽快了。
    绫香和小丫头闻声跟了上来,黎莘回头瞥了一眼,见方才黎茵唤的怀绿还站在门外,低眉顺眼的垂着头,较之先前,似乎愈加瘦弱了。
    黎莘的目光在她脖颈处掠过,双眸微眯。
    怀绿感受到她的打量,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
    黎莘便笑了一声:
    “妹妹倒将你们养的好,青葱水嫩的,瞧了真叫人喜欢。”
    怀绿交握的双手紧紧绞在一起。
    “也不知,要将你们便宜了谁呢。”
    她意有所指的丢下一句话,尾音犹含着笑,却重重击在了怀绿心上。
    她狠狠咬住了下唇。
    等不了了。
    某亘:尽情的用珠珠砸我吧~
    绣楼春杏【六十】(第三更)
    从黎茵那处出来,黎莘去同徐氏说了会儿话,眼见天色暗下来,就与徐氏告退,又回了自己的屋子。
    她把绷着小脸的丫头唤到近前,问她姓甚名谁。
    先头找徐氏时她就问了紫檀,显然紫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把小丫头带上的,只记得的确是她带来的。
    恰好黎莘身边缺人,索性就问徐氏要了过来。
    黎莘觉得,这大约就是庄凌恒说的人。
    小丫头往地上一跪,嫩生生的小脸还绷着,怪可爱的:
    “请姑娘赐名。”
    黎莘噗嗤一笑,就给了她个绫玉的名。
    最欢喜的莫过于绫香,来了个比她还小的姑娘,她终于能撑起个大丫鬟的范儿,拉着她嘀嘀咕咕的说话。
    黎莘摆手让她们下去,望着面前的食物,长叹了一口气。
    她不大想吃牛奶饼干了。
    中午餐食的检查结果要明天才知道,黎莘照例把吃的丢进系统的回收站,换出盒饼干来干巴巴的嚼着。
    “谁招惹你了?一副不情不愿的模样。”
    正当黎莘艰难的吞咽着饼干时,冷不防的,床边忽然传来男人熟悉的嗓音。
    那是含着笑的,沉稳且温和。
    黎莘身子一僵。
    她把饼干偷偷往系统空间一丢,抹了抹嘴巴,确保没有残存的痕迹了,才慢悠悠的转过头去。
    庄凌恒提了个四层的食盒,正笑盈盈望着她。
    说实话,此时见到他,黎莘脑中浮现的却是那个可怖的梦境。
    他那副凄惨至极的形容,实在难以和现在长身玉立,英挺轩逸的模样对应起来。
    黎莘心里沉沉,缓步走过去:
    “方才在想一些事……你今日怎来的这样早。”
    外面天还没黑透呢,也不怕叫人发现了。
    庄凌恒揽了她的腰,拎着食盒把她往屋里带:
    “事务都处理完了,早些过来陪着你,我安心一些。”
    他说着就将食盒摆上桌,
    “这处庵堂古怪的很,往后我自会寻人送东西给你,这里的素斋,就莫要动了。”
    食盒里摆着珍馐美味,香气扑鼻,让黎莘瞧得食指大动。
    她兴奋了片刻,忽的又沉默下来。
    “怎的,不合口味?”
    庄凌恒疑惑的望着她。
    黎莘蹙着眉,瞧了瞧食盒,又瞧了瞧身边的庄凌恒,忽的一瘪嘴,扑进他怀里去了。
    她的好白菜,她如此俊俏的好白菜,怎么会被黎茵害成那个模样,还让别人夺了容颜,和罪魁祸首卿卿我我。
    庄凌恒被她孩子气的动作弄得哭笑不得,搂着她细软的腰肢揶揄道:
    “不过一日不见,就能换来你投怀送抱了?”
    黎莘把头埋在他胸膛里,说话时嗓音闷闷的:
    “我今早睡的不好,”
    她揪着庄凌恒的衣襟,
    “我梦见你,被人害了。”
    庄凌恒闻言一怔,旋即轻笑道:
    “不过是梦罢了,做不得数的。”
    他柔声哄着黎莘,好不容易哄的她抬了头,却发现她莹白如玉一张小脸,浓密青睫上抖落下剔透的珠泪。
    他登时慌了,无措的拿拇指去揩她的泪。
    黎莘抽噎了两下,委屈极了:
    “你可知,梦里你被谁害了?”
    某亘:莘莘要装起来了(偷笑),等肉的不急,明后天估计就来惹~
    塰棠書屋導航詀:んāǐㄒāΠɡSんЦωù(塰棠書屋)。℃Οм

章节目录

快穿之枕玉尝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青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亘并收藏快穿之枕玉尝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