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星之金牛座(1)
    就这?
    你坐在包厢里,看着服务生递上来的平板电脑。
    里边陈列着一大堆男人的照片,好看的,不好看的,高的,矮的,胖的,瘦的。
    可你没一个能看得上眼。
    好,以上都是你装的。
    其实这是你第一次来牛郎店。
    你的闺蜜在听闻你的丈夫出轨时,笑得轻巧。
    “这有什么,他绿你你就绿回去呗。”
    可你作为一个保守至极的OL,去哪勾搭男人给你的老公戴绿帽子?
    闺蜜十分大方地甩出一张牛郎店的白金会员卡。
    所以现在,你穿着酒红色的性感吊带连衣裙,单手撑着下巴,翘着二郎腿点男人。
    面上高冷,实则紧张到不行。
    最终,你选了一个看起来……还算平平无奇的牛郎。
    棕褐色的发剃得短短的,面部线条刚毅,墨绿的眼眸像是极深的潭水。
    十分阳刚帅气,与你那个斯文败类丈夫完全不一样。
    在他走进包厢时,你才想起这个叫托瑞斯的男人,身高足有一米九。
    他在你身边坐下,干燥的雪松气味暗暗浮动。
    和他一起到的,还有一瓶价格极其昂贵的红酒。
    侍者为你们倒了酒便退下,只留下你紧绷着呼吸,以撩动黑色波浪卷发的动作纾解心中的
    紧张。
    他十分自然,侧头问你想不想唱歌。
    你咽了口口水,握成拳头的手稍微张开,去拿桌上的红酒杯。
    故作镇定地抿了一口之后,才说让他唱。
    他起身点歌,你看着他的背影,暗自后悔起来。
    冲动果然是魔鬼。
    从后面看,他白色的直筒裤将一双大长腿拉得笔直,垂下的牛仔外套随着手指点击的动作
    而微晃着。
    十分舒缓的情歌响起,他回到你身边时,还拿着两根话筒。
    男人扬起一个浅浅的笑容,俊朗又野性的五官柔和又迷人。
    许是雪松的气味,或是他低沉和缓的歌声,你总算放松下来。
    但你又无事可做,只能在昏黄的灯光下一口一口喝着红酒。
    回过神来,你已经半醉了。
    甚至歪倒在托瑞斯怀里。
    “我能知道小姐的名字么?”
    你“哼”了一声,就诚实地说出自己的名字。
    他老练地圈住你的腰肢,低头在你耳畔轻声重复着。
    温热的气息包绕着红起来的耳垂,就连耳朵尖都酥麻了,电流一直窜到后腰,叫你不自觉
    又往他怀里软下去。
    你眯着眼,眼尾因为酒意而浮现出妩媚的红。
    “有什么烦恼都可以告诉我。”他爱怜地抚摸着你的下巴,手上的话筒早就丢到一边
    去,“别光喝酒,喝醉了我会心疼的。”
    语气非常温柔。
    黏糊糊的情话,你居然一点也不反感,但还是强装出高傲的样子。
    “你懂哼……什么。”
    “我什么都不懂。”托瑞斯凑近你,嘴唇若有若无地碰着你的面颊,“只是想了解你罢
    了。”
    花言巧语。
    面上温热的轻啄,痒痒的,可却让你体会到一股温情。
    一定是酒精带来的错觉。
    但你不知怎的,就是将丈夫出轨的事情和盘托出。
    他微微皱眉,心疼的表情完全不做作。
    “别可怜我——”你拉长了语调,伸手去推他的胸膛。
    米白色的打底恤衫,质感异常的好,但坚硬胸肌的手感更好。
    “我没可怜你。”
    托瑞斯轻笑起来,俊朗的眉眼舒展着。
    他凑到你耳边,问道:“所以,你现在是想报复他?”
    “对啊!怎样?!”
    你扬起眉毛,满脸的不爽。
    “没怎样。我只是很高兴,能陪着你报复他。”
    像给猫顺毛似的,他抚摸着你的背部。
    连衣裙是露背的款式,隔着顺滑的发丝,你能感受到对方掌心的热度和粗糙触感。
    你湿了。
    在他摸着你的后腰时,才夹紧双腿察觉了这件事。
    慌张地推开他,你摇摇晃晃站起身来:“时间,到了……我该走了。”
    “一个人开车来的吗?”他随之起身。
    一米九的身高,即使你穿着高跟鞋,也只有抬头仰视的份。
    “我会……找代驾的……”
    你刚走了两步,双腿就不听使唤地软了下来。
    他顺势将你揽住,你正好能听到他稳健有力的心跳声。
    “楼上有房间,今晚留下来吧。”
    托瑞斯将你打横抱起,接过你手里的卡,递给门外的侍者。
    “开一间,十六楼的。”
    “是。”
    在你来之前,闺蜜曾告诉过你注意事项。
    不仅是卖烟卖酒,开房的话,牛郎也会有提成。
    价格高得吓人,但她说随你花。
    有一个大小姐闺蜜可真好啊……
    你迷迷糊糊想着,眼前的景色不停变换、模糊。
    托瑞斯抱着你穿过装饰低调又奢华的长廊,在一扇门前停下。
    手指输入密码的“滴滴”声吵得你心烦,不自觉更往他的肩窝里钻。
    门打开又关上,你被放进柔软的床里。
    他体贴地将你的脸擦干净,整理凌乱的黑色长发,然后亲了你还冒着热气的面颊一口。
    在他起身时,你揪住了他牛仔外套的袖子。
    “怎么了?”低沉的声线让你耳根酥麻。
    明知他是故意朝着你的耳后说话的,你就是控制不住心悸的感觉。
    但这么他心机,你也不介意再出格一点。
    “出台吗?”
    醉眼朦胧的,你眨去酒意,成功在他面上看到惊愕的表情。
    “不就是,要钱吗……”扬起一个恶劣的微笑,你支起身子,肩头一侧的吊带便滑落下
    来。
    “出台呀——不是说要……陪我报复吗?”
    圆润的肩膀和精巧的锁骨,以及微微漏出的乳沟,身穿红裙的你像一只寻欢的恶魔。————
    是故作开放的OLx心机金牛男公关!
    来一场金钱与肉体的交易吧ww
    十二星之金牛座(2)【h】
    既然要爽,那就爽个彻底好了。
    都到这个份上了,不找个男人安慰你的身体,那就前功尽弃。
    “很贵哪。”
    迅速收敛了惊讶表情,托瑞斯捧着你的脸,墨绿的眼瞳坦坦荡荡地直视你。
    “付得起。”你侧头咬住他的拇指,舌尖划过指腹。
    他反而用拇指摩挲你的下唇,将擦去口红后漏出的暗粉色抹的晶亮。
    “不是说我。”他的另一只手,探入了你的领口,握住只是贴着乳贴的雪团,“是说
    你。”
    “贵得我,一整夜都得努力‘干活’还了。”
    他含住你的唇,身子也翻到床上,四肢撑在你身侧。
    高大的身子压得床垫都往下陷,明明没有被拥抱,但你已经出现了让他紧紧搂住的错觉。
    “哼唔……”
    带有相同红酒味道的两根舌头纠缠到一起,他的动作温柔又霸道,不容你拒绝躲闪。
    手指轻轻一拉,就将你另一侧的酒红色吊带扯下来。
    大片的娇嫩肌肤蹭着硬质的牛仔布料,让你反射性扭了扭身子,却被他理解为想要更多。
    舌头被他缠住吮吸,口津来不及吞咽就被勾走,强制的掠夺意味,比起你丈夫礼节性、或
    是故意不肯亲近的吻好多了。
    你抬起手勾住他的脖子,更加热情地纠缠着对方。
    不就是一夜情吗,做一次又不会少块肉!
    一想到你丈夫搂着别的女人颠鸾倒凤、夜不归宿,你头脑便一阵阵地发热。
    酒壮怂人胆,你甚至开始拉扯他牛仔外套的领口。
    “啾啾”的水声响个不停,他高挺的鼻尖甚至都碰到了你的,灼热的气息互相交换,雪松
    的气味充斥着鼻腔。
    托瑞斯顺势脱下外套,露出了精壮的胳膊将你揽住。
    他还穿着裤子的腿顶开你的双腿,布料摩擦着大腿内侧柔嫩的肌肤,膝盖则抵着腿心摩
    擦。
    “呜呼”
    因为酒精而变得诚实的腿心,在他用手揉捏你还贴着乳贴的雪团时,就湿得透透的了。
    你眯起醉意朦胧的双眼,双手在他后颈摸索着,但是扯不下他的衣服。
    “唔哼——不公平!”
    红色的吊带裙全都堆到腰间,可男人还是衣衫整齐的。
    “哪里不公平了?”
    托瑞斯笑起来,低沉的嗓音万分的悦耳,仿佛秋季被阳光晒过晚风掠过耳畔,酥暖到你心
    底去。
    “你哼没脱”
    连乳贴都叫他撕下了,凝脂般的入团被像是揉面般按摩着,电流丝丝划过,叫你反射性抬
    起了腰。
    “你帮我脱,好不好?”
    虽是询问的语气,可他已经停下了动作,这已经是明示了。
    脱就脱!你又不是没看过男人的身体!
    在心底为自己鼓气,你撑着坐起身来,伸出的手却是颤个不停。
    抓住他恤衫的下摆,你不由得摩挲了下那柔软顺滑的布料,留恋似的迟迟不肯往上拉。
    托瑞斯只是举起双臂,好整以暇地看着你。
    那双墨绿的瞳眸宛如极深的潭水,明明他和你一样喝了不少,瞳中微微荡漾的酒气让他的
    眼神更加深邃醉人。
    而他本人,却是清醒无比的。
    你被他那双温柔的眼盯得面色愈发的红,一咬牙,总算将衣服给拉起来。
    蜜色的腹肌和人鱼线、褐色的乳首、与肌肉线条同样流畅的锁骨
    你情不自禁咽了口口水,攥着他的衣服都忘了放开。
    “裤子不脱吗?”
    他朝你挑了挑眉,野性的五官做出这副表情时,魅力简直爆棚。
    宛如一直慵懒的野豹,即使只是眨眼,也有着叫人臣服的气场。
    但你一点也不想输,用力将手里揉皱了的恤衫丢开,便将手伸向他腰间的黑色皮带。
    那是贵到令人咂舌的牌子,你盯着金属扣上的图案,不清醒的脑袋难以控制手指,掰了好
    几次都没能把皮带给解开。——本来你就没有解皮带的经验。
    但现在你可是来嫖男人的,怎么可以露怯!
    咬牙切齿地跟金属扣战斗,你完全不知道托瑞斯正盯着你的脑袋,嘴角勾起宠溺的笑。
    等把原本冰凉的金属扣都给摸热了,你才气愤地抬起头,正好撞见他的笑容。
    “难用!”
    你恼羞成怒,因为醉酒而绯红的小脸完全掩不住情绪,就连眼尾都委屈得发红了。
    “嗯,难用,以后不用它了。”
    托瑞斯笑着轻吻你的额头,手指往下稍微一掰,就响起了“咔嗒”一声。
    你反射性低头去看,又不高兴地拍开他的手:“剩下的我来!”
    抽走皮带,又解开纽扣、拉下裤链,你以为自己的动作很粗暴,可实际上却是软绵绵的。
    小手撩得男人下腹火热,甚至有时还不知闪躲地路过那一处,耳边越来越沉重的呼吸声被
    你无视了。
    等你终于成功将他的内裤扒下时,弹跳出来的粗长巨物吓了你一跳。
    但好歹你也是要面子的,立马补了句:“哼,也就这样。”
    “是吗。”托瑞斯眯起眼睛,语气平静得有点危险。
    你浑然不觉,更是傲娇地眯起眼睛,手里比划着。
    “我见过——这样的——”
    双手拉开了一臂的距离,你完全没意识到这样夸张的尺寸基本上不存在,反而有一种此地
    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这样的——”学着你拉长了尾音,他低沉的声线性感无比,嘴角勾起的弧度却越来越不
    怀好意。
    “会让你舒服吗?”
    你哼哼唧唧地点头,被他压倒时,心里还犯着嘀咕。
    他那么长比你的丈夫还长,又像儿臂一样粗,青筋搏动着显得恐怖,会不会把你给捅
    坏?
    “所以,你才不会唔哼让我舒服。”
    眨眨眼睛企图让眼前晃动的俊脸安定下来,但你茫然又心虚的眼神,就像是初生的奶猫一
    样羞怯。
    男人的胯下被你的言语和相差甚远的表情刺激得又是一跳,硕大的龙首蹭着你湿漉漉的花
    户。
    托瑞斯亲了亲你泛着迷茫的眼,低声道:
    “那小姐可要夹紧了,不然我满足不了小姐……会退钱的。”
    你晕乎乎地盯着他张合的唇,彻底发挥作用的酒精让你眨眼睛的速度都慢了许多。
    “才不要你退”
    “不舒服我就……就换人啊啊——”————
    _(:з」∠)_这本没啥人看
    所以金牛座写完就完结8
    ζγù宅箼永久備砽詀:Π2QQ。て⊙M

章节目录

搞黄色,搞快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崔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崔黑并收藏搞黄色,搞快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