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蛊 作者:岑子义

    碰我!

    “可是,可是你连我是什么身份都不知道......”他的眼神太过深情,让容裳一时间有些无措,又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便别过头去。

    然而这偏头,凛跃的尸体便落入她的眼中,她的目光落在凛跃的右手上,那手指上带着一枚棱角尖锐的钻戒,足有两厘米的直径,而那根手指上还沾染着晶亮的液体。

    岑子义此时若是撩起容裳的裙子看一眼,就会发现有她的腿间尚且留着一道道干涸的血迹。

    即便是放下防备的情况下,凛跃也不忘了折磨她……他根本不会在乎她的感受……

    或者说,在凛跃心里,更想看到被他操弄时痛苦哀嚎的她。

    “我不在乎,我在孤儿院长大的,养父养母也不过是普通人家,我不需要什么门当户对,你是什么身份有什么重要的?”

    岑子义双手捧住她的脸,让她面对着自己,低头去轻轻的吻上容裳的唇。

    “裳儿,只要你接受我就可以,只要你接受我……”

    容裳的身子僵了僵。

    岑子义一心在失而复得的喜悦之中,未曾发现容裳的些许异样,轻柔的在她的唇上辗转着。

    直到他的舌撬开她的唇齿,容裳却突然用力将岑子义推开,连连往后退去。

    “不要碰我!”

    “裳儿!裳儿......你怎么了?”岑子义不解。

    容裳再次落下泪来,抱着身子低下头去:“岑子义,这身子脏......你别碰我......它好脏......”

    岑子义很快便意识到了容裳这样的缘由,他上前抱住容裳,迫使她看着他:“裳儿!这不是你自愿的,不能怪你!你千万不要因为这样就看轻自己……何况他也没有得逞……”

    “可是他碰到我了……岑子义,他碰到我了……他的唇他的手……我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脏透了!”

    容裳接连的摇头,突然将岑子义推开,跌跌撞撞的往小楼跑去。

    生死之际便罢,此时劫后余生,盘旋在她脑海里的反反复复都是凛跃侮辱她的画面,甚至他还用那只带着戒指的手指探了进去,将她的身子割的遍体鳞伤,若不是这复活的后手,她不敢想自己的模样。

    此时此刻,一想起她是当着岑子义的面被凛跃侮辱的,她就无法坦然接受岑子义的亲近。

    岑子义再花心,也没有在她在的时候多看过旁的女人一眼,今夜发生的事,让她觉得在他的面前再也骄傲不起来。

    跑进浴室里,容裳脱掉身上仅有的裙子,打开温水淋在身上,仰头将水喝进口中拼命的簌口。凛跃这个人,从头到尾都让她觉得恶心,就算他已经死了,她也要将他的气息全部洗掉。

    就算……就算还没有答应和岑子义在一起,她也不想带着别人的气息被他触碰。

    岑子义跟上楼来便听见了浴室的水声,他动作顿了顿,便想着让她静一静也好,时间过去了好几分钟,他试着唤她却没有得到回应。

    “裳儿!裳儿你还好吗……你说句话!”

    拍着门唤了许久也没有得到回应,又担心容裳做出什么傻事来,岑子义于是一脚将门踹开,冲进去一看,容裳站在花洒下,将自己浑身都搓得通红了也不肯停手。

    让她只能顾及到他的存在(高H)

    “裳儿你这是做什么!”岑子义上前将她抓住。

    “我讨厌被他碰过的每一处地方……你让我洗干净……唔……”

    岑子义将容裳按在墙壁上吻了下去,手亦触摸上她的身子。

    既然她如此在意别人留下的痕迹和气息,那就用他的痕迹和气息来代替好了。

    容裳心里还在推拒,然而这数日来的缠绵,世上怕不会有另一个人能比岑子义更了解她的身体。

    他知道怎样轻易的让她失去思考的能力,让她只能顾及到他的存在。

    他一边按着她亲吻,一边脱掉仅剩的裤子,两根手指插进她的花穴里抽插搅弄。

    坦诚相对,她丢盔弃甲,很快被他挑起深浓的欲望,水液从腿间泊泊而下。

    岑子义一言不发的提起她的一条腿,性器抵在穴口处一入到底。

    “啊!”容裳惊叫,他太用力了,她觉得自己瞬间被他贯穿钉在了墙上。

    有些疼,又饱胀的纾解了她的空虚酥痒。

    接着岑子义毫无停歇,将她的腿架在加上,又狠又快的往她体内抽送。

    疼痛伴随着快感散入四肢,侵入脑海,容裳眼前只剩下岑子义面无表情的脸,哪里还有功夫去想其他。

章节目录

情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岑子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岑子义并收藏情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