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蛊 作者:岑子义

    鼻环男子骇然无比,然而他张口想要喊叫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叫不出任何声音来,用尽力气不但无法挣脱藤蔓,反而身体越来越无力。

    下一刻,他的身影消失在原地,身旁的同伴听到轻微的窸窣声,转头看了两眼却没发现什么异常,便也没有在意。

    其实鼻环仍然在不远处,只是有一层花粉飘落下来,旁人便看不见他的身影了。

    但容裳看得见。

    她站在不远处的迎春花树下,单手成刀,在空气中轻轻一割。

    几乎是同一刻,小楼门前不远处缠着鼻环的藤蔓化出一面锋利的刀口来,从鼻环的脖颈上切下。

    血落无声,鼻环的尸体被藤蔓轻轻放下,轻微的声音掩盖在夜风吹过花园的树叶声响之中。

    或许是三日前七八个人还没能留下一个容裳让这群雇佣兵有了教训,所以这次来了足足十四个人。但是这个人数对于小型团队作战来说实在多了些,加之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那将要打开的大门之上,一时之间,竟也没人发现少了一两个同伴的事实。

    岑子义身上的禁锢术终于解开,他第一时间便翻身起来,胡乱穿了条裤子,连衣服也来不及穿,立即便去查看封住了这个房间的钢条。

    然多番尝试之后,他发现这些钢条都是特制而成,以他如今的实力想要强力破坏根本没有可能。

    岑子义一时间心急无比,却又不得不强令自己镇定下来。

    容裳今夜要对付的敌人绝对不是那么容易应付的,否则她不会将他关起来。若是真如她交待的那样做,他自然能够平安,可是他又怎么做得到!

    便是寻常朋友,他也不可能在其危险的时候弃之不顾,何况是容裳

    她妖身的样子

    这屋子的隔音尚可,只听得见隐约的说话声,但已经足够岑子义判断出不速之客已经到达。

    最后岑子义将目光定格在墙壁上,比起特制的钢筋,墙壁似乎更脆弱些……Яóμ гóμщμっοгɡ

    ……

    在第三个同伴消失之后,终于有人意识到了不对劲。

    “头儿!Luca不见了!”

    “Leon!Leon也不见了……”

    “Johannes!”

    一群人正要清点剩余的同伴人数,突然有人惊恐的叫了起来:“哦!不!天呐……”

    院中无数的植物仿佛一瞬间活了,枝叶摇摆不断,一根根树枝伸长向着雇佣兵们抽来,绿色的雾气涌过,院中低矮的花丛全数化作盛放的茉莉花枝,散出浓郁的茉莉花香……

    院墙上的蔷薇花转瞬间盛放到了极致,花丛下探出一根根手腕粗细的藤蔓,带着寸长的尖刺延伸向小楼门前……

    雇佣兵们惊骇慌乱了一阵,转眼间又被杀掉了两名同伴,为首的白人终于镇定下来,大吼着让手下不要慌乱。

    “用刀砍,这些藤蔓树枝都不坚韧,用刀砍!”

    “花香有毒,撕下衣服捂住呼吸!”

    已经过了偷袭的时辰,容裳也不在费力掩藏身形。

    ……

    房间门和窗所在的两面墙壁都布满了特制的钢条,最容易的动手便是他的房间和容裳的房间共同的那一壁墙。

    而根据记忆,容裳的房间便处在小楼二楼的最外围,开窗便可看见前院。

    岑子义满手是血,将房中能用的工具都用上,终于从墙壁上凿穿了一个足够他弯腰通过的墙洞。

    来不及打量容裳的房间是什么模样,他冲到窗边撩起窗帘,却发现容裳的房间窗户同样被无数的钢条锁死。

    然而下一秒,透过窗户看到的景象却让岑子义镇在原地。

    夜色之下,整个院子笼罩在薄雾之中,容裳穿着一件单薄的粉色连衣裙站立在院子中央,月光落下却被薄雾挡住,唯独在容裳头顶放了一束下来,落在她的身上,让她整个人都显出几分飘渺。

    不,或者说不是她这个人,而是她这个妖……

    容裳此刻虽还是人形,却有一根婴儿手腕粗的茉莉花枝从她的后背生长而出,花枝顺着她的血肉生长,绿叶和雪白的茉莉花开满了她的肩头,一朵朵茉莉花从她的手心开放又凋零。

    凋零后的茉莉花化作浅色的白烟飘向院中的各类花草,于是植物们更加活跃,毫不留情的袭击向聚在小楼门前的那群不速之客。

    战斗声、惨叫声、树枝抽动和藤蔓活动的声音混杂,那些雇佣兵已经只剩下六人,一地的尸体和鲜血为这个院子增添了恐怖的氛围。

    若换了任何一个初见此场景的旁观者,此刻最正常的反应应当是惊恐。容

章节目录

情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岑子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岑子义并收藏情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