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蛊 作者:岑子义

    “只是裳儿都不喜欢的话,就没什么意义了。”岑子义笑了笑,“也没什么关系,天色不早了,植物园这边到市里还有些距离,我们该回了。”

    “好。”容裳便也没有多问。

    计划的晚餐一样也没有让容裳喜欢,岑子义便提议回市里再找个餐厅随便吃些,容裳想了想也就同意了。

    回去的路上,容裳借口困倦坐了后座,半路上岑子义想和她说话,却从后视镜中看见她蜷在后座上睡着了,便没有再打扰她,将车内的音乐也关了。

    车开到目的地之后,岑子义轻唤了两声容裳也没有醒来,他想了想,开车回了自己的家。

    他就没打算放她一个人走,喜欢的以后都可以慢慢带她去,今天她既然困了,便先作罢。

    岑子义却没想到,开车到了小区停车场以后,他打开准备将她抱回家中,入手却发现她的身子滚烫得吓人。

    他本打算带她去医院,但一想到她后背生长出来的那条茉莉花枝条,便犹豫了。他不确定寻常的医院是否会发现她的不同于寻常,也担心因此给她惹来麻烦。

    生气与心疼Яóμгó μщμっοгɡ

    因为这些顾虑,他只能先将她抱回家里,打电话问了认识的医生,将她的症状说了,询问了处理的方法,自己动手,忙了快两个小时,容裳身上的温度才稍微降下来了些。

    看她悠悠醒来,他忙端了一直准备好的温开水让她喝了些,才问她觉得如何了。

    容裳有些苍白的脸上绽出一抹笑来:“没事了,只要休息一晚上就会好了。”

    “是不是因为下午让你吃的那些东西?”岑子义问道。

    “也不全是。”容裳摇了摇头,“大病初愈之后,碰了不能碰的东西的时候,都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

    “那你还!裳儿,你怎么不说”岑子义有些生气,更多的是自责,他以为她不愿吃是烦他太过亲昵,没想到是如此。

    容裳偏过头去:“已经好几年没有这样的了,我以为只是吃一点没关系的可能是之前那药效还没完全去掉的缘由吧何况,就是发一次高烧而已,不会有其他伤害,你不用担心”

    “你”生气她连自己身体好坏也不在乎,但岑子义终究是舍不得说出半句责备的话来,将容裳拥进怀里片刻,低声道,“裳儿,以后有什么不能碰的,一定要告诉我,再也不许这样了,好不好?”

    最不能碰的就是你岑子义了。是个有毒的魔鬼,沾上了就丢不开,藤蔓一样往人心里钻。

    容裳心里想着,半晌才轻声开口:“海鲜不能碰,这一样和我体质冲突得厉害,其他的也都不要紧,不过是喜不喜欢而已……我不喜欢脂肪过重的肉食,会影响我功力运转……”

    岑子义表示完全理解,毕竟植物吸收了脂肪,肯定得消化不良的……也不知道我家裳儿到底是哪个科属的茉莉花,下次得好好分辨一下……

    “我知道,以后一定会注意的。”岑子义点了头,扶着容裳躺下,细心掖好被角,“裳儿,你先休息一会儿,我去给你准备些吃的。”

    “岑子义……”容裳拉了拉他的手,“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容裳没有明说,偏岑子义知道她问的是什么。

    “大概是……我喜欢的,就希望裳儿也喜欢吧。”哪怕她能喜欢其中一样,也会让他觉得开心,却没想到,因为他的贪心和大意,反而害她受了罪。

    因为早就做了准备,岑子义离开房间不过十多分钟就端了饭菜回来,高烧过后虚弱,容裳也没拒绝岑子义喂她的举动,却不知道最后怎么就变成了一人一口这样令人窒息的操作。

    眼看就要完全恢复的容裳,又遭遇了昨夜一番急症,身体反而更加虚弱,这下岑子义自然不会让她离开,想想自己现在的样子,容裳终究也没有坚持。

    一直到深夜,容裳的高烧总算完全褪去,岑子义这才放了心,自己稍微收拾后上了床,两人相拥而眠。

    温香软玉在怀,岑子义也不是什么坐怀不乱的君子,心里渐渐起了旖旎的念头,只是顾忌着她的身子,又不敢乱来。

    察觉到他的忍耐,容裳犹豫了一下,将手落在他的胸口:“你……”

    情动(微H)

    岑子义握住她的手送到嘴边,细细碎碎的舔吮着她的指尖,另一只摸索到她的下身去,轻轻的分开花瓣将中指插进去慢慢的抽插着,更用拇指轻轻剐弄她的小珠子。

    “裳儿……我想进去……”他在她耳边轻轻喘着气。

    “嗯……你轻点……”容裳被他的手指玩弄得动了情,不由自主的分开了腿。

章节目录

情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岑子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岑子义并收藏情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