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的阳光顺着门窗的缝隙射进来,在屋里形成一道一道耀眼的光柱。红木雕花的床上,男人沉裸体的将女人压在身下。
    女人的手指紧紧地抓著床榻,一下一下的绷紧又松开,纤细的腰向上拱起,扭动着、颤抖着,像是想要逃离,又像是在无意识的迎合男人。身体一阵阵的痉挛颤抖,体内的甬道不断的跟着颤抖起来,腿间早就已经滑腻一片。
    “真是越来越会吸了,前面又出奶了。”女人胸前摇晃的双乳又一次因为兴奋而淌出乳汁,贺子谦看了心里一动,俯下身又舔了起来。
    因为不知道男人到底有没有设结界,所以孟茜也不敢叫得太大声,舒服了就只能死死攥住身下的被褥。
    “被担心,我设了结界了,乖!叫出来。”贺子谦的手捏住女人胀大的乳头,伸出舌头在上面不停扫弄,再把带出的奶卷进嘴里,坏心思的让对方看着他的一举一动,腰部也紧绷着积蓄力量,几个深入深出,速度不算快,却把女人操得流出眼泪来。
    粗长的肉棍像一根滚烫铁柱一般不断抽插在女人的身体里,把小穴操得不停地泄着水,流的身下一片粘腻,发出噗嗤的水声。
    两人越来越投入,渐渐有些忘乎所以,孟茜的脑袋好几次差点撞到了雕花的床头,贺子谦急忙把她拉进怀里,但是一忘情,自己一个踉跄磕到了旁边的床柱,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
    “疼不疼?”孟茜被那一声不小的撞击声惊的睁开眼,伸手去揉男人被撞到的部位。
    正舒爽着的贺子谦男人感觉的到疼,不过看见女人露出这么温柔的表情给自己揉伤口,心里自然而然泛起了阵阵甜意。
    “这点疼算什么?宝贝别担心!”贺子谦嘴上说着,同时拉起女人的腿,一边抽插一边轻吻着女人的小腿皮肤。
    “唔……痒……别……子谦……”男人的舔弄让孟茜像是被电流穿过一般麻痒,结果她突然眼前又是一白,花穴里一阵阵清液喷出,居然激动得潮吹了。
    “老婆你今天很敏感啊!”贺子谦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坏心眼的在女人颤抖的同时伸手揉了揉孟茜的阴蒂,身下的人受到刺激大力地摇着头,无助又娇媚淫荡。
    “别揉了……啊……”
    持续的高潮喷出大量的水液,浇得贺子谦舒爽至极,更是挺着腰狠狠地抽插,把孟茜插到再次哭着求饶,鼓胀发红的肉穴水汁四溢,奶水也从前面流到背后,浑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处是干爽的。
    男人红着眼睛看着女人的媚态,一把将人抱起,两人变成了面对面对坐的姿势,失去重心的女人只能将腿缠上男人的腰,任由宽大的手掌托住她的屁股,下身像疯狂的猛插,把她干得无处可逃,只能靠在贺子谦的肩上不停地抽噎。
    当子宫口又一次喷出滚烫的淫水,贺子谦再也忍耐不住,一个深顶,在女人的身体里喷涌而出。
    滚烫的精液撞得孟茜整个人都哆嗦了一下,闭眼享受着被人内射的快感。
    就在两人都闭眼享受高潮余韵的时候,楚辞的身影已经走到了床边,男人眼睛里满是欲望的红。
    “楚辞……”孟茜喘着粗气,双眼迷蒙的看着男人。而这在男人看来显然是无声的邀请。
    他一把手抱起赤裸的女人,将对方的惊呼全数吞下,托着女人的臀将她放在屋子中间的圆桌上,单手一挥,身上的衣服已经不知所踪。
    下一秒那早已经勃起的肉棒已经毫不留情的插进了女人还在抽搐的花穴里。
    贺子谦做了两个深呼吸,将熟睡的孩子抱起来放到不远处的榻上,伸手铺平了被褥。
    颇有些没好气的道:“桌子上凉,把茜茜抱过来。”
    楚辞一侧的唇角勾起,伸臂将女人抱起,又重新回到了床上。
    另一具火热的身躯瞬间就贴到了孟茜的身体后,男人的大手扣住孟茜丰满圆润的双峰上,轻轻的挤了起来。
    白色的乳汁顿时像是两条细线从女人双乳中喷射出来,楚辞张开口,稳稳的接住一个,含了一大口。
    现场观摩活春宫的滋味并不好受,贺子谦感觉到自己已经射过一次的肉棒再一次硬了起来,于是牵过女人滑腻的小手摸上了自己的肉棒上,引导她揉捏撸动着。
    “楚辞,你快点!”贺子谦的大脑被欲望给填满,一切的礼义廉耻都扔到了天外,说话嗓音中满满都是情欲的沙哑。
    而令他没想到的是,此时的楚辞突然抬头一笑,随后猛地将女人从他身上举起,然后把她转了个身,将微微张合的小穴对准了贺子谦昂扬的性器,然后把她一点点放下去。
    楚辞笑着道:“你急的话,你先!”
    男人的话像是一个让路的绅士,只是那带着满满情欲的粗喘,和他此刻温文有礼的语气形成了强烈的反差,看的孟茜的小穴不自觉的收缩了一下。
    贺子谦一愣,随即便感觉阴茎一寸寸被细腻紧致的内壁包裹,在对方彻底放手后,一下就进入了难以想象的深度。女人仰起头发出一声魅惑无比的呻吟,伸手抱住了贺子谦的脖颈。
    楚辞嘴角衔着笑意,伸手扶住她的腰,免得她乱动摔到自己。然后他将孟茜向前推趴在贺子谦的身上,修长的手指上沾满了她的淫液之后,涂抹在那两片白嫩臀瓣中间的菊穴上。
    那粉嫩的花朵如今有了液体的滋润,变得更加娇艳欲滴了,男人的手指也在液体的润滑下探了一个指节进去,与前面的花穴截然不同的紧窒,让他更加的期待这里的滋味了。
    “乖,不能偏心呢!前面的第一次给了他,后面的就是我的了!”楚辞覆在孟茜的后背上,吐气一般的在她耳边说着。
    手指又沾了更多的汁液后,两根手指一齐探入,而且更加深入了。那粉嫩的褶皱被他修长的手指给微微撑开了,但每次他退出想要沾些蜜汁做润滑时,刚被撑开的举动又快速的闭紧了。
    孟茜先是一愣,立刻明白了什么,随即开始扭动身体,挣扎了起来。
    “不要……楚辞……我……啊……我害怕……”她难过的摇摆着臀部,想要缓解被楚辞骚扰的不适,可是她这个动作却被看上去更像是在邀请对方。
    楚辞伸出舌尖,舔了下她红透的耳廓,轻声道:“乖,不怕!就算是为了我,忍一下好不好?”
    贺子谦不知道两人之间说了什么,以为孟茜只是害羞两人同时在场,虽然他也有点尴尬,但是骨子里的好胜心反而让他在心底产生了一种攀比的心态,甚至产生一股一样的刺激。
    他一边肆意的抽插着一边道:“宝贝,想要两个,就得适应啊!”
    感到自己鼓励无缘的孟茜顿时有点想哭,她刚要挣扎起身,那边楚辞的大手微微抬高她的臀,窄腰一挺就把那硕大的龙首插入了她娇嫩的菊穴里。
    “啊——”疼痛让孟茜一下子哭了出来,因为贺子谦没停下的动作而马上就要到达的高潮也被冲散了,从来没被进入过得后庭让他死死咬紧楚辞的同时,小穴也是将贺子谦夹得死紧,引得两个男人同时闷哼了一声。
    “操!姓楚的你个变态!”贺子谦咬牙切齿的吼了一声,此时他已经完全明白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顿时有种想要一掌劈死对方的冲动。
    “宝贝,对不起!”楚辞不停的吻着女人光滑的肩头。
    让她疼,让她流血,是他这辈子最不愿意做的事情,可是今天他做了。可是同时,他又有了一种变态的快感,折磨他自己的快感。就像是身上的一块伤口,明明已经结痂,却偏偏要将那层痂狠狠撕开,然后看着它流血的快感。
    可对面的贺子谦却没有他这种变态的嗜好,更不知道他此刻的心理。一看孟茜眼泪都疼出来了,赶忙探出大手去帮她放松,一只手按揉着她的花核,一只手轻挠着她的会阴和菊穴周围,慢慢地等待她的紧缩平复下来。
    孟茜虽然心里委屈,但是潜意识里她总认为楚辞说的很有道理。当初前面破处的时候也很痛,所以她当年为了贺子谦疼了,如今为了楚辞再疼一次也算是“雨露均沾”了。
    心态一旦调整完毕,身体立刻就放松了下来,感觉着两根滚烫男根隔着一层薄薄的肉壁撑满了她的身体,两根肉棒上的脉搏都是那样蓬勃有力,一瞬间孟茜竟然有了种共同拥有了全世界的感觉。
    感觉女人身体的放松,楚辞亲吻着孟茜便开始缓慢的动作了起来。与此同时贺子谦也在孟茜的小穴里动了起来,并且非常轻易的就与楚辞的动作保持了同步。
    “啊……不要……”孟茜仰起头尖叫着,双倍的快感顿时如浪潮一般的席卷而来,孟茜的腰不住的扭动着,胸脯高高的挺起乳头不停的往外流着白色的乳汁。
    男人们的抽插渐渐开始失了章法,开始越来越快,刚刚被疼痛打断的高潮骤然回转,花穴里一阵凶猛的抽搐,接着大量透明的爱液从她的身体里喷涌而出,被两人没有停止的动作又重新带回双穴,让有了润滑的肉棒动作更加放肆起来。
    而即将到达高潮的两个男人,更加疯狂得夹击着她,啪啪的撞击声更加刺激了他们的欲望神经。终于在一声低吼后,两道热流同时在她的体内爆发了出来,滚烫的热液让刚刚高潮不久的孟茜再次浑身颤抖了起来。
    ++++
    欧嘞楚楚终于又吃到肉了,不容易啊!
    不过先给大家打个预防针,请珍惜这最后肉吧!刀子已经架在所有人脖子上,我要开始下刀了……~!
    ┆更多ノ亅丶説綪椡ROUSHUЩU,XYZ閲讀

章节目录

灵异:迷海葬魂_高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青天白日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天白日梦并收藏灵异:迷海葬魂_高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