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父亲的奖赏
    那天跟雷昂哭闹半日,结果是我俩各退了一步。等开春天气回暖,乌瑟大婚过后,雷昂再回去军工矿场。
    宫中到处都是乌瑟的耳目。我跟雷昂那些对话后来都传进乌瑟耳朵里。乌瑟听的好笑又欣慰,觉得儿子果然长大了。于是晚上在床上抱着要我的时候,在我耳边低笑着哄骗,要给他儿子点甜头做奖赏。
    我当时被他弄的高潮迭起,哪管自己签的是什么卖身条约,他说什么我都答应,到第二天回过神来,才想起害臊。
    我跟他们父子只3p过那一次。后来他们因节日和政务繁忙,再没有过机会。听他这意思,又是要一起做了。我想起上次的酣畅淋漓,又羞耻,又隐隐期待,小脸涨的通红,竟然盼着那一刻赶快来,被他们两人一起拥抱占有……
    虽然羞臊,但我不得不承认,我很喜欢跟他们一同性爱。至于他们父子俩,乌瑟不必说,越变态他越喜欢,这反射出他性格中扭曲的一面。三人里心理压力最大的该是雷昂,我并不敢确定那次疯狂之后,他是否还能接受这种荒唐乱伦的行为。但乌瑟有的是手段,结果,到了晚上,我们三人再次共处一室,我都奇怪他怎么做到的……
    我显然是乌瑟要给雷昂的奖赏,此时红着脸坐在壁炉旁的沙发上,不敢开口。房间另一边,乌瑟在考察雷昂近日的成绩,闲叙政务。雷昂在夜晚被叫到父亲的卧室,心里已经隐有预感,看见我更是确认了大半。他还能稳定精神,答父亲的话,但是声音明显有了波动,眼睛也不由自主往我这边看。
    我明知今晚要发生什么,现在看他俩在那头谈话,压抑的情欲在空气中流窜,让我脸红心跳,坐立不安。乌瑟总是镇定自若的,余光却早把他儿子和我的表现看在眼里,让他心情欢愉,嘴唇不觉扬起。
    少刻后,雷昂老实的汇报完毕,乌瑟指点他几句,对他表露出赞许:“你做的很好。是个男人了。”
    儿子永远在渴求着父亲的认可。雷昂尤其如此。他自幼崇拜且热爱父亲,到了南下统一战时期,他与父亲分开十年,更强化他心中的憧憬。现在得到乌瑟的肯定,令他获得莫大的鼓舞。他一时忘却房间中的情色,暗自喜悦。却见乌瑟站起身来,走向沙发,到我身边坐下。
    “过来。”他对儿子笑道:“妹妹有奖励要给你。”
    雷昂一愣,脸色微微红了起来。他有些不太自然,可是上次跟父亲一起弄我,给了他从没体会过的快感,是他人生中最棒的一次体验,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还期待着更多。他心中或在挣扎,但身体却诚实的行动起来,迟缓起身,服从了父亲。
    现在我们都坐在沙发上,我夹在他们中间。乌瑟姿态从容放松,手臂搭上沙发靠背,好像把我搂在怀里,隐约展示我对他的归属。雷昂则离我俩微有距离,肢体紧张,稍有些局促,父子俩的段位一眼便知。
    我不敢抬头,脸上火烧火燎的,听乌瑟问雷昂:“没让妹妹给你用口舌弄过?”
    雷昂红着脸,低声答没有。
    “从来没让女人给你口交过?”乌瑟再问。
    雷昂这辈子除了我,应该就和葛黛瓦有过短暂的肉体关系,连恋情都算不上。我以前从没把这个放在心上过。现在听到乌瑟问起,雷昂居然没立刻回答,我突然吃起醋来。
    看这个样子,葛黛瓦是给雷昂口过了!葛黛瓦的情色娴熟,我相当了解,想到她对雷昂做过这样那样的事情,居然连我都没给他做过,我顿时极不甘心,暗暗赌气,心想着等下非给雷昂点颜色看看不可。
    果然,雷昂沉默一阵,还是老实的答了有过。乌瑟就笑起来:“既然知道滋味,怎么没想过让妹妹给你弄?”
    雷昂从没想过为什么。他对我们之间的关系也没有我看的那样透彻。他又沉默会儿,小声说出他能解释的理由:“……没舍得。”
    乌瑟简直被这个蠢儿子笑死,床上能弄出我一身伤,反而舍不得让我给他口交。但他没想打击儿子,忍笑转而问我:“糖宝宝这么喜欢吃爹地的,怎么没想过给哥哥口?”
    我跟雷昂的复杂关系一言难尽,不过乌瑟也并不是真的想知道。我低着头不肯开口,他也不强迫我,轻轻拍拍我:“去,给哥哥弄一次。”
    我虽然羞的脸上发烧,但早就心痒难耐。得到他的指示,我作势稍磨蹭下,才站起身来,到雷昂双腿前跪下。
    雷昂自己并不清楚,他舍不得让我给他口,是因为口交是非常赤裸的权利从属。这行为没有水乳交融,只有掌权者与臣服者,一方给予另一方快感,是纯粹的心里压制。他虽然在床笫间粗鲁,但那都是欠缺经验的无意之举。他从没想过要压迫我。他爱我极深,视我为珍宝,只想疼我宠我,而让我臣服于他,去侍候他,并非他所愿。
    可现在,他自小一同长大的,可爱无辜的妹妹,正跪在他两腿间,红着小脸给他解裤子。想到等下他将看到的画面,竟让他有点慌于承受,他不自觉握住我的小手:“糖糖……”
    我抬起眼,满脸绯红,双眼水汪汪的,清纯又撩人。而我跪着的角度,让我那对巨乳正对他的视线,两团雪软浑圆鼓胀,被领口挤出清晰乳沟,惹人垂涎。我自下仰视他,心中特别想吃他的,可怜兮兮的唤他:“哥哥……”
    “妹妹很会做。”乌瑟在一边笑道:“让她给你弄弄。”
    雷昂没再说话。我挣脱他的大掌,熟练的把他裤子解开。他虽然心有犹疑,但身体早已经亢奋,那根高挺在我眼前,粗长勃发,结实有力。我从没如此近看过他的勃起,和乌瑟的尺寸和形状都差不多,不愧是亲生父子。而我果然是个浪荡骚货,看到男物就馋的不行,张启粉唇,上去吮他的龟头,小舌伸着舔拨。
    ζγù宅箼永久備砽詀:Π2QQ。て⊙M

章节目录

父王是变态_高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狄安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狄安娜并收藏父王是变态_高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