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德尔边给她擦身子边揉奶子,进入鬼屋(H)
    徐梦雪整个人颤抖着,马上就要停下来的船和排着队等待游玩的下一波乘客离得越来越近,她这个时候不得不从快感中回神,双腿合上双手环着胸,衣服已经完全湿透,头发都是湿淋淋的,好在不是只有她一个人被淋成落汤鸡,有人为了追求刺激也没有穿雨衣,此时跟她一样环胸哆嗦着。
    只不过她的情况要更不好一些,衣服被水淋的完全透明,贴在身上几乎没有遮挡的作用,她环胸的动作只能遮住两颗奶头,被手臂挤的更突出的乳肉让那处反而更显眼。
    虽然她旁边的两个男人都用自己高壮的身体遮挡着她,但还是有几个男人无意识的被她吸引,待看清她此时的状态后瞬间不平静起来,他们的眼睛直勾勾的落在她的身上,看着被她捂着的双乳,就算看不到奶头也足够让人知道那里的饱满,而这样湿身又半遮半露的模样,更是让那些男人们移不开眼来。
    注意到她的总归是少数人,大多数人只顾着管自己的情况,看看自己有哪里被淋湿了,欢笑着分享刚才刺激的游戏体验。
    而兰德尔摘掉雨衣回头,就看到了蜷缩着自己抖着的女人,他虽然不认识那两个男人,但他当然知道刚刚在后面发生了什么,他有信心女人的样子一定会勾引到男人去干她,但他确实没想到这两个人竟然这么会玩。
    此时的他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看到她紧贴在身上的衣服,被水淋到透明的衣服让那雪白的后背都能被看到,他赶忙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她的身上,将她近乎赤裸的身体包裹住。
    “雨衣怎么坏了,怪我,刚刚没有仔细检查,冻着了吧,暖暖身子别感冒了。”
    兰德尔的外套给了徐梦雪很大的安全感,男人又搂着她,让她没有那么冷,她默默的跟着兰德尔从出口离开,她不敢去看刚才那两个人,她只知道现在的她还能感觉到花穴和后穴被同时填满操干着的感觉。
    兰德尔先去买了条毛巾,帮她擦拭被淋湿的头发和身上。
    紧紧贴在身上的变得透明的衣服让兰德尔也忍不住就这么隔着衣服把她的奶子好一阵抓揉。
    男人边用毛巾擦拭她身上衣服上的水迹,边隔着毛巾抓揉在她那两团柔软饱满的奶子上面,就算他更喜欢看她被他以外的人侵犯,也不能否认他也爱极了她的身子。
    “嗯嗯…别…别揉了…别在这里这样啊…”本来就被玩弄操干了一番,徐梦雪的身子此时特别的敏感,现在又是在外面,被男人边擦拭身子边揉着奶子让她敏感的身体瞬间又发起情来,羞耻着的同时花穴本能的收缩着,将穴中的假阴茎裹夹着,汲取着刺激的快感。
    兰德尔揉了好一阵才恋恋不舍的收了手,他还期待着下一个项目呢。
    想到自己精心为她安排的游戏,兰德尔抑制不住的兴奋。
    他在带她去下个项目前先给她买了瓶热饮,防止他心爱的宝贝因为他的私心感冒生病。
    待徐梦雪缓的差不多后,兰德尔带着她继续去玩下一个项目。
    徐梦雪对游乐园的项目都快有阴影了,每一个都有不一样的体验和玩法,她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态,可能有着对下面的项目有种说不出的期待,但她自己却不想承认自己的那种想法。
    当看到兰德尔下一个准备带她玩的是鬼屋,她心里微微松了口气。
    鬼屋除了恐怖一些以外,应该不会再发生类似之前的那种事情了吧……
    这个鬼屋规模很大,以医院为主题,里面的形式是迷宫,自由度非常高,恐怖级别是世界数一数二的,听说里面会有真人扮作鬼随时随地出没来吓游客,游玩全程最少需要一个小时,最高不限,若是不幸在里面迷路,可能一下午都出不来。
    对于可能发生的这种情况,鬼屋里面设立了好几个求救屋,若是实在害怕或者实在迷路走不出来,会由鬼屋工作人员将乘客带出。
    徐梦雪和兰德尔一起进入鬼屋,最开始是进入氛围的引导,暗黑空间中放着闪着屏的投屏画面,介绍这所病院的历史和传闻。
    黑漆漆的空间和阴森的氛围,瞬间将徐梦雪代入了进去,整个鬼屋病院里面都开着冷气,为了营造身临其境般的感觉。
    徐梦雪刚被水淋了满身,衣服还没干透,被冷风一吹,她觉得更冷了,她抖了抖身子,抱住兰德尔的手臂,以此来寻求温暖和安全感。
    “怕吗?”兰德尔轻声问。
    徐梦雪点点头。
    男人伸手在她头上摸了两下,“万一到里面我们走散了,不要怕,往求救屋跑,会有工作人员带你出去,我们在外面见。”
    徐梦雪听到兰德尔的话紧张起来,“会走散吗?”她抱紧男人的胳膊,害怕同他分开。
    最开始她只是害怕会出现跳楼机摩天轮那样被陌生人侵犯的情况,可是到了鬼屋看着这样阴森森的样子,她就真的开始害怕了。
    男人的胳膊被她下意识的抱紧,兰德尔感觉自己的手臂紧紧贴在她的柔软上,勾着他的心。
    他借着昏暗的光线,在她害怕又专注的看着影片介绍的时候,抬手不动声色的放在她的奶子上揉了起来。
    “嗯……”徐梦雪瞬间脸红,这么恐怖的气氛,他怎么还想着这种事情!
    可是她却没有反抗男人的动作,任由男人在她的奶子上面揉捏着,花穴一下一下收缩着,夹咬着还插在穴中的假阴茎。
    徐梦雪被男人弄的有些走神,身体上面传来的感受将她轻易的带入到情欲中去,她微微喘息着,忍下在恐怖诡异氛围中想溢出的呻吟。
    她靠在兰德尔的胳膊上,视线还看着放映着的影片,影片中介绍着病院的背景,画面时不时会闪过白衣披散着头发半隐半现的幽灵鬼魂,配上诡异的音乐,让徐梦雪终于渐渐回过神,再次害怕了起来。
    等到影片结束,穿着绿色手术服,带着口罩,手里拿着一把沾满血的手术刀的两个男性走上前来,语调平缓公式的说着注意事项,他将她们身上的电子设备收起,看着徐梦雪身上披着兰德尔的外套,语调平缓公式化的提醒道:“里面会遇到追逐的情况,为了安全建议把外套脱掉寄存。”
    徐梦雪不太想脱,她里面的衣服已经湿透了,此时几乎是透明的,要不是有外套遮着,她的身子早就被所有人看光了,但现在工作人员这样提醒,她没办法,最后还是选择脱了下来。
    这里光线这么暗,应该没事的吧,应该不会被看到的。
    她心里默默的给自己做建设,红着脸将外套脱下递给工作人员。
    她不知道她脱外套的时候工作人员的视线紧紧的盯在她的胸前,好像就是在等她脱掉衣服,露出那对儿又大又淫荡的饱满奶子。
    徐梦雪没有发现那人的视线,她脱掉外套后就快速又手环住胸遮挡了起来。
    她一手捂在胸前,只能遮住饱满奶子上面挺翘的两颗樱红奶头,另一只手紧紧拽着兰德尔的袖子,跟着工作人员正式进入到病院迷宫中。
    有话说:鬼屋正式开始!
    关于鬼屋,我胆子很小的!玩的鬼屋真的不多,印象最深的就是日本富士急的惊悚迷宫,流程就是这章的这种感觉,也是病院主题,拿来做了个参考,我对鬼屋只有这点印象和了解了。
    有机会去玩的小伙伴一定要去感受一下23333
    快穿:欢迎来到欲望世界(高H)鬼屋中和兰德尔分开,被鬼手揉奶子摸大腿摸屁股(H)
    鬼屋中和兰德尔分开,被鬼手揉奶子摸大腿摸屁股(H)
    徐梦雪本来想紧紧抓着兰德尔,防止他说的她们会在里面走散,而且一般鬼屋里面都会有一个开头杀,绝对会一进去就被吓一跳的。
    她紧张的揪着兰德尔的袖子,跟着工作人员向里面走去。
    当她跟兰德尔正式从开始入口进入后,里面的光线黑暗,几乎看不到东西,她们的眼睛还没有适应这种黑暗。
    她将男人的袖子抓的更紧,等到身后的门吱呀一声关上,恐怖的氛围瞬间更深。
    而这个时候,传说中的开头杀也在瞬间出现。
    只见在黑暗中,离她们不足半米的地方,突然出现一个脸色惨白挂着诡异笑容的脸,徐梦雪瞬间被吓得尖叫起来。
    她本能的往后躲去,结果她的胳膊上面突然被一只手紧紧抓住,冰凉尖锐的手抓在她的皮肤上,那一瞬间她全身都战栗了起来。
    她想抱紧兰德尔,结果她的身子被那抓着她胳膊的手臂大力的拽去,那力度像是打定主意要将她和兰德尔分开。
    而这个时候兰德尔也被另一边出现的手臂拽住,徐梦雪敌不过抓着自己的力度,抓在兰德尔衣袖上的手一松,便被抓着她的鬼手拽到了另一边。
    直到被拽走后,她才发现刚进入口的左侧是有个门的,从这个门前进又是一条新的前进路线。
    她心里强作镇定,可能这个环节就是为了将她们拉到另一条路上吓唬她们,但她确实没想到这才刚进鬼屋就和兰德尔分开了。
    那只大力抓着她的鬼手将她和兰德尔分开拉到这条单独的路后就松开了她,这更让她相信了自己的猜测。
    此时黑漆漆的走廊上只有自己一个人,凉凉的冷气扑在身上,让她心里更加的害怕。
    她站了好一会,觉得自己的眼睛已经开始适应黑暗,可以在黑暗中借着微光看清一些路后,才双手环抱住自己,小心翼翼的前进走了起来。
    只要走过这一段,她相信肯定会和兰德尔在遇到的。
    有了这个想法,她内心给自己打着气,努力忽视周围的诡异的摆设,目不斜视的向前走去。
    现在她害怕的根本顾不上自己湿透变得透明的衣服,甚至短暂的忽视了花穴中夹着假阴茎的刺激感,只一门心思的想快点离开这里,和兰德尔汇合,实在不行,也要走到求救门才可以。
    她知道这一段走廊不可能会这么平静的让她走过去,一定会在她不知道的时候突然出现些什么来吓唬她。
    她想的没错,但是就算她心里知道,也做了心理准备,在这种情况下也还是会被吓到。
    她让自己目视前方不去看两边摆设的血腥恐怖的东西慢慢往前走着。
    突然,她的两边伸出了无数只惨白的手。
    适应了黑暗的眼睛完全能看到那些手干枯诡异,从两边伸出的手按在她的肩膀抓住她的胳膊,她被吓得大叫,可身子被这些鬼手抓住后完全逃离不了。
    徐梦雪吓得挣扎起来,好在她转头的时候没有看到更恐怖的鬼脸,只是无数双手臂从墙壁伸出抓在了她的身上。
    等她从惊吓中缓过来后,还是止不住自己想要逃跑的想法,左右两侧伸出来的手在她身上乱摸着,她原先捂在胸前的手被鬼手大力的拽着,让她没办法继续捂着胸前。
    触碰在自己身上的手让徐梦雪吓得后脊发凉,她感觉那些人摸在她的脖子上,好像是鬼屋中的鬼魂想要索她的命。
    她的肩膀上被鬼手按着,脖子上被摸着,腰间也能感觉到那些手碰触着的感觉。
    当她发现那些手只是抓住她然后在她身上碰触,她渐渐从恐惧中走出,镇定了下来。
    她想现在已经完成了吓住她的任务,她应该可以继续前进了,可是她发现那些手还是没有放开她的意思,她想前进挣脱,被那些手死死的拽住定在原地,不让她走。
    把她抓在原地不能前进后,左右两边分别有一只手臂伸的更长,向着她探来,徐梦雪看着伸出的手臂心里紧张害怕,而那伸长出来的手臂目标非常明确的最后按在了她的胸上!
    两只化着妆惨白的鬼手分别抓住她的一只奶子,按在上面抓揉揉捏了起来,而徐梦雪还能听到耳边响起的模拟鬼怪的嗬嗬声。
    “唔…不要…别…摸到那里了…放开我…”
    本来单纯的以为是鬼屋里面的吓人环节,结果那抓在她胸上的两只手竟然肆无忌惮的在她的奶子上面用力的抓揉揉捏了起来。
    徐梦雪有种自己被鬼屋里面的工作人员占着便宜的感觉,她扭动挣扎着身体,既想要躲开那抓在她胸上揉捏着的手,也想要让紧紧抓住她不让她前进的手放开她。
    她的双手被鬼手抓着虚抬起在头的两边,抓在她胸前的两只手一手托着她的一只奶子,那两只手先是在她柔软饱满的奶子上面捏揉了一番,后托着她的下乳抬高,松手,让两团奶子在衣服里面蹦了起来。
    本来就已经透明的衣服,能够清晰的看到那对儿奶子的样子,徐梦雪转开眼不想去看自己被鬼手玩弄着的胸,她此时感觉非常的羞耻,被无数只手禁锢在原地,然后毫无反抗能力的任由那手玩弄她的奶子。
    此时她哪里还有恐怖的感觉,只有被摸揉奶子产生的羞耻感和刺激,敏感的身子很快被双乳传来的快感刺激的颤抖起来,花穴本能的收缩着流着淫水,顺着花穴中粗壮的假阴茎流下,湿透的内裤挡不住流出的淫水,透明的液体顺着大腿或直接啪嗒啪嗒的滴落到地面上。
    “嗯…别…不要…嗯…”
    徐梦雪小声的反抗着,她不时的扭扭身子,象征性的挣扎着,而每当这个时候,胸前的两团奶子就会左右的摇晃着,躲在道具墙壁后伸着手的男人们目光完全离不开她的胸前。
    那奶子真大真美啊,只看着就让人忍不住想要上前狠狠用力抓揉一番的欲望。
    而他们也确实这样做了。
    很快的,徐梦雪就感觉原先只是抓住自己或轻轻触碰在她身上的手也开始不老实起来,不止两只奶子被抓揉着,就连她的腰间,臀部,大腿都能感觉到那些手在她的身体上面滑走起来。
    那些手将她的裙子撩起,摸在她的大腿内侧,她的双腿也被迫岔开一些,那些手卡在她肥满的阴唇边,既用手背碰触她的阴唇又用手心抚摸她的腿侧,那些手让她敏感的身子毫无抵抗的被刺激到,淫水瞬间流的更欢,沾到那些鬼手上。
    快穿:欢迎来到欲望世界(高H)鬼屋中被无数只鬼手脱光衣服玩弄身体,站着被鬼手玩弄到高潮(高H)
    鬼屋中被无数只鬼手脱光衣服玩弄身体,站着被鬼手玩弄到高潮(高H)
    徐梦雪不知道一共有多少只手伸出来,但她隐隐看到那些鬼手是透过两端墙壁上的无数个洞伸出来的,她不知道此时这样摸着她的,站在墙壁后面伸着手的是多少个工作人员,但她知道这些扮作鬼的工作人员的行为更加过分起来。
    那些鬼手竟然开始脱她的衣服!
    她的上衣被撩起,这回没有在两团奶子蹦出来后就不再继续脱,反而直接将她的上衣脱了下去,下身的裙子也没有幸免,到最后竟然连她的内裤都被脱掉了!
    没了内裤挡着,花穴中夹着的假阴茎因为重力要往出掉,花穴中的东西要掉落下去的感觉让徐梦雪下意识的想要夹紧双腿,可双腿被鬼手抓摸着合不拢,她的身体反应快于她,花穴紧紧的收缩,妄想将那根假阴茎夹住。
    收缩的花穴将假阴茎裹紧,掉出一半的假鸡巴悬在半空没有继续向下滑,可是这可把徐梦雪给刺激坏了,她的身子因为假阴茎滑落的快感被刺激的颤抖着,花穴噗噗的喷着淫水,顺着掉出半截的假鸡巴啪嗒啪嗒的滴落到地上。
    她花穴中的东西被那些鬼手察觉,不知哪一只手顺着她的屁股摸到假鸡巴上,用力向上一顶又将那根假鸡巴全根插回了穴里。
    “啊啊啊!”徐梦雪仰头控制不住的叫起来,花穴中的刺激感让她身体颤抖不已。
    两颗高高挺立着的奶头也在同时喷出道道乳白色的乳汁,在黑暗的光线下滑出乳白色的痕迹。
    那些藏在墙壁后面的人们可能因为看到了乳汁喷出的模样,游走在她身上的手愈发的迫切起来。
    这时就不单单只有一开始抚上她双乳的那两只手了,数不清的手滑走在她的奶子上,她的乳肉被那些手一下下的揉捏着,奶头时不时被手指揪捏几下,喷到鬼手上面的奶水被重新抹回到她的奶子上,让那两团淫荡的大奶子看上去更加的色情。
    她的两瓣臀肉上也被那些手抓捏着,他们的手肆无忌惮的摸在她的后穴口,甚至试探的探入到里面浅浅的抽插,还有的摸着她光洁肥厚的阴唇上,甚至还有的顺着她的花穴口探入一根手指,随着假鸡巴一下一下的抽插顶弄一起进进出出着。
    “嗯嗯嗯…啊啊…啊啊啊…不嗯…不要…放开我…啊啊啊…”
    身体最敏感的地方都在被挑逗侵犯,花穴后穴和奶子上面传来的快感让徐梦雪的身体阵阵发软想要倒下,尤其在她花穴中被鬼手抓着快速抽插着的假鸡巴刺激,更是让她想要瘫到地上高潮。
    可是那些伸出来的鬼手抓着她,让她没办法像地上倒去,只能站着承受他们的侵犯和袭来的强烈快感。
    “不啊…不…放开我…放开我…”徐梦雪此时已经没有了害怕的心情,充斥着她的只有羞耻和身体上的快感。
    她不知道为什么鬼屋的工作人员会这样做,他们这样做真的没有问题吗?兰德尔又会不会翻回来找到她呢?要是兰德尔看到她被脱光了衣服被玩弄着身体的样子可怎么办?
    就算不是兰德尔,会不会有其他游客走到这条路上,然后发现被拦在这里什么都没穿还被鬼手抚摸玩弄着身子的她呢?
    不知道为什么,这种想法让她紧张的同时又隐隐的觉得刺激期待,她觉得自己坏掉了,她怎么可以有这种想法,她该反抗的,她怎么可以想要被其他人看到她此时的模样,她怎么可以任由这些手侵犯她的身体?
    她微微低头像自己的身体看去,就看到一双手惨白的手摸在她的身上,视觉上看起来很震撼也很恐怖,但这些手游走在她赤裸的身体上色情的抓揉着她的奶子,就让这等恐怖感直接转换为了刺激。
    她看到惨白的手指掐着她的奶头,看到她的奶子被用力的揉捏,看到她的腰上腹部都有鬼手在游走,就连后背和屁股都能感觉到。
    而这些伸出来的鬼手可能是为了追求真实,全都冰冰凉凉的,碰在她的身上更是觉得刺激。
    她后来不再去看自己的身体,身上被数双手玩弄着的快感让她仰着头呻吟起来,在鬼屋里面被脱光衣服如此玩弄着,她不知道她的心里是羞耻感多一些还是存着怎样的情绪,她再次隐隐感觉自己想要放任事态的发展,想要这些人痴迷她的身子尽情的想办法侵犯她。
    她明明知道这样是不对的,但她却没办法改变。
    反正不是第一次了…
    她早就被兰德尔以外的好多人侵犯过了…
    现在兰德尔已经跟她分开了,她现在的样子不会有人看到的…
    侵犯她吧…玩弄她吧…她想要……
    也许是袭卷上来的快感让她想要沉沦想要不再管一直缠绕在她心中的纠结去享受单纯的快感,也许是漆黑的环境给了她错觉和想法,也许是抓揉抚摸在她身上的只有一只只的手没有见到真人让她放松了警惕,她渐渐的在黑暗中放任自己的身体,在一只只鬼手玩弄她的身体下,慢慢的放任身体跟随着快感扭动起来。
    她的脖颈高高仰起,屁股撅着胸向前挺着,好像将自己的身体完全交给了那些看不到真人长什么样的鬼手们。
    “嗯嗯…啊…啊嗯…”昏暗的环境让徐梦雪的感知更加的敏感,周围除了隐隐约约的诡异配乐,就只有她妩媚娇柔的呻吟声。
    她摆动着自己的身体,淫荡又美丽的样子看上去像是在勾引着躲在墙壁后面的男人们,花穴中被假鸡巴狠狠的捣着,淫水和奶汁淫靡的喷出着。
    鬼手看她这样淫荡的样子,也加快速度狠狠的捣在她的穴中,淫水喷了他们满手,但男人每次拿着假鸡巴插进去都能感觉到那骚穴里面的紧致。
    这让他们兴奋不已,恨不得立刻就现身上前狠狠操进那放浪的骚逼里面。
    饱满的双乳喷出的一道道奶汁,香甜的奶香味冲淡了鬼屋里面的恐怖氛围,沾染上了情欲的味道。
    不知不觉间,花穴中除了假鸡巴以外,还探入了两三根手指,后穴已经插进了四根,淫荡紧致且同样会分泌淫液的后穴让那几根手指进出的更加兴奋,她的奶头被狠狠的掐着挤着,奶水激烈的喷溅着,随着快感的叠加,徐梦雪也再次快要达到快感的顶端。
    她受不了的仰头叫喊了起来,她的声音在昏暗寂静的走廊里面异常的清晰,也不知道连通在隔壁的房间或走廊会不会听到她这样骚浪的声音。
    “啊啊…啊啊…嗯…快一些…啊啊…要到了…要到了…啊啊啊啊!”
    当高潮来临,徐梦雪痉挛着身子高潮着,被鬼手撑着的身子没有往地上倒下,站着高潮着的身体扭摆出极其淫靡的姿态。
    有话说:来了来了来了,鬼屋我想到了一个很带感的非常适合鬼屋医院的梗!可以期待一下嘻嘻嘻。你们有想看的梗可以给我留言的哦,我最近在整理,整理好了放到wb上记录下来,防止等要写到的时候因为时间太久给忘掉。
    海棠書屋導航站:んǎιTǎNɡSんUщù(海棠書屋)。C⊙м

章节目录

【快穿】欢迎来到欲望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徐梦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徐梦雪并收藏【快穿】欢迎来到欲望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