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痴众生,不觉不知,寿命短薄,如石火光,如水上泡,如电光出,云何於中不惊不惧。【注】
    恐惧,大抵是自启蒙开智后,伴随我们时间最长的一类情感。
    恐惧未知,恐惧伤痛,恐惧披着层伪善外衣的恶意,恐惧无常人世间的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
    这种恐惧,在拥着自己珍惜钟爱的人时,达到某一顶峰。
    此时此刻,景怀南抱着怀里安静顺从的女人,极尽缠绵地吻遍她秀美的脸,忽然生出种惊惧,担忧她像晶莹剔透的夜霜晨露,等天一亮,灿烂的朝阳耀过,便会消散如烟。
    还未得到,便因太过在意,而害怕失去。
    “阿凝……”两瓣形状完美的唇艰难地从她唇边移开,景怀南深深看着她的眼睛,“我想告诉你,我很心疼你,很喜欢你。从今以后,所有的问题,我和你一起面对,留在我身边,让我照顾你,好不好?”
    这已经是含蓄内敛的他,所能说出口的,最温柔的情话和最郑重的承诺。
    白凝着迷地看着男人已经动情动欲的面容,细白的手指抚上他的脸颊,细细描摹英俊的轮廓。
    她毫不怀疑他此时此刻的心意。
    事实上,她遇见的很多追求者,甚至包括相乐生,在某些特定时刻和特定场景下,呈给她的爱情,也不能说全是假的。
    只不过,人心实在太善变、太难以捉摸。
    她不相信有什么感情,可以存续一生一世,永不变质。
    活在当下、行乐及时,不好吗?
    白凝不发一语,食指一遍遍摸过男人眼角的纹路,力道很轻,像是要把所有时间的痕迹和不足为外人道的辛酸抚平。
    景怀南珍而重之地握住她的手,将她的态度视作默认,低下头再度吻住她。
    男人的亲吻,从生疏到熟练,从温柔到热烈,唇舌纠缠,搅得白凝气息紊乱。
    源源不断的热意隔着家居服传递进她的肌肤纹理,将如玉的肌肤染成浅淡的粉色。
    白凝紧紧搂着景怀南的脖颈,任由他将自己打横抱到主卧的大床上。
    片刻也不舍得分开,炽热的吻从她的眼睛开始,生根发芽,一路蔓延到下颌、脖颈,最后停留在微敞领口裸露出的一小片雪腻。
    那令白凝觊觎过无数次的修长指节,终于轻轻颤抖着,探向她颈下的纽扣。
    白凝红云拂面,俏脸扭向一边,不敢看他。
    心脏跳得飞快,大量血液泵入腔室,带来头晕目眩的兴奋之感。
    勾即将成佛者堕入凡尘,多么快乐。
    解到一半,在那一双柔美峰峦若隐若现的时候,景怀南俯下身,轻轻吻上去。
    仿佛是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白凝实在忍不住,轻轻呻吟了一声。
    男人立刻停下动作,目光中是能够将人溺毙的温柔与纯粹的关心:“阿凝,还好么?”
    他知道她脸皮薄得要命,此刻一定又羞又怕,比他还要紧张。
    他有想过关灯,好让她不这样局促,可又担心黑暗会唤醒她不美好的回忆,惹她惊惶不安。
    所以,他只能将步调极尽所能地放慢,给她时间慢慢适应。
    白凝抬手捂住嘴唇,似是为自己的失态而感到羞耻,痴痴地看着他,摇了摇头,声音很软,像掺了蜜的春水:“我没事……”一副任他予取予求的温顺模样。
    景怀南深吸一口气,控制住四肢百骸里游走流窜的欲望,拉她坐起来,引她的手按向自己胸膛:“阿凝,别怕。”
    他用了点力气,让她感受自己节奏又快又乱的心跳:“感觉到了吗?”
    这么多年,他过得像具行尸走肉。
    而今晚,在她面前,他又活了过来。
    白凝静静地感受着掌下鲜活的生命力,只觉那股力量透过指尖,灌注进她萎靡颓丧的躯壳里。
    说不清是谁主动的。
    总之,两个人再度缠抱在一起,像密不可分的连体婴。
    白凝的衣衫半褪,露出形状饱满的玉乳,被男人握了一个叼了一个,又揉又舔,浑身的筋骨都软下来。
    她跪坐在他大腿上,双腿之间,一根炽热的物事已经悄悄挺立,几个磨蹭,便令她汁液横流,娇喘吁吁。
    白凝摸索着也去解景怀南的睡衣纽扣。
    胸口不断传来麻痒的快感,刺激得她手指颤抖,连解了几下都没成功,不由娇软地嗔他:“怀南~”
    景怀南极纵容地停下吸吮的动作,俊脸紧贴着她的乳,仰头看着她的眼睛,动作很慢地用舌头把已经微微发肿的乳珠吐了出来。
    上面还沾着晶莹的津液。
    白凝被他又温柔又色气的模样所惑,不争气地吞了一口口水。
    景怀南又看了她几秒钟,食髓知味地将另一颗颤巍巍的奶尖吃进去,细细品尝。
    大手揉上湿漉漉的这一边,指腹刮过尖端,将唾液抹开,晕成水淋淋的一片。
    好不容易将他上衣脱掉的同时,白凝的睡裤也褪到了膝盖下方。
    白嫩浑圆的大腿被男人爱不释手地抚摸过一遍,她紧攀着他赤裸的肩膀,被他放倒在床上,蓬门敞开,秘处一览无余。
    敏感的粉嫩花穴不停吐露蜜液,将修剪整齐的稀疏毛发洇得透湿。
    利落分明的指骨轻轻拨开两瓣软软的贝肉时,中间藏着的那颗小珍珠不胜娇羞地颤了颤,昂高了头,等待他的疼爱。
    下方紧窄的小嘴,流水流得更欢。
    有过性经验的成熟男人,技巧绝非毛头小子可比。
    那只漂亮的手,单是饱蘸了淫水,对着阴蒂揉动刮擦,便弄得白凝欲生欲死。
    “呜呜……不……怀南……我……”白凝语不成句,脸颊通红,眼底含着快意的泪水,一边摇头呜咽着,一边脚背绷直,蹬着男人的小腿,在他手里小泄了一回。
    景怀南爱怜地吻去她眼角的泪水,等这波高潮的余韵退却,这才轻轻柔柔地将一根手指送入她紧致的体内。
    床上的她,犹如盛开到极致的花,美到令人心悸。
    也令禁欲多年的他有些难以自控。
    可他爱她重她,不忍唐突。
    _нAìτAИɡSнцωц.CοM(塰棠書箼點cロ我M)
    注:节选自《佛说长寿灭罪护诸童子陀罗尼》。
    _нAìτAИɡSнцωц.CοM(塰棠書箼點cロ我M)
    景医生的肉我炖得超级慢,毕竟他是个很温柔很温柔的人呐,大家先喝碗汤暖暖胃吧。
    んǎιτǎиɡsんυщU(海┣棠書屋),◤℃┣ 0┣M

章节目录

脱缰(双出轨)_御宅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鸣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鸣銮并收藏脱缰(双出轨)_御宅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