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凝对景怀南实行小火慢炖的策略。
    她第一次这么认真地攻略个男人,为了不露出破绽,甚至写了详细的人物小传,推敲一个柔弱哀怨的人妻,应该呈现出什么样的生活状
    朋友圈不能发得太频繁,也不能没有存在感,她一般两三天发.上一条,内容多是含蓄哀伤的零星感慨,篇幅不长,力求点到为止,不至矫情。
    设置嘛,当然是指定景怀南一个人可见
    写文不易,请支持po18正版网站,侵权必究
    景怀南是个自律到令人发指的人,朋友圈像是他的另一个工作阵地,发的多是做完疑难手术后的感想,诸如新救下一个子宫大出血的孕妇,或者新生儿出现了什么复杂病情,文字也是三言两语,精简平淡,毫无哗众取宠的念头。
    他每发条动态,白凝都认认真真点赞评论,花样翻新,各不相同,或是夸赞他的技术精湛,或是感叹医者仁心,真挚诚恳,又保持足够的安全距离。
    时间久了,景怀南也有些不好意思,开始投桃报李,三不五时地和她互动两句,温言宽慰。
    过了几日,白凝恰有一个关系不错的朋友需要住院做个小手术,她便联系了景怀南,请他帮忙和相关科室的医生打招呼,在紧凑的病房里安排了个床位。
    事后,请他吃饭表达谢意,几乎是顺理成章的事。
    白凝化了很淡的妆,刻意往温柔无害的方向打扮。
    七点钟,她准时到达喷泉广场,远远便看见身形高挑的男人站在水边。
    他穿着白色的针织衫,外套灰色过膝风衣,面容干净,神情不急不躁。
    悦耳的音乐声响起,无数道水柱冲天而起,挟着淡紫幽蓝的灯光,照亮了整个夜空。
    也将光芒与色彩,洒在他温柔慈悲的面上。
    白凝怔了一怔,快步走过去,仰头笑道:“景医生,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没有,是我来得太早。”景怀南颇有风度地微笑着,不动声色地打量过她清丽的脸庞、修长的脖颈、细白的手腕,在所有裸露在外的部位都没有发觉任何可疑的痕迹,这才悄悄松了口气。
    他自然地将她让在自己右侧,和她并肩往旁边的商场走。
    地点是白凝定的,富有情调的音乐餐厅,一个表情颓丧的女歌手在台上唱着悠远哀伤的民谣,晕黄的灯光打下来,和隔断的栅栏一起,围出一个温暖私密的小世界。
    白凝将菜单递给景怀南:“景医生,你看看想吃点什么。”
    景怀南点菜的时候,她悄悄观察发现,其中以酸甜口味居多。
    不多时,景怀南将菜单递还给她:“白小姐喜欢吃甜食吗?”
    “喜欢。”白凝笑着说出违心之语,接过铅笔,又加了道蓝莓山药和糖醋里脊。
    等菜的间隙,景怀南关心道:“白小姐最近身体感觉怎么样?”
    白凝犹豫了一下,轻声道:“还好,就是有时候小腹会一阵一阵的疼,不过休息会儿就没事了。”
    “是来例假的那种疼吗?”景怀南职业病又犯了,面色没有一丝不自在,耐心询问。
    “不是。”白凝摇摇头,“痛感没那么明显,有点像抽搐的感觉。”
    景怀南沉吟片刻。
    白凝小心翼翼地看他,充满期待:“景医生,我有没有可能……是怀孕了?”
    “有这个可能性。”景怀南忽然有点不敢直视她过于期盼的目光,更不敢把话说得太笃定,“你再观察几天,然后买试纸自己测一下,这一段记得不要提重物,不要剧烈活动……”
    他耳根忽然有些发热,硬着头皮交待:“房事也要注意,不能太频繁。”
    白凝认真听完,脸颊也有些发红。
    两个人陷入微妙的尴尬与沉默中。
    服务生端菜上来,打破了这种平静。
    景怀南看看壶里的热茶,向服务生另要了一壶开水。
    他转头看向白凝,事无巨细地叮嘱:“不要喝茶,更不要碰烟酒,大补的食物也不能吃,如果有什么事不确定能不能做,可以给我发微信。”
    白凝腼腆地笑了笑:“谢谢景医生,我自己上网查就好,已经给你添了太多麻烦,再这样下去我心里过意不去。”以退为进,欲擒故纵。
    中途,景怀南去了趟卫生间。
    相乐生恰好在此时打来电话,问道:“老婆,你和宁宁吃过饭没有?我刚加完班,现在去接你吧。”
    白凝怎么肯给他机会坏自己好事,立刻拒绝:“不用啦,我们待会儿还要去逛街呢。”
    “我陪你们一起,帮你们结账提东西。”相乐生态度十分积极主动,“你把地址发给我。”
    “真的不用,你最近工作太累了,有时间不如多休息休息。”白凝说完这句,又半开玩笑道,“老公,你是不是又做什么亏心事啦?今天殷勤得有点儿反常哦。”
    相乐生心里打了个突,便不再坚持:“我能做什么亏心事?那我先回家等你,你早点回来。”
    白凝笑着应了,远远看见景怀南走过来挂断电话,眼角眉梢立刻挂上愁容。
    “怎么了?”景怀南轻声问道。
    “没什么,我婆婆催我回家,说这么晚还在外面乱晃,实在太不像话。”白凝叹了口气,又强颜欢笑,“不说这些了,景医生吃饱了吗?要不要再加几个菜?”
    “我吃好了,倒是你,好像没吃几口。”景怀南关心地看向她,“不舒服吗?”
    不是不舒服,只是菜的口味不合她胃口。
    但美色当前,已经足够。
    白凝点点头:“我这几天总是反胃,吃不下东西。”她的眼睛亮起来,低头摸摸小腹,又抬头看向他,“景医生,你说,我会不会真的怀孕了?”
    景怀南温声宽慰:“别想太多,你会心想事成的。”
    他穿上外套,道:“你是怎么过来的?需不需要我开车送你?”
    白凝连忙拒绝:“不不不,被我公公婆婆看到,就说不清了。”一副受气的小媳妇模样。
    景怀南皱了皱眉,却没有多说什么。
    白凝走到收银台结账,果不其然听到景怀南已经付过账的消息。
    果然是君子啊。
    她一脸的抱歉:“景医生,说好了我请客的,你怎么……下次你一定要给我机会付账,不然我心里过意不去。”如此顺理成章为下一次做铺垫。
    景怀南温和地笑了笑,一路将她送到出租车上,这才转身离去。
    如此不温不火地又吃了两回饭,某天深夜,景怀南忽然接到白凝打来的电话。
    半梦半醒之间,他迷迷糊糊地看了看来电显示,按下接听键,嗓音微哑:“白凝,怎么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他开始直呼其名,态度也比之前熟络了些。
    回应他的,是低低的啜泣声。
    景怀南清醒过来,坐直身子,语气越加柔和:“白凝,出什么事了吗?你在哪儿?”
    瑟瑟的秋风里,她断断续续的哭音越发的支离破碎:“怀……怀南……我没怀孕……我该怎么办啊?我实在不想……不想……”她肝肠寸断,痛哭失声。
    нAīτàηɡSнUωυ(海棠书屋).てOм

章节目录

脱缰(双出轨)_御宅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鸣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鸣銮并收藏脱缰(双出轨)_御宅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