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满一瓶红酒灌进女人的阴道,平坦的小腹被撑得鼓起,小口砸吧砸吧,往外吐了一点儿红色液体。

    少年将女人的双腿抬得更高,食指和中指并拢,插进去搅了搅,笑意盈盈:“乖姐姐,含紧了啊,别洒出来。”

    他这可是在帮她。

    红酒可以刺激阴道,令她的肉穴在多人的肏干下依然保持紧致状态,带给男人更多的刺激,也能让她少受点儿罪。

    不然的话,若是这口穴被干松干烂了,参赛者们插进去跟插一个空空的面口袋似的,左捣捣右戳戳,完全可以避开引爆“炸弹”的风险,随便糊弄过几十下,这游戏还有什么意思?

    相乐生很快便从少年俏皮的话语和跳脱的动作认出了他的身份。

    接到请柬的时候,相乐生并未明确给出回复,前两天相辰明打电话过来试探,他给出的托辞也是“出差”。

    瞒天过海,自然不能落下任何把柄。

    不紧不慢地走了两步,混迹于人群中,他仗着“灯下黑”的保护,饶有兴致地观看起来。

    苏妙的胸口被什么人趁乱揉了一把,又羞又怒,左右看了看没有发现可疑对象,只能忍气吞声,双手护着胸脯,侧着身子紧紧挨住相乐生。

    “哥哥,这里好热闹,他们在干什么?”看到床上的男孩子握着个鼓鼓的气球,用力往女人花穴里塞,苏妙又是惊惧又是好奇。

    相乐生之前听相家几个兄弟谈论过这种把戏。

    相熙佑当时颇为幸灾乐祸:“我真想问问昨天晚上那气球是谁采购的,太他妈结实了吧!我大概数了数,差不多有三十多个男人操那个妞儿,操得她直翻白眼,最后都快脱水了,气球还是没烂,哈哈哈哈!操到最后她实在受不了,宣布弃权,白给大家操了一圈儿,那辆跑车也没拿到手,太惨了,真的……”

    而相辰明则微笑着点燃了一支烟:“咱们是主办方,不太好下场,不然以老三的家伙事,几下就能把气球捅烂。”

    “算了吧,脏死了,那妞儿后来被人抬下去的时候,我瞅了一眼,身上全是尿和精液,臭臭的,哭得稀里哗啦,脸上的妆全花了,丑得像鬼一样,啧,吓得我当时就软了,他们居然还能下得去屌……”相熙佑心有余悸地皱了皱脸。

    “玩游戏。”相乐生低声回答苏妙。

    为了金钱心甘情愿献出自己的身体与自尊的玩物,在这里,成为游戏的载体。

    装满了精液的气球置入阴道尽头,抵住宫口,女人被饱胀感和少年手指的挑拨折磨得娇声呻吟,声音很嗲,听着年纪不大。

    相熙佑抽出沾满了酒液的手指,在她胸口胡乱蹭了蹭,又嘴对嘴喂给她几片烈性的催情药片,笑嘻嘻道:“好了,规则就不用我多说了吧?每人限时一分钟,至少操四十下,而且要整根插进去,整根拔出来,谁先戳破气球,就算谁输,开始吧。”

    排在最前面那个瘦高个儿立刻迫不及待爬上床,抓着女人的大腿,把蓄势待发的丑陋鸡巴插了进去。

    酒液汩汩流出,洒在红色的床单上,颜色更深一重。

    女人“嗯嗯啊啊”地呻吟着,双腿夹住男人的腰,雪白的身子和黑亮的长发随着剧烈的动作前后移动,淫液和酒水四溅,看得人口干舌燥。

    消息迅速传了出去,许多宾客们从会场赶过来,陆陆续续加入队伍,不一会儿便排了二三十人。

    一分钟过去,负责维持秩序的男侍应生吹了一声口哨,瘦高个将鸡巴拔出来,并未离开,反而移到女人头边,将沾满了她淫液的物事塞到她嘴里。

    女人还来不及做出吸吮的动作,第二根鸡巴又插进穴里。

    这根鸡巴白白壮壮,龟头有如鹅卵,主人也是白白胖胖的,腰腹一耸,“啪”的一声,整根阴茎便楔了进去。

    药物已经发挥作用,女人双腿大张,穴口剧烈收缩着,腰身直扭,双腿在床单上乱抓,喉咙里发出饥渴的呻吟,很快又被直抵深处的腥臊肉棒堵住。

    干够了四十下,胖子将勃胀的鸡巴抽出,“噗噗噗”地将腥浓的精水尽数射在她阴部的浓密毛发上。

    围观的众人哄笑起来,有人大声嘲讽道:“行不行啊?一分钟就射了?”

    “对呀!”另一人附和着,扶了扶有些松动的绿色面具,“兄弟,你搞这么脏,我们后面的人还怎么操啊?”

    说得好像胖子不射在女人身上,她就能一直保持干净似的。

    胖子脸上挂不住,骂道:“你行你上,不行别哔哔!”

    “我上就我上。”戴绿面具的男人不屑地推开他,并不急着操进去,而是扯着女人的衣领,“呲啦”一下将薄透的裙子从上到下撕开。

    他捏了捏女人圆润的乳房,用手抹了一把黏腻的精液,放在乳沟处推开,一边揉弄她软嫩的奶子,一边将鸡巴插进去。

    女人享受地吞吐着粗长的性器,完全忽略了龟头不断摩擦喉管所带来的不适,两颗乳头充血挺立,随着身体的挺动和大手的揉捏,泛出迷人的乳波。

    穴里面的红酒经过前两轮性交,已经洒得差不多,屁股陷在一片泥泞里,迎合着男人的抽插而不停扭动。

    男人插够了时间,把阴茎拔出,顺势坐到女人腰上,两手推挤着乳房,将乳沟挤得愈深,就着前面那胖子的精液打起奶炮来。

    第四个男人又上了床。

    见相乐生看得津津有味,苏妙生怕他也上阵,悄悄拽了拽他的衣服,踮起脚求:“哥哥,你别弄她,好脏的……”又挺着胸脯去蹭他的胳膊,拼命暗示。

    相乐生低头看了她一眼,粉白色的轻纱里,两团白乳玉雪可爱。

    他的下腹处,又窜起一股熟悉的燥热。

    “欠操了?”相乐生薄唇轻启,吐出下流之语。

    苏妙脸颊滚烫,先是轻声回了句:“嗯。”

    紧接着,她又怕相乐生没有听见,或者觉得自己的态度不够主动,又去操别人,连忙仰起脸,美目亮晶晶地看他,笑容甜美:“哥哥你操操我吧,我……我想了你一整晚了……下面好痒……”

    她拉着相乐生的手,去揉自己的奶子,俏脸贴上他温热的胸膛,沉醉地吸了一口他身上的雄性气息:“哥哥……你别操别人好不好?操我吧……我是你一个人的……你想怎么玩我都答应你,只要……只要你开心……你……你想不想用皮带抽我?我们找个地方好不好?”

    上一次血腥可怖的凌虐,苏妙仍然记忆犹新,事实上,背上的伤痕到现在也没痊愈。

    可是,她却不得不把从那些粗暴性事里获知到的他的喜好,当做有效的邀宠手段,竭尽全力唤起他的兴趣。

    除此之外,她的内心也怀揣着一种隐秘的欢喜,或者,也可称之为有效的自我安慰。

    相乐生虽然当着她的面操了别人,却并不像面对她时那样粗暴。

    他对她,到底是有些不一样的吧。

    “唔。”相乐生顺着她的动作揉着嫩乳,觉得今夜的性欲强烈得惊人,便没有拒绝,拉着她转身往里走。

    刚走出没几步,后面传来一声气球爆破的闷响,人群爆发出热烈的欢呼,鼓掌大笑。

    捅破了气球的那个倒霉男人骂骂咧咧地从女人身上爬下来,女人深陷情欲的深渊里,发丝凌乱,脸颊潮红,仍在无知无觉地扭动着身体。

    陡然失去鸡巴的抚慰,她难受地紧紧裹住嘴里的那根,没几下便将精液吸了出来,又把整只手塞进已经被彻底捅松的小穴里,用力掏挖着,企图缓解体内令人发狂的痒意。

    多到难以想象的精液从深红色的小嘴里源源不断地涌出来,那是集合了数十人,以亿为计量单位的无数精子。

    它们中的大多数还带着生物活性,不知道会不会有哪一只小蝌蚪在这格外严峻的挑战中,成为幸运儿,带着他主人的基因,一路过关斩将,游进那个容纳了种种污秽的子宫里,和唯一的卵细胞胜利会师。

    当然,这样的意外,一般在最开始,便会被药物扼杀。

    即使成功受精,能不能来到这个世上,又会不会顺利长大,都是未知数。

    人生无常,大抵如是。

    ————————

    这几章有点重口味,不知道大家能不能接受(但我个人还蛮喜欢的,嘻嘻【鬼畜.jpg】)。

    本周内掉马。

    рO18丶℃0Μ

章节目录

脱缰(双出轨)_御宅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鸣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鸣銮并收藏脱缰(双出轨)_御宅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