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揣雀跃的心情,强忍着观望了一日,见相乐生那边毫无动静,白凝也没有反悔的意思,相熙佑立刻兴高采烈地给白凝打电话约她出来。

    “姐姐,准备工作我已经做好啦,就等你了~”他的声音很小,像在说悄悄话,把对方拉进同谋的阵营里,“你今天上午可不可以出来呀?我找个很安全隐蔽的地方等你。”

    因着梁佐纠缠威胁的事,白凝心情欠佳,之前对SM的好奇与兴趣也散了十之八九,推脱道:“小佑,我有点累,要不改天吧。”

    “啊?”男孩子清脆的声线立刻沮丧下来,“姐姐你怎么啦?是身体不舒服吗?那是该好好休息休息……需不需要我过去陪陪你?”

    他郁郁寡欢地嘟哝了两句:“我准备了鞭子,蜡烛,还有绑缚绳什么的……好多好多……一大堆道具呢,本来还以为终于可以圆梦了,兴奋得昨天一晚上都没睡着!没想到姐姐不舒服……唉……不过,还是姐姐的身体要紧……五哥又去上班了吧?我马上就过去看你,说说话什么的也好呀……”语气乖得不像话。

    白凝听了,难免有些于心不忍,犹豫片刻,提起精神道:“你把地址发过来吧,我等会儿过去。”

    她在衣帽间里精心挑选了一条Givenchy的复古小黑裙,搭配上Louboutin的红底鞋,将长发一丝不苟地高高扎起,化了冷艳的妆容,看起来颇有气场。

    接着,她又往手腕和颈侧喷上Dior的毒药香水,然后拿着Burberry的手包出了门。

    打车前往酒店的路上,白凝望着窗外行色匆匆的路人和嘈杂热闹的街区,心里像蒙了一层越来越浓重的阴翳,压抑得有些喘不过气。

    她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

    安分守己的时候,她像具行尸走肉,努力扮演着让身边所有人都满意的完美角色,其实一点儿也不开心。

    她以为突破那层桎梏,放纵自己的欲望,便可以呼吸到自由的气息,可以释放天性,获得满足。

    事实上,刚和李承铭、祁峰在一起的时候,她也确实享受过一段短暂的快乐时光。

    可是,很快,刺激的阈值提高,偷情带来的危险与后患也随之到来,她好像陷入了一张新的网里,举目四望,到处仍旧是令人难以挣脱的可怕束缚。

    白凝承认,她将自己的生活过得一团糟。

    这也并不奇怪,她本就是个糟糕透顶的女人啊。

    事到如今,她已经顺着欲望的浪潮漂出去很远很远,远到再也看不见来路,也不可能回头。

    但她又忍不住困惑,这样沉沦堕落的生活,到底会通往怎样的彼岸?抑或,到底有没有可供落脚的陆地?

    自以为能掌控一切的自己,会不会终将被肉欲所吞噬?沉迷其中,抛却廉耻,沦丧所有的自我意识?

    不,她不容许那种情况发生。

    怀抱着这样自暴自弃又心有不甘的情绪,白凝按下门铃的时候,眼睛里蓄了一层冰冷的光。

    少年很快打开房门,露出雪亮的牙齿,笑嘻嘻地请她进去。

    五星级酒店顶层的总统套房,宽敞大气,装修豪奢。

    双层遮光窗帘早已被相熙佑严严实实拉上,几道昏暗的光线从造型精巧的玻璃壁灯里透出,堪堪照得清人脸,却把边边角角都笼罩进黑暗里,生生将白天渲染出黑夜的情调。

    光是暗红色的,暧昧且艳情。

    相熙佑不好意思地抓抓头发,抿抿唇道:“姐姐,我……我有点紧张……你要不要摸摸看?我的心脏跳得好快啊……”

    示弱,是快速拉近距离感的有效手段。

    白凝不动声色地垂下睫毛,打量了一下男孩子的衣着。

    他应该是刚洗过澡,穿着酒店供应的丝质浴袍,腰身细窄,用系带松松垮垮收住,双足是赤裸的,白皙瘦长,在地毯上踩出两片湿迹。

    见她一直不说话,表情也比往日里冷漠,相熙佑眨巴眨巴眼,小小声道:“姐姐,这就开始了么……”

    姐姐穿得——好有气场啊。

    姐姐的戏感——好足啊。

    她高傲冷艳的表情——好带感啊。

    他内心滚动过成百上千的弹幕,快速推翻了对她端庄人妻的固有印象,开始重新观察认识她,同时因着这未知的一面,越发兴奋。

    相熙佑把从二哥那顺过来的情趣工具箱打开,献宝一样将里面的东西展示给白凝看。

    “姐姐,啊不……”他抬头飞快地看了她一眼,舔了舔润泽的嘴唇,“主人。”

    这个极具臣服意味的称谓,引得白凝的心微微动了一动。

    她点了点头,看向箱子里的工具。

    “这个是口塞,我听说是这样卡在嘴里,然后把绳子绕到后脑勺系上……”相熙佑一边说一边拿起纯黑色的口塞在嘴边比划,“姐姐你看,这个小球是不是还挺可爱的?”

    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叫错了称谓,嘴唇含住口球,有些惶恐地看向白凝。

    白凝上前一步,接过两边的皮质系带,不太熟练却动作很稳地就势把他喋喋不休的嘴巴堵住。

    镂空的金属圆球精准地卡在少年的口腔中,不大不小,完美嵌合。

    相熙佑没提防她来这招,愣了一下,嘴里发出“唔唔”的抗议声。

    不让他说话,他怎么把这些东西的使用方法讲解给她听呀?

    似是知道他想说什么,白凝伸出细嫩的手,抚摸过一件件质地精良的道具,淡淡道:““怎么还穿着衣服?脱掉,去门口跪好。””

    相乐生笔记本里的那本书,她粗略读了一遍,对这方面也算有所耳闻。

    答应相熙佑请求的那个下午,她又特意从外网下载了SM的教学视频,学习了一下基本操作。

    聪明如她,已经体悟到,工具和技法,并不是其中的精髓。

    对精神的压制,对两性关系中权力的绝对掌控,才是最重要的核心。

    如果像个初学者一样,乖乖听所谓的“奴”讲解具体应该怎么操作,那么这段关系,从一开始就是错乱的,变味的。

    白凝生性认真谨慎,又有些完美主义,答应了的事,便总想做到一百分。

    更何况,这件事或许还可以歪打正着地排解她心中的阴郁与苦闷。

    本来想借机占便宜的相熙佑,被她散发出的冷硬气场震慑,脑袋瓜飞速转动了不过两秒钟,便决定依言照做,慢慢寻找契机。

    他扯开腰带,睡袍散落,露出漂亮的年轻身体,说不上健壮,但也不是排骨身材,小麦色的肌肤干净光滑,看起来手感很好。

    没有穿内裤的下体一览无余,茂密的毛发被很好地修剪过,半硬的阴茎从阴毛里钻出来,不算很粗,但长度惊人。

    相家的人,在这方面似乎都得天独厚。

    没来由的,白凝脑海中闪过相乐生的性器形状,条件反射地对比了一下。

    旋即,她意识到自己的走神,立刻把信马由缰的思绪拉了回来。

    此时,相熙佑已经乖乖按着她的命令走到了门边,面对着她的方向跪坐在地毯上。

    白凝从箱子里拿起一根纯黑色的皮鞭,放在手里把玩片刻。

    她抬起高跟鞋的脚尖,点了点自己面前的地毯,沉声道:“爬过来。”

    ————————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ň②qq.C〇Μ

章节目录

脱缰(双出轨)_御宅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鸣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鸣銮并收藏脱缰(双出轨)_御宅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