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后,白凝意外接到相熙佑的来电。

    电话里,他的声音不如往日里清脆开朗,有些吞吞吐吐:“嫂子……我五哥这会儿不在家吧?你方便出来一趟么?我……我有事情想求你帮忙……”

    白凝下意识里推拒:“有什么事不能来家里说?外面多热啊。要不你晚上过来吃饭吧,乐生今天应该不加班,我让阿姨做几个你喜欢吃的菜,你直接过来吧。”

    因着泰国之行的那个夜晚,藏身在衣柜中,被他半强迫舔穴的羞耻记忆,白凝这半年来一直有意避免和相熙佑单独相处,听到他有些奇怪的邀约,更是

    心生警惕。

    “嫂子,这事不能让我五哥知道……”相熙佑说得越发神神秘秘,“不,确切地说是不能让其他任何人知道,我只想跟你一个人说,求你了,你就出来一趟吧,我请你喝咖啡好不好?”

    被他欲言又止的几句话勾起了好奇心,再加上潜意识里到底有些不太相信相乐生给出的解释,恰好可以借此机会试探一二,白凝便应了下来。

    相熙佑选的地点,是距离她家不远的商场里一家颇有情调的咖啡馆,场馆内部布置成森林主题,高大的树木掩映,茂盛的藤蔓盘旋在架子上,做了天然的隔断,半公开半私密,是最不容易引起人警觉的氛围。

    白凝刚迈进店门,角落靠窗的位置上,穿着白色T恤的男孩子已经站起来热情地朝她招手:“姐姐,这里!”

    白凝走到他对面坐下,态度一如既往的亲切,笑着嗔道:“叫嫂子,谁是你姐姐啊?”

    “叫姐姐显得比较亲嘛~唉,好久没见姐姐了,好想你,你也不来找我玩……”相熙佑大人样地叹了口气,挠了挠头,脑袋上翘起两根呆毛,却还浑然不觉,“姐姐喝点什么?”说着已经唤了侍者过来。

    白凝随意扫了眼菜单,道:“一杯日式炭烧。”

    “姐姐怎么喝这么苦的咖啡啊?”相熙佑皱了皱漂亮的脸,好像喝到苦咖啡的那个人是自己一样。

    他的手指在菜单上点了点,道:“我要焦糖玛奇朵,再加一份香草糖浆。”

    等待咖啡的间隙,白凝拢了拢头发,露出耳朵上戴着的小巧耳钉,银丝弯折成星芒的形状,内敛又优雅。

    她浅浅笑着问:“说吧,你又做什么坏事啦?不能跟别人说,非要找我?”

    相熙佑一边做出个欲言又止的复杂表情,一边将小心思转得飞快。

    上一次相乐生那通莫名其妙的来电,十有八九是做戏给白凝看的,只是不知道他的电脑里到底存了些什么东西。

    是黄片或者大尺度艳照吗?可他已经是成年人,看那种东西也无可厚非,甚至可以当做夫妻间的小调剂,不至于如临大敌到那副模样。

    不过,五哥还能把锅栽到他身上,自然也不可能是什么实锤的出轨证据。

    那还能是什么呢?

    他把话题往那天的事情上引,试探道:“姐姐,我前几天……做了件错事,惹五哥发了好大的脾气呢,也不知道他现在消没消气,我都不敢去你家了,哎……”

    既然已经背了黑锅,这时候再反水已经是下下策,不如顺势而为,看看有没有可乘之机。

    听到相熙佑主动提起那件事,并亲口承认,白凝彻底打消了对相乐生的怀疑,对相熙佑道:“小佑,那件事我听你五哥说了,你……你是真的喜欢那种事……还是出于好奇?”

    相熙佑按下满头问号,做出副沮丧模样:“我……我……我也不知道呀好像是喜欢,但我又不太确定,也不知道能跟谁说……呜呜……姐姐你会不会不想理我了?”

    他内心嘀嘀咕咕,真的喜欢什么事啊?姐姐为什么不能把话说得更清楚一些?

    是GAY?可五哥应该没有这方面的倾向吧?他对自己从来没有表现过任何兴趣呀?

    那就是别的性癖好?恋足?恋物?冰恋?慕残?

    不管怎么样,他打同情牌总没错。

    白凝没想到相熙佑会这般坦荡地承认,微启红唇,看着对方忐忑不安的眼睛和可怜巴巴的表情,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她想到那天夜里偷窥到的,相熙佑肏干人妖的诡艳场景,终于按捺不住好奇心,问:“小佑,你……你是S还是M?”

    这样俊俏可爱的男孩子,怎么看怎么不像S,可按照男同角色来看,他又似乎是攻。

    撇去那次越界不提,白凝心里还是很喜欢这个外表纯良无害的男孩子的。

    在发现他的另一面之前,她一直拿他当亲弟弟,即使意识到他不如自己所想的那般单纯,已经形成的印象与相处模式也很难改变。

    她对SM圈层没有什么歧视,选择什么样的性娱乐方式,本就是各人的自由,别人无权置喙。

    但既然小佑是那个圈子的人,她便多少有些关心他是施虐方还是受虐方。

    国内的这类小团体,大多不太正规,M处于完全的弱势地位,被玩残玩死是常有中事。

    出于某种微妙的护短心理,白凝不太希望看到相熙佑因此受伤。

    敏锐地抓到关键词,相熙佑醍醐灌顶,茅塞顿开。

    所有的疑惑都找到了答案,发现了相乐生隐藏的巨大秘密,相熙佑眨了眨眼,喝了口甜到有些发腻的咖啡,舔舔嘴唇:“姐姐,我也是最近才发现自己有这方面倾向的,我……我应该是个M,经常渴望被别人粗暴地对待,可我还没有试过呢……”

    他紧张地抓住白凝搭在桌子上的手,充满依赖:“姐姐,我心里很难受,很害怕,也不敢跟身边的任何人说,担心别人把我当成怪物,更害怕几个哥哥打死我,虽然我很想被打……哎呀,不是那种被打的意思!姐姐你懂我的意思吗?”

    黑白分明的眼睛看向她:“我思来想去,能信任的也只有姐姐了,姐姐是家人,人美心又善,一定不会出卖我的。这件事就当做我们俩之间的小秘密,姐姐不要跟别人说,好不好?”

    被人这样殷切地期待,白凝连忙点点头,微笑道:“小佑,你放心,我不会同别人说的。”

    “不过——”她有些迟疑地给他建议,“我听说那个圈子的人很乱,你……你如果要尝试,最好注意安全,做好措施……”

    “姐姐!”相熙佑打断她的话,表情又羞又窘,“我……这就是我今天想求你帮忙的事了,你……你听听看,如果不愿意,就当我胡说八道,好不好?”

    握着白凝的手来回摩挲着细腻的手背,偶尔无意识地捏一捏她的指尖,又用指甲刮弄她的掌心,带起微微的痒意。

    白凝愣了愣,笑道:“我能帮上什么忙?你说吧。”

    “姐姐,我真的真的好想试试被人鞭打的滋味哦……”相熙佑露出向往的神情,漆黑的瞳孔闪着亮晶晶的光芒,“自从发现了自己的真实欲望,我每天晚上都觉得浑身燥热,睡不好觉,鸡巴……”

    似乎觉得自己的话语不雅,相熙佑连忙收了口,换了个说辞:“那里也硬得难受,用手搞根本没用,都快憋炸了……”

    ň②qq.C〇Μ

章节目录

脱缰(双出轨)_御宅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鸣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鸣銮并收藏脱缰(双出轨)_御宅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