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妙的话音立刻止住,白皙娇小的身体因为惧怕与紧张停下了动作,在相乐生的怀里一下重似一下地抖,像只濒死的幼鸟。

    相乐生慢条斯理地揉弄着已经布满深红色指痕的白乳,将其抓在手心里掂了掂,沉甸甸的,分外讨喜。

    脚步声越来越近。

    苏妙浑身冰冷,赤裸着的后背上出了一层冷汗,沾在男人雪白的衬衣上,冰冷潮湿。

    此时此刻,她开始庆幸好歹被裙子罩住了头,遮住了脸。

    虽然,这一举动和鸵鸟将头埋进沙子中一样,根本无济于事,完全是在自欺欺人。

    下一秒,眼前大亮。

    相乐生将衣裙也拽离了她的脖颈,一股脑儿堆在手腕处,做了捆缚她的绳索。

    苏妙彻底乱了阵脚,慌张地摇着头,睫毛眨出一串晶莹的眼泪,眼睁睁看着光滑的瓷砖倒映出来人的身影。

    灰暗影子的主人,即将见证她有生以来最不堪入目的模样,看到她为了养家糊口牺牲到了何等地步,嘲笑她出于对爱情对安稳

    生活的贪念,受到了怎样的严惩……

    苏妙头晕目眩,恨不得就此昏死过去。

    在那人经过的前一刻,相乐生大发慈悲,把冷汗淋漓面色苍白的苏妙拉了进去。

    “叩”的一声门响,唤回少女的神智。

    她双腿绵软,瘫坐在地上,抽抽噎噎地哭了起来,内心满是逃出生天的侥幸与试探相乐生的后悔。

    “乐生哥哥,我就知道你不舍得让别人看我的……你对我真好……我以后再也不敢惹你生气了……”像每一个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患者一样,她此刻由衷地感激相乐生的手下留情,并对他产生了一种不正常的依赖心理。

    相乐生阖上双层窗帘,将客厅的灯光打到最亮。

    日光灯灼灼的照射下,女孩子近乎赤裸的身体散发出莹润柔和的光泽。

    从储物柜里找出他之前买过的盒子,相乐生将盖子打开,锐利的目光在里面逡巡片刻,选中了一对缀着银色铃铛的乳夹。

    将夹子捏在指间把玩,他走到苏妙面前,手工制作的黑色皮鞋踩在她横于膝盖之间的内裤上,在干净的布料上留下浅淡的鞋

    印,冷冷道:“坐到茶几上去。”

    苏妙立刻撑起由于惊惧而不太听使唤的手脚,按着他的命令爬到咖色的大理石台面上,双手仍然被裙子缚着,乖巧地搁在小腹

    处,挺拔的奶子被双臂圈起来,显得越发硕大。

    她已经脱掉了内裤,修长的双腿大张,分别跪在两旁,剃得干干净净的小屄紧贴着冰冷的桌面,细细的粉色肉缝一张一合,吐

    出一点儿透明的蜜液。

    相乐生将夹子打开,一边一个夹在已经肿起的奶头上,立刻激起少女哀哀的痛叫。

    “乐生哥哥……”最敏感娇弱的部位遭到这样的毒手,苏妙疼得低低嘶气,眼角含着的泪一直都没消下去过,却惧怕他的淫

    威,连求饶都不敢大声,“好疼……乐生哥哥……要被夹烂了……”

    相乐生变本加厉,捏着夹子的另一端,左右拧了拧,在女孩子越显凄惨的哭声和清脆悦耳的铃铛声里,微微勾起唇角:“烂了

    更好,多适合你。”

    他由衷地觉得这副景象好看。

    若不是一时找不到其它凑手的玩具,他或许会更加放纵自己的兽性,用牙齿将她小小硬硬的奶头直接咬烂,咬出鲜血。

    其实,相乐生心里很清楚,在这个已经引发了白凝怀疑的敏感当口,他不应该来这一趟。

    至少也该避避风头。

    但他实在忍不住。

    或许是暴虐的渴望变本加厉地发作、增强;或许是一周前在长乐会所玩的那一场游戏,更深层面地激发了他的本能,为他拓宽

    了另一个感官世界的领域;也或许是他第一次全面审视自己,迫不及待地想要验证那些新奇的手段到底能给自己带来怎样的冲

    击和快感……

    当然,前两日,白凝在他身上点燃的那一蓬迄今为止也没找到发泄出口的欲火,也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相乐生拿出一个朱红色的跳蛋,用拇指与食指拈着,抵进肥美的贝肉里,另一只手按下开关。

    “嗡嗡”的震动声响起,苏妙的身体颤了颤,水目睁大,泪水将掉不掉地望着他,口中已经逸出难耐的呻吟:“乐生哥哥……呜呜……出了好多水……好痒啊……操我好不好……”

    这具身体自从破身以来,承受的全是痛苦大于愉悦的粗暴性爱,陡然遭到这样堪称温柔的调情手段,犹如久旱逢甘霖,立刻敏

    感地做出反应。

    软肉抖动着,穴口快速收缩,一大包淫液涌出来,在深色的大理石桌面上开出艳丽的花。

    “好……好舒服……呜……”苏妙伸出小舌,舔着有些发干的粉嫩唇瓣,身子由于激烈的刺激后仰,被束缚住的小手紧紧绞在一Яδцяδцωц.οяɡ

    起,奶子也在半空中一下一下地轻晃,铃铛的脆响不绝于耳。

    相乐生低头看着,精准地拿捏好她濒临高潮的时间点,将跳蛋残忍地挪开,下移,塞进细窄的小穴入口。

    “乐生哥哥……”陡然从天堂跌落地面,苏妙难受地伸出手想要拉他,“给我……别走……我还要……”

    相乐生冷着脸抬高手臂,在她饱受蹂躏的奶子上狠狠甩了一巴掌,语带嘲讽:“是你伺候我,还是我伺候你?”

    苏妙打了个寒噤,立刻乖觉地认错:“乐生哥哥,当然是我伺候你呀……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我给哥哥舔鸡巴好不好

    呀?好想吃哥哥热乎乎的精液……”

    相乐生没有应声,拇指按着跳蛋往里送,将档位调到最大。

    “嗡嗡”声立刻响亮许多,跳蛋疯狂地震动着,碾压过所有皱褶里羞怯敏感的软肉,重重擦过她的敏感点,一步步向深处推

    进。

    “啊……嗯啊……乐生哥哥……”苏妙甜软的嗓音都变了调,受不住这来势汹汹的全方位挑拨,难耐地想要并紧双腿,却出于对

    相乐生的惧怕不敢动作,只能绷直了身体硬捱。

    直到跳蛋抵住花心,带来更加尖锐、似痛非痛的快意,折磨得苏妙漂亮的脸蛋扭曲成一团,相乐生才撤回湿漉漉的手指,去拿

    躺在盒子右上角的那一个中号的粉色按摩棒。

    他的声音平静冷漠,毫无波澜,好像自己在做的,是一项非常严谨客观的科学实验,和情色半点儿也不搭边:“转过去,跪

    好。”

    苏妙依言强撑起发麻的双腿,忍住甬道深处不断传来的震颤痒麻,温顺地跪在茶几上,自发自觉地塌腰翘臀,将雪白的臀肉和

    光溜溜的屄穴呈给他观赏。

    当没有温度的按摩棒抵住她后面那张小口时,苏妙彻底冻成一尊冶艳的雕塑,脑中一片空白。

    ————————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章节目录

脱缰(双出轨)_御宅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鸣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鸣銮并收藏脱缰(双出轨)_御宅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