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缰(双出轨)_ 作者:鸣銮

    柔软滑腻的小舌,像灵动的蛇,盘旋缠绕着男人的性器。

    唾液做了润滑,对着龟头上的铃口发动重点攻击,很快引出微腥的前精。

    透明的,黏稠的,随着舌尖起舞,拉出长长的银丝。

    内裤半褪,欲龙生龙活虎地挺立着,彰显着巨大的存在感。

    小茉趴在他胯间,卖力舔吸,运用了自己学过的所有手段,不遗余力地取悦着相乐生。

    男人的阴茎在她口中兴奋地勃起,跳动,撑得她几欲作呕,微弯的龟头狠狠剐过口腔黏膜时,像一柄粗钝的刀,搅起血液的腥

    味。

    她偷眼抬起头瞧了瞧他,却发现他的神色,一如既往的冷漠。

    那双好看的眼睛微微下垂着,瞳仁极黑,似乎在看她,又似乎透过她,在看别的东西。

    没来由的,小茉打了个寒噤。

    身体的颤抖带动嘴里的动作,口腔不安地把粗大的性器裹得更紧,一寸一寸吞咽着,邀他进得更深,也把自己往窒息的绝境推

    得更近了一步。

    相熙佑似是觉得这场好戏比玩女人更加有趣,把手里绵软无力的女孩子推给相天成,站起来找了张椅子,坐在小茉侧面,近距

    离观看她的微表情和相乐生的反应。

    相天成将那个可怜的少女推开,抱胸站立着,眼睛仍旧只盯着相熙佑看,对这房间里的其它事,一如既往不感兴趣。

    相辰明点燃一支雪茄,吞云吐雾,笑容在这白烟里显得飘忽:“动作这么慢,是要弄到明天早上么?我只给你十分钟,他不尿

    给你,就让外面的兄弟排着队尿给你。”

    语气温和无害,好像施加所有威胁的那个人,不是他自己一样。

    小茉越发害怕,打叠起精神伺候面前的尊贵客人,白嫩的小手钻进内裤里,捧着那两颗鼓胀的阴囊轻柔抚摸,嘴唇有规律地吞

    吐,有意识地收紧口腔,舌头绕着龟头打转,增加刺激。

    相乐生的下体传来一波又一波尖锐的快感,灵魂却陷在自我拉扯之中,无法轻易挣脱。

    他闭上双目。

    他当然知道应该悬崖勒马。

    可是,这样肆无忌惮的作为所带来的最极致的感官享受,是他永远不可能从白凝身上得到的体验。

    人的理智与欲望,总是背道而驰。

    吞吐的动作越来越快,舌尖往狭小的马眼里钻,带来更加灭顶的刺激,相乐生重新睁开凌厉的双眼,潜藏的欲念已经蠢蠢欲

    动,从俊朗的面容上透出些许端倪。

    他伸出手,扯住小茉的头皮,把她用力往外拉扯,又快速压回来,一瞬间便将主动权拿回手中。

    小茉压住快将喉咙顶穿的痛楚,发出含糊暧昧的呻吟,吃力张大嘴巴,配合他暴虐的动作,舌头艰难地紧紧绞住青筋暴露的肉

    茎,吞下的液体里,除了唾液、男人的体液,还有越来越浓郁的血腥味。

    舌头又软又长,果然是当厕奴的好材料。

    相乐生想着相辰明方才说过的话,把少女的头颅狠狠按向胯下,性器势如破竹般顶到喉咙最深处,把她呼吸的通道彻底堵死。

    小茉整张脸紧紧贴在男人紧实的腹肌上,鼻腔呼吸不畅,眼前一阵阵发白,眼看就要因为缺氧昏厥过去。

    两只小手无力地拉住整洁干净的裤管,在上面留下几道浅浅的褶皱。

    喉管却因这窒息的痛苦收得更紧,带给相乐生更多难言的快意。

    另外三个兄弟作壁上观,安静看着。

    第一次看到相乐生暴露出这副和人前大相径庭的模样,本应感到吃惊。

    可他们没有。

    身体里流着如出一辙的相家人的血,他们彼此,或许更懂得彼此。

    无论是百无禁忌,还是偏执极端,抑或是残暴嗜血,本质上,都是一样的疯狂。

    他们掌握着这世上最顶尖的那一部分资源,有资本放纵欲望,追寻令人颤栗兴奋的刺激。

    寻常人的那一套道德准则,在他们这里,自然无效。

    相辰明从托盘里取下鞭子,握在手里把玩了两下,对着少女的雪背甩过去。

    凌厉的风过处,鞭尾重重抽上细嫩的皮肉,发出“啪”的一声脆响,割裂肌肤,留下一蓬鲜艳的血痕。

    他毫无停顿地抽下去第二鞭,第三鞭,手速快得舞出残影,本来光洁无暇的脊背很快伤痕密布,血迹斑驳,惨烈得不忍直视。

    几近昏迷的女孩子立刻剧烈地哆嗦起来,口腔里的软肉下意识地收缩着,蠕动着,终于把相乐生的精液吸了出来。

    大股大股的白浊射进喉咙,相乐生按着少女圆润的肩膀往外拔,随着“啵”的一声,半软的性器离体,腥膻的精水也顺着她未

    闭合的小嘴滴滴答答往外流,挂在粉嫩的乳尖上,像团稀释的奶油。

    被疼痛唤回神智的小茉虚弱地不停舔舐着沾满浊液的阴茎,软语哀求:“先生,求求您,尿给我吧,尿到哪里都可以,求您

    了……”

    那混合了鲜血和精液的脸上,满是卑微与乞怜。

    沦落到做这行当来讨生活的,总有其不足为外人道的理由。

    或是为了虚荣,或是为了生存。

    相乐生对这背后的故事,丝毫不感兴趣。

    人这一生中所做出的任何选择,都需要且只能由自己全权负责。

    相熙佑在旁边笑着帮小茉说话:“五哥,你就大发慈悲赏给她一泡呗,不然小美女就要被扔出去给人轮了呢~哎呀这么一说还

    有点小期待呢,怎么办?”

    又怂恿女孩子:“你看看你的小脸,都脏成小花猫了~多坏我五哥心情?你想想你哪里最干净,拿出来伺候我五哥尿出来嘛

    ~”

    小茉被方才的阵仗吓破了胆,听到相熙佑的话,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牵线木偶一样忍着疼痛往后转,把白生生的屁股高高撅

    起,怯怯地对着相乐生的性器摇晃,求道:“先生,请您将圣水赏到我的骚逼里吧……我一定好好含着……”

    话音未落,一道滚烫的液体喷淋在女孩子尚且无人光顾的嫩屄,浇湿了附近稀疏的毛发、贝肉中的花珠和插在后穴里毛茸茸的

    尾巴上。

    小茉又羞又耻地哀叫一声,在几人的笑骂声里,被新鲜的尿液淋湿下体。

    直到大腿上都流淌着亮晶晶的液体,她颤抖着身子转过来,对相乐生道谢:“谢谢先生抬爱……”

    相乐生已经恢复了原来的正经神色,将衣服整理好,又抬起脚,把溅了几滴尿液的手工皮鞋贴在女孩子还算干净的肚皮上擦拭

    干净,出声告辞:“二哥,很晚了,我先回去了。”

    相辰明有些意外:“这么急着走?再玩一会儿吧,这才刚刚开始,好玩的都在后面。”

    “不了,明天还要上班。”相乐生婉拒道。

    “这小东西是不是没让你满意?”相辰明尽职尽责地扮演一个好哥哥,“再给你换几个?我这里别的不敢说,各种各样的妞多

    得是,总有合你胃口的。”禁欲的弟弟好不容易想通,他这做二哥的,于情于理都应该多看顾看顾。

    相乐生略迟疑了一下,到底心里装着事,有些意兴阑珊,道:“改天吧。”

    相辰明递了个黑底烫金的邀请函给他:“月底有个局,杜家老大牵头攒的,在他家游艇上举办。听说是大手笔,还有不少新鲜

    玩意儿,只对圈内人开放,哦,对了,可以带女伴。怎么样,有没有兴趣?”

    相乐生看了眼封面,用光怪陆离的字体与颜色设计出几个字母:“FACE”。

    “假面舞会,谁都不知道对方的身份,绝对安全。”了解他职务的特殊性,相辰明补充道。

    相乐生没有立刻答应:“再说吧。”

    目送相乐生离开,相熙佑从角落里又拽了个女孩,一边脱她衣服,一边异想天开:“你们说,五哥都能接受和我们一起玩这个

    了,是不是代表着距离我和他们两口子3P的日子,已经不远了呢?”

    相辰明逗他:“要不你去问问阿生?”

    想到相乐生那张阴森森的脸,相熙佑害怕地打了个哆嗦:“呵呵呵呵,不了吧,我还是再等等。”

    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R

    吃瓜群众小佑:小板凳准备好了,我想我还需要一盘花生和瓜子。(津津有味.jpg)

    三哥:给你。

    R

    我知道这两章比较劝退,也有点重口味,但我没办法,这是必经的转变过程,即使是我的个人意志,也要为剧情让路。

    最后,谢谢你们支持我,爱我,鞠躬~

章节目录

脱缰(双出轨)_御宅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鸣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鸣銮并收藏脱缰(双出轨)_御宅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