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缰(双出轨)_ 作者:鸣銮

    足足等了一个星期,等到苏妙已经开始怀疑,那天达成的约定是不是只是自己的一场梦,或者对方会不会已经把微不足道的她

    彻底忘在脑后的时候,她终于接到了相乐生的电话。

    她出奇紧张,借了室友的化妆品,不太熟练地化了个浅淡的妆容,又穿上自己今年夏天为了面试而购买的唯一一条新裙子,换

    上地摊上购买的只要三十块钱的高跟鞋,挤上人满为患的公交车,奔往指定地点。

    路上,她对着手机里的前置摄像头看了又看,不太自信地抿了抿唇,用手指把口红涂抹得更均匀了些。

    好在,不满十九岁的女孩子,本就生得雪肤花貌,腰细臀翘,灼灼的青春气息和满满的少女元气,便足够替代那些价值不菲的

    名贵化妆品,令她在人群中闪闪发光。

    公交经过北郊的时候,车上的人已经少了一大半,苏妙在其中一个站点下了车,驻足四处张望。

    一辆眼熟的黑色丰田徐徐驶近,停在了她身边。

    苏妙连忙打开副驾驶的车门钻了进去,对着西装革履的男人讨好地笑了笑:“乐生哥哥,下午好~”

    相乐生微微颔首,驱车开向不远处一栋登记在他母亲名下的花园洋房。

    他身份敏感,不方便去酒店开房,父母这些年置了不少产业,这栋洋房不过是众多房产中微不足道的一个,再加上他们这阵子

    去了日本度假避暑,根本不会过来,所以这个地方,绝对安全。

    从地下停车场走进电梯,相乐生按下三楼的按键,目不斜视地低下头看了眼手表,默默计算了一下时间。

    现在是下午两点,距离他告诉给白凝的“出差回程”的时间,还有六个小时。

    苏妙安安静静站在他左边,不敢贸然说话惹他不喜,有些局促地扯了扯裙子,想把上面不太明显的褶皱抚平。

    “叮咚”一声,电梯门打开,相乐生带着她走进宽大的四居室,她仰起头,被巨大落地窗折射过来的日光晃得睁不开眼。

    相乐生解下领带,挂在门口的衣架上,换上居家拖鞋,又指了指鞋架上摆着的一次性拖鞋,言简意赅地命令:“找地方坐,我

    洗个澡。”

    苏妙温顺地应了,换好鞋子后,把自己的凉鞋端端正正摆在鞋架最底层,像只进了新环境的猫咪,胆战心惊又带着些好奇,将

    足音放到最轻,小心探索四周。

    房子采用了古典欧式的装修风格,浪漫且奢华。

    天花板上,华丽复杂的大型灯池中间,悬挂着一个十分漂亮的枝形吊灯,墙上挂着精美的油画,四处摆放着制作精良的雕塑工

    艺品,餐桌上还摆着几个折成枝蔓形状的铁艺烛台。

    几个卧室的门都紧闭着,她伸出手,想要扭开其中一间的门把,看看里面是什么样子。

    可是,很快她便想起了自己的身份,觉得这种举动太过唐突,还有些上不得台面,手像被烫了一样,连忙收了回去,放在身

    后。

    这个房子可真大啊。

    不像她家,潮湿阴冷的平房,只有两室一厅,占地面积不到八十平米,父母住主卧,哥哥住次卧,而她,从小便在客厅的沙发

    上将就,连懒觉都不敢睡,生怕早上有客人到访,撞见她穿睡衣的模样,彼此尴尬。

    当然,早起的原因还有一个,就是她需要负责全家人的早饭,哥哥每天早上都要吃煎到流黄的溏心蛋,爸爸要求至少要有两个

    炒菜,妈妈则喜欢喝各种各样的养生粥。

    她上大学以后,妈妈隔几天就要抱怨,责怪她为什么要跑这么远来外地上学,害得爸爸和哥哥每天早上都只能去村头的早餐店

    随便将就,又不卫生又没营养,还特别贵,受尽了委屈,这些账全要算在她头上。

    不知道父母穷尽心力,不,简直可以说是倾家荡产,为哥哥修建的两层小楼,会不会留一间她住的屋子呢?

    苏妙苦笑了一下,十有八九,是不会的吧。

    最后,她走到挂着双层绘繁花纱帘的窗前,往远处望去。

    茂密的木兰树上,几只长着鲜艳尾羽的鸟儿正在活泼地唱着自由的歌。

    而她,从今天起,正式成为了笼中鸟。

    可悲吗?可笑吗?可怜吗?

    不,她不觉得。

    有吃有喝,有一方屋檐可栖,从此之后,不用再忍受风吹日晒雨淋、颠沛流离的辛苦;不用每天早上醒来,便为今天的各项支

    出愁眉不展;也不用疲于奔命,在教室和各种打工的场地之间奔波,对油腻客人和奸猾老板的咸猪手忍气吞声……她还有什么

    不知足的呢?

    相乐生在头发上抹上护发素,抬头看了眼略有些浮夸的吊顶,心里不免为母亲的审美感到无奈。

    这样豪奢到过了头的装修风格,他和白凝都不喜欢。

    因此,当初装修婚房的时候,他果断拒绝了孙庚茹的插手,请了位极简主义风格的著名家装设计师设计方案,和对方再三沟通

    修改,最后拿出的成品,果然极合白凝的意,最终皆大欢喜。

    他洗完澡出来,对苏妙道:“你也去洗。”他在性事方面,很有些洁癖。

    苏妙听话地走进浴室,把衣服脱掉,整整齐齐叠放在置物架上,打开花洒,研究了好一会儿柜子里几个印着外文的漂亮精致的

    瓶子,辨认出洗发水和沐浴露,快速洗了个澡。

    她关掉热水之后,犹豫了一会儿,在想自己是裹着浴巾还是穿回原来的衣服。

    到最后,出于羞涩,她还是穿戴整齐,这才微微红着脸走了出去。

    高大的男人一步步走近,赤裸的胸膛上,是匀称健硕的肌肉,被浴巾围着的胯下,已经微微勃起。

    他伸出两根手指,扯开少女腰间系着的蝴蝶结缎带,敏锐地发觉她在轻轻发抖。

    相乐生皱了眉,声音清清冷冷,好像那个已经动了欲念的人并不是他一样:“不愿意?”

    苏妙回过神,暗悔自己的笨拙,连忙抬起头,鼓起勇气直视他,展现如晨露一样美丽又脆弱的笑颜,否认道:“没有,我没有

    不愿意!”

    相乐生指了指干净到一尘不染的木质地板:“跪下。”

    3щ點PO18點ひS

    今天双更,第二更在下午两点,没有别的原因,大抵是因为任性吧。

    我知道讨厌苏妙的人有很多,但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霸道总裁.jpg)

    https://

章节目录

脱缰(双出轨)_御宅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鸣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鸣銮并收藏脱缰(双出轨)_御宅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