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缰(双出轨)_ 作者:鸣銮

    相乐生替领导办完事,回到单位的时候,已经过了饭点。

    他把车停好,抬腕看了看时间,打算去对面的饭馆随便对付两口。

    苏妙就是在这时拦住他的。

    少女十分紧张,交握在身前的双手紧紧绞动在一起,事先准备好的台词忘了个干净,说话磕磕巴巴:“先生,打扰了……

    您……您还记得我吗?”

    相乐生略有些疑惑地低头看了看她的脸,旋即想到那个令他引为毕生之耻的夜晚,脸色立时冷了下来。

    苏妙被他散发出来的戒备和厌恶吓得要哭,强忍住翻腾的情绪,急着向他示好:“先生……我没有恶意的,真的,我只是想来

    跟您道个歉……”

    相乐生打断她的话,指了指车子:“上车说。”

    此地人多眼杂,不适合和她在大庭广众之下拉拉扯扯。

    苏妙唯唯诺诺跟着他上了车,偷眼打量车内的环境,心思闪动。

    车子是半旧的丰田,她虽然不太懂,但也知道这个牌子并不贵,和她的猜测有着不小的差距。

    但她听同学们说过,有的财阀世家,行事十分低调,和那些半吊子的所谓“富二代”截然不同,讲究财不露白。

    况且,他身上穿着的板板正正连一个褶皱也看不见的西装,手上戴着的刻着日月星辰的手表,还有车里挂着的鲜艳欲滴的翡翠

    挂饰,尽管她看不出什么门道,直觉却告诉她,这些东西都很高级。

    不管怎么样,她已经走投无路,只能背水一战。

    “说吧。”相乐生不知道这个胆大包天再一次缠上来的女孩子在打什么鬼主意,索性以不变应万变,清清冷冷开口问道。

    “我……”苏妙稳下心神,低垂修长的天鹅颈,精致漂亮的侧脸上露出楚楚可怜的表情,“先生,对不起,我不是有意打扰到

    你的,我就在前面隔两条路的音乐学院上学,前几天经过这里,偶然看见了你,才知道你在这里上班……”

    她看相乐生脸上已经出现一丝不耐,连忙加快说话的速度,把来意包装得十分单纯:“先生,我哥哥得了重病,我实在是缺钱

    救命,无计可施,才答应那个人帮他陷害您的。那件事之后,我一直很过意不去……我……我真的对不起您……呜呜呜……”

    女孩子哭得梨花带雨,泪水啪嗒啪嗒掉落在柔软的布料上,裙子保守地遮住膝盖,只在下方留出两截白玉似的小腿,干干净

    净,笔直纤细,仿佛一只手就能轻松掌握。

    相乐生忽然想起偷拍的视频中,他拎着她的两条白腿,把她倒着提起来,从上往下狠狠肏干灌精的场景。

    明白她不是来大吵大闹的,相乐生的表情好看了一点儿,语气却仍旧冷漠:“拿人钱财,忠人之事,不是你,也会有别人,你

    不需要跟我道歉。”

    “不是这样的……”苏妙擦了擦眼泪,抽抽噎噎地和他说话,鼓鼓的胸脯随着她抽泣的动作起起伏伏,看得人眼馋,“您宽宏

    大量,不和我计较,可我却没办法原谅我自己……先生您不知道,自从那次之后,我每天晚上都睡不好觉,一直在想,那天夜

    里,您……我……”

    她慌乱地抬头看了他一眼,白嫩的小脸不知为什么忽然有些发红,顿了顿才继续往下说:“我一直在期盼,如果能够再见到您

    就好了,我一定要跟您好好道歉,如果能有机会稍微弥补一些自己犯下的过失,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她小心翼翼地伸出嫩白的手指,搭上他的手背,在上面生涩稚嫩地画着圈:“先生,求求您,给我一个赎罪的机会,好不

    好?”

    相乐生垂下眼帘,看向那只战战兢兢试探的小手。

    他还没有傻到相信她这样拙劣的谎言。

    什么弥补,什么赎罪,什么良心难安,归根结底,不过是为了钱。

    女人一旦通过卖身这条捷径尝到甜头,便会像染上毒瘾一样,很难再回到正路上去。

    选择卖给同一个人,一方面可能是看中了他的财力,另一方面,从心理上来讲,多多少少会好接受一些。

    这姑娘段位太低,那点子自以为是的小聪明,摊到他面前,不仅不够看,还让他有些想笑。

    理智告诉他,应该立刻把她赶下车,威逼利诱,彻底封住她的嘴,永绝后患。

    可是,另一个邪恶的声音在他脑海里盘旋,提醒着他,那天晚上极致的荒诞与放纵所带来的感官刺激。

    情人和妻子,是完全不一样的两个概念。

    找个小姑娘,浅薄,虚荣,好控制,又足够干净,身娇体软,可以和她肆无忌惮地玩一些跟白凝永远也玩不了的花样,体验前

    所未有的新鲜与感官刺激,就算把她玩坏了,也不用心疼。

    就像二哥豢养的那许多只“金丝雀”一样,漂亮、乖巧又听话,闲暇时候拿来做个消遣,玩腻味了就随便花点钱打发走,或者

    物尽其用,拿来换取其它更大的利益。

    相乐生有些心动。

    苏妙看他没有拒绝的意思,可英俊的脸庞又一直紧绷着,心里七上八下,猜不出他到底是什么态度。

    她深吸口气,压下对那次不愉快初夜的恐惧感和抵触情绪,手指从他手背上移开,沿着大腿一路往上。

    摸到双腿之间时,她的脸颊蓦然变得滚烫。

    心里却不由得一喜。

    他已经硬了。

    粗粗硬硬的一根,隔着笔挺的西装裤,顶着她的手心,令她想起那天夜里,这个可怕的大家伙是怎么极具破坏欲地插进她的身

    体里,把她搅弄得五脏六腑都快要乱套的。

    相乐生毫无被人发现真实欲望的尴尬和局促,不拒不避,薄唇紧紧抿成一线。

    他的内心,正在天人交战。

    一方是前途光明的仕途、名利、人人称羡的美满婚姻。

    另一方,则是自己一直在拼命压抑的欲望。

    二哥曾经感慨过,说他简直过着苦行僧一样的生活,苛刻自己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就算最终得到了想要的一切,却不能痛痛

    快快地享受人生,又有什么意义?

    他嘴上对他们的荒唐淫乱不屑一顾,将放纵无度不知节制引为耻辱,但内心,却无法说自己一点也不羡慕。

    他毕竟是相家人,流着肮脏的重欲之血,犹如蚊蝇逐腥,昆虫趋光,贪恋色欲,是与生俱来的本能反应。

    如果没有选择这样一条艰难的道路,此时的他,是不是也会像二哥、小佑他们一样沉沦于欲望之海,又会不会真正得到快乐?

    一切,似乎都是无解的。

    3щ點PO18點ひS

    昨天的评论都看了,最近忙着码字,抽不出时间,所以在这里统一回复一下:

    1、我知道很多读者都是女主控,接受不了女配出场刷存在感,也讨厌白莲花的人设,但是,这本书本来就是双主角啊,“渣

    男”,“浪女”,文案写得明明白白,生哥就是这样肤浅的男人,就喜欢楚楚可怜身娇体软的小美人,不可以嘛?

    2、我之前说过,我写这本书,就是想描绘不同的众生相,每个配角都是活生生的人物,都有着TA可恨或者可爱的点:祁峰深

    爱白凝却又不够果断错失了机会,到最后只能用见不得光的手段得到她的身体;三哥痴恋小佑,为了他宁愿扭曲自己的三观,

    放浪形骸;孟嬿嬿求仁得仁,下药怀孕,成功上位,但她也终将承受被祁峰冷落无视的漫长苦果……人性本来就是复杂的,晦

    暗的,很难用一两个词汇来概括,苏妙亦然。

    3、其实塑造苏妙这个人设的时候,我有认真考虑过很久,我当然知道,如果把她写得单纯一点,简单一点,比如纯粹的懵懂

    无知,或者纯粹的心机深沉,会更容易被大家所接受,但那是我想要的吗?不是的。凭什么我写其他男配的时候,可以写得丰

    富多彩,十分具有层次化,却单独对女配双标呢?我觉得这对她不公平。在迎合读者口味和遵从本心之间,我选择后者。

    4、之前和朋友聊起过,朋友提醒我,这样写女配,势必会遭到比较大的争议和批评,因为女孩子们更多的还是喜欢看女性向

    的文,所以你们的心情,我早有心理准备,并且十分理解。但我会改吗?我不会。

    所以,还是那句话,不喜欢的,就右上角点叉,我们有缘再见;有些犹豫的,不妨等一等,情节发展未必如你们想象的那样狗

    血(也可能是另一种狗血法);还支持我的,谢谢你们。

    最后的最后(此处应加粗标红):今天双更,第二更在下午两点;明天应该会三更(如果我可以改完的话),后天休息。

    https://

章节目录

脱缰(双出轨)_御宅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鸣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鸣銮并收藏脱缰(双出轨)_御宅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