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缰(双出轨)_ 作者:鸣銮

    周末,白凝前往B市参加学术会议。

    很难得的,换做是相乐生空闲下来,一个人待在家里。

    在书房看了会儿书,他打开笔记本电脑,学习省里新下发的政策文件。

    等到双目有些酸痛,他停下来,将视线移向窗外,眺望了会儿远处的风景,收回目光时,无意中瞥见桌子上摆着的镜框。

    一张结婚照,一张白凝戴着学士帽的照片,还有一张,是他和父母的合照。

    相乐生隔着冰冷的玻璃,摸了摸学生时期白凝的脸。

    那时的她还带着稚气,没有现在从容优雅,却已经足够漂亮,轻而易举便能令男人着迷。

    他到现在,还清晰地记得,第一次见到她时的场景。

    那时他刚大学毕业,一个德高望重的长辈牵线,介绍白凝给他认识。

    赴约之前,他详细调查过白凝的家世背景,越是调查越是心惊。

    这样的天之骄女,从小到大接触的都是些高干子弟,想必性情娇纵,眼高于顶,不太可能看得上出身商贾之家的他。

    即使知道希望渺茫,相乐生还是严阵以待,做好全套准备。

    他穿上低调却富有质感的黑色西装三件套,头发梳上去,用喷雾定型,配上副金丝平面眼镜,略微减低了些许攻击性,再戴上纯手工制作的机械手表和蓝宝石袖扣,开着新买的Lexus出了门。

    到达餐厅的时间,比预约的,要提前了半个小时。

    白凝是掐着点到的。

    她穿了条黑色的连衣裙,裙摆是鱼尾设计,勾勒出优美柔软的好身材,脸上挂着礼貌而矜持的笑,说话分外有教养:“是相先生吗?抱歉,我来晚了。”

    相乐生递给她一大捧早就准备好的粉色郁金香,绅士地拉开椅子,照顾她就坐,笑道:“白小姐客气,是我来得太早。”

    两个人对彼此的第一印象,都意外的不错。

    本来只是拿相亲打发时间的白凝,看着融融灯光下,男人俊逸不凡的脸,不由得对这场约会起了一点儿期待。

    相乐生则没有想到,对方不但没有一点儿大小姐的派头,反而清纯温柔,看起来十分好脾气。

    他将菜单放在她面前:“白小姐看看,想吃点什么?”

    白凝推回给他:“我不太饿,你来点吧。”

    相乐生不再推让,一目十行地翻了翻,征询她的意见:“那么……给白小姐点一份五分熟神户小牛肉、一份奶油牛肉丁番茄汤,再来份三文鱼牛油果沙拉,甜品的话,尝尝松露燕窝奶冻好么?”

    白凝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半开玩笑地问:“你调查过我啊?”不然怎么他点的每一道菜,都是她爱吃的。

    这个问题不好回答,承认的话,显得居心叵测,否认了又好像是欲盖弥彰。

    相乐生坦坦荡荡直视她,薄唇微勾:“对,我很重视和白小姐的这次约会,所以提前向别人打听了你的喜好,如果唐突了白小姐,希望你别介意。”

    眼神在他脸上打了个转儿,白凝最终决定轻轻放过:“没关系。”

    或许是从小缺乏爱和关怀的缘故,别人可能会觉得受到冒犯的行为,却格外合乎她的喜好。

    她喜欢被人重视,即使是超出安全距离的在乎和关爱,也没关系,总比不闻不问或者独裁控制要强得多。

    兵行险着,看见自己的战术似乎奏了效,一直紧绷着的肩膀微微放松,相乐生暗暗松了一口气。

    这位相亲对象,似乎非常合适。

    一转眼,已经结婚七年多了。

    从回忆中抽身回来,相乐生拨通了那个他已经可以倒背如流的电话号码。

    “乐生?”那边声音有些嘈杂,好像是在会议现场。

    “晚上什么时候回来?”他柔声问。

    “大概八点,怎么了?”白凝回答。

    他顿了顿,声音愈发柔和:“没什么事,只是忽然很想你,晚上我开车去接你。”

    挂完电话,从包里翻找一个合作商的名片时,在夹层的角落里,他看见一个黑色的优盘。

    思绪停滞两秒,那个夜晚的不堪与艳情卷土重来,唤醒了他刻意封存起来的记忆。

    再怎么严于律己,再怎么压抑欲望,归根结底,他也是个正常男人。

    追逐美色,和饮食睡眠一样,都是人类无法摆脱的生理性本能。

    不是白凝不够好,是这个世界上,美好的女孩子太多。

    克制自持如他,偶尔也会生出念头,想要采撷那么几朵最明媚鲜妍的,放在手中细细把玩。

    指甲轻轻一掐,便可以掐出丰沛的花汁,享受地嗅闻清新芬芳的气味,把花瓣揉烂,然后毫不怜惜地掷在地上,用脚碾碎,任其零落成泥。

    小巧的长方体金属在男人修长的手指之间翻转。

    阴暗嗜血的兽,也在蠢蠢欲动,于无人察觉的地方,露出满口森森的獠牙。

    风停了下来,窗帘失去斗志,软绵绵地落回原位,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遮住临近正午有些刺目的阳光。

    空气也似乎变成了凝滞的固体。

    不知道思考了多长时间,相乐生终于将优盘的盖子推开,连接在了面前的笔记本上。

    里面安静盛放着一段视频和数十张高清照片。

    他首先点开图片,一张一张浏览过去。

    瞳孔微微收缩,他看见那个被自己压制在身体里三十年的恶鬼,暴露出狰狞面目,嘴角带着抹阴森的冷笑,挺起胯下湿淋淋带着血迹的肉棒,像扬起一柄刚刚开过光的利器一样,恶狠狠捅进花容失色少女的娇躯深处。

    他喉结微动,依稀还记得,龟头顶到阴道尽头的那一刻,对方因疼痛和惊恐,将花穴收缩到极限,所带给他的灭顶快感。

    接下来的画面,有他箍着那个女孩子的腰,从后面操进去,顶着她往前走的;有他掐着她的脖子,迫使她给自己清理一片狼藉的性器的;甚至还有一张,是他提着她的双腿,把她近乎倒立地架起,从上往下重重肏进去,干得女孩子泣不成声,像只柔弱的小白兔,不堪忍受这种折磨,直接被他做晕过去。

    和白凝的性爱,正常到不能再正常,上次她罕见地主动了一回,对他而言,已经是难得的惊喜。

    照片里这些疯狂变态的交合方式,和爱情毫无关系,完全把对方当做了性爱用具,彻彻底底地凌辱糟践。

    这样的行为,即使是往白凝身上稍微联想那么一点儿,他都觉得是一种十恶不赦的亵渎。

    点开视频播放键的同时,他解开了皮带扣。

    衣冠楚楚的男人,正襟危坐在书桌前面,认真地看着以他为男主角拍摄的性爱视频,只将胯下尺寸过人的粉色肉棒放出,右手合拢,握住欲求不满的性器,不紧不慢地上下撸动着。

    “啊……呜呜呜……求求你……别再进来了……我真的会死的……”视频里的女孩子哭得梨花带雨,扭动着细软的腰肢,像只母兽一样往前爬行,无奈已经脱了力,不过爬出两步,便被男人抓住脚踝,一把拖了回去,朝着红红肿肿的奶子,狠狠扇了一巴掌。

    他还记得,当时自己神智不清,还有些疑惑,这个能让自己纵情发泄的器具怎么居然长了腿,胆敢从他眼皮子底下逃跑?

    难消心头恼怒的他,把少女白生生的细腿往两边用力掰开,掐着已经红肿了的花蒂重重一拧。

    “呃呀……”伴随着一声惨叫,肉刃再度入体,大肆挞伐起来,制造出“噗叽”“噗叽”的水声,已经挤满了小穴的精液被他捣弄出来,挂在阴户处的毛发上,是黏黏腻腻的一团。

    相乐生加快了自渎的速度,手指收紧,在缺乏润滑而产生的摩擦性痛感里,感受到一丝放纵的欢愉。

    他已经压抑了太久,困在体内的欲望,千载难逢地撞到一个出口,毁灭性的爆发之时,必然产生可怕的反噬。

    如今,即使不愿意承认,他的心里也很清楚地明白,自己已经很难再像以前一样,无欲无求。

    相乐生眉头微皱,呼吸加促,感觉到自己到了释放边缘。

    他抽出几张纸巾,裹住性器,加快速度动作了几下,把浓稠的精液尽数射在纸里。

    射精过的他,除了面容微微发红,下身衣衫略有不整之外,几无任何异常。

    将脏污的纸巾丢进厕所的马桶里,按下冲水键,毁尸灭迹,他折回书房,关掉视频,清除掉所有浏览痕迹。

    黑色的优盘,被方才还逗弄过它的手指,冷漠无情地扔进火中焚烧,很快丧失了存储功能。

    到此为止。

    相乐生一边用夹子将优盘的残骸取出,扔进垃圾桶,一边告诫自己。

    3щ點PO18點ひS

    我知道你们可能不喜欢这一章,但这是相乐生必经的心理转变,所以我还是要写。

    https://

章节目录

脱缰(双出轨)_御宅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鸣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鸣銮并收藏脱缰(双出轨)_御宅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