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缰(双出轨)_ 作者:鸣銮

    二楼最里面的一个房间里,怀着春心的少女正在紧锣密鼓准备着。

    从梳妆台上琳琅满目的瓶瓶罐罐里找到白凝惯用的那一款香水,往颈侧和手腕各喷了一点儿,又把头发散开。

    她脱掉所有衣服,从衣柜里找出条真丝吊带睡裙换上,对着镜子里那个又是紧张又是激动的女孩子上上下下认真检查了一遍,然后舔了舔嫣红的嘴唇,撩了撩发梢,握起拳头给自己加油打气。

    这一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窗外的月色太皎洁,树影荡进来,随着微风轻轻摇摆,像是在对她进行最后的规劝。

    可少女一意孤行,赤着脚奔过去,“唰”的一声紧闭窗帘。

    屋子里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了。

    相初蔓站在门后等待,心里装着只小鹿,蹦蹦哒哒地在体内乱撞。

    等了十分钟,或者更久,终于听见推门的声音。

    一线淡黄色的光泄进来,投射出男人的影子,挺拔,颀长。

    相初蔓不等他摸到灯的开关,便阖上门,从背后搂住他的腰。

    男人身形微顿,片刻之后,手掌覆上她的手背,轻怜蜜爱地细细摩挲。

    相初蔓不由狂喜。

    他没有怀疑,还主动回应了她。

    二哥说的果然没错!

    她不敢太过急切,生恐露出马脚,便缓慢地用胸口蹭他的脊背。

    小小的乳头太过娇嫩,不过几下便充血挺起,每一下摩擦,都带来明显的痒意,让她好想开口,求他转过身来摸摸她,亲亲她。

    但是,二哥的话回响在脑海里,时刻提醒着她,绝不能发出声音。

    她咬紧了牙关,一只小手沿着男人的腰腹往下,隔着裤裆,摸到了那沉睡的一大团凸起。

    她还清晰地记得,那个早上,这根粉色的巨龙是如何被她含进嘴里的。

    只要一想起那时他脸上露出的又快意又挣扎的表情,她就生出一种冲动,想要跪在他胯下,认认真真给他舔一舔。

    舔多久都没关系,只要看着他那张脸,她就能高潮无数次。

    回忆着白凝平日里的行事作风,相初蔓一改平日里的刁蛮任性,学着温温柔柔地给他揉鸡巴。

    一边揉,奶子一边继续在他后背上蹭。

    等鸡巴硬起来,直挺挺地把裤子撑起一个帐篷时,相初蔓腿间也湿了。

    两个人的呼吸都有点喘。

    之前喝了不少的酒,这会儿再听见心心念念的五哥发出好听得要命的喘息声,相初蔓的脑子被什么东西搅成了浆糊,晕乎乎的,一个劲发热。

    男人终于转过来,温热的手捧住她的小脸。

    相初蔓立刻积极主动地往前凑,软软的舌头热情地舔了舔他的唇瓣,被他含住,吸了一口。

    好亲密,好舒服。

    她终于把初吻献给他了。

    少女的心里放起烟花,赤裸的双臂缠住男人的脖子,加深这个吻。

    男人吻技高超,在口腔里四处点火,直吻得她找不着北,又逡巡往下,舔向她的脖子和锁骨。

    相初蔓一百万个乐意,主动踮起脚尖往他唇边凑,奶子压着他的胸口磨擦,无声勾引。

    男人的大手隔着光滑的衣料摩挲了几把她玲珑的腰背,然后调转回来,伸出一根手指勾下她左侧的吊带。

    圆润的臂膀下,饱满乳房逐渐暴露,落在男人的掌心,被他搓扁揉圆。

    另一边也被他如法炮制,裙子很快落在地上,现在的她不着寸缕。

    相初蔓对五哥娴熟的调情有些意外,但又晕陶陶地说服了自己,觉得他本来就该是这个样子。

    男人横抱起她,走了几步,把她从侧面丢在沙发上。

    赤裸的双腿架在靠背上,微微分开,很快被他捉住脚踝,往两边掰。

    见到他和外表截然不同的另一面,相初蔓别提有多喜欢,配合地张开大腿,还扭了扭小屁股。

    可惜她不能开口,不然一定大声呻吟着,求五哥快点插进来。

    男人却不着急干她,而是用手指摸了摸湿透的小穴,又慢条斯理地玩起了阴蒂。

    相初蔓被他玩得欲仙欲死,双手合力捂住嘴巴才没有叫出声。

    趁他停顿的间隙,她连忙撑起上半身,摸索着解开他的皮带。

    拽下内裤,火热的肉根几乎跳到她脸上,浓烈的男性气味扑面而来。

    相初蔓咽了咽口水,迫不及待地去舔。

    收藏P/o/1/8/网址导航 站:/p/o/1/8/点/U/s/

    或发送邮件到p/o/1/8/d/e/@/g/m/a/i/l/点(去掉/)

    努力把尺寸过人的鸡巴吞进口腔的时候,他赞赏地摸了摸她的头发,又捏捏她耳垂。

    相初蔓犹如被打了鸡血,吃得越发卖力。

    微腥的前精从顶端的马眼里渗出,下一刻便被她舔走咽下去。

    如果此时开灯,便可以看见,青春貌美的女孩子折成一个柔韧的弧度,一边吃鸡巴一边揺屁股,双腿紧紧夹住男人的腰,像一条十分欠肏的小母狗。

    相初蔓已经不太灵光的脑袋里,也曾短暂闪过一丝疑惑:她心里有鬼不敢说话,可是五哥为什么也一言不发?

    但是,很快,她便找到合理的解释,说服了自己。

    五哥本来就不是话多的人,白凝又特别爱端着,没准他俩的性爱就是比较沉默呢?

    男人忽然将性器从她嘴里拔出来,弯下腰来,把她按在沙发上,含住了急需爱抚的乳粒。

    相初蔓浑身一抖,娇娇地急喘一声,拱起脊背,把发育良好的奶子更深地往对方嘴里送。

    沾着她口水的阳根滑进了她的腿心,在湿滑贝肉的间隙里戳来戳去,发出“咕啾咕啾”的水声,如此反复几十次,又抵住充血的阴蒂,毫不留情地重重按压。

    相初蔓快被他磨人的手段给生生玩死。

    每当要泄身的前一秒,他总能精准地判断出她的状态,然后残忍地停下动作,直到快感冷却,又开始下一轮挑拨。

    到最后,她实在受不住,强忍着手软脚软的虚脱,抓住他坚硬的肉棒往穴里塞。

    入口滑腻,好几次快要成功,又偏离方向。

    相初蔓急得要哭。

    她已经耽搁太久,若是二哥拖不住白凝,对方回房撞见他们的奸情,那可就麻烦了!

    终于,在她锲而不舍的努力之下,圆硕的龟头终于插进了花心。

    酸胀之感来得无比剧烈,是相熙佑的舌头所无法比拟的,相初蔓立刻瘫软,再也没力气继续下去。

    她抬起嫩生生的小脚,软软地蹭了蹭男人的腰,无声催促。

    男人爱怜地摸了摸她汗湿的脸,下一刻便毫不留情的重重耸腰,突破了那一层象征纯洁的屏障,整根捅了进去。

    “啊!”下体如同被钝器生生劈裂,相初蔓再也忍不住,痛呼出声。

    冷汗一层叠着一层,细细密密地冒出来,她僵着身体,用细嫩的软肉吃力描摹粗大性器的形状。

    插进来了。

    五哥的肉棒。

    少女因疼痛而惨白的脸上,浮现出心愿得偿的幸福笑容。

    https://

章节目录

脱缰(双出轨)_御宅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鸣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鸣銮并收藏脱缰(双出轨)_御宅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