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缰(双出轨)_ 作者:鸣銮

    临近期末,梁佐打着请教问题的名义,往白凝的办公室跑得越发勤快。

    这日,他走到门口,看见一个花店小哥捧了束花,白凝正在签收。

    好大一捧山茶,羊脂玉一般的洁白花瓣重重叠叠聚在一起,尤其值得称道的,是每一朵花上面,都多多少少带了一点儿胭脂色的晕迹。

    白璧微瑕,却平添几分暧昧动人,打破了原本的乏味。

    “老师,这个品种好特别,叫什么名字啊?”梁佐凑近前套近乎。

    白凝的神色一如既往的冷淡:“不知道。”

    其实,她是知道的。

    这花,学名叫做“抓破美人脸”。

    李承铭惯会玩这种风花雪月的把戏。

    梁佐碰了一鼻子灰,却没表现出一丁点儿不高兴,翻开书本里早就贴了标签的一页,认真请教问题。

    刚说了没几句,白凝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她以眼神示意梁佐稍等,拿着手机走到窗台前面,方才接通电话。

    “阿凝,收到花了吗?”李承铭按捺着难耐的心,轻声问。

    “嗯。”白凝简短作答。

    “你胸口的痕迹,消下去没有?”李承铭意有所指,不动声色地调情。

    “嗯。”有外人在场,白凝不便多说,却还是微微红了脸,“有事吗?”

    “我记得你下午没课,待会儿去接你好不好?”李承铭发出邀请,“一起吃个午饭。”

    白凝答应下来,挂断电话。m 点肉肉屋( 拼音)点B iz

    梁佐一直悄悄听着,无奈听不出什么特别之处,根本无从下手。

    等白凝讲解完所有问题,他站起身,恭恭敬敬道:“老师,这段时间给你添了不少麻烦,我想请你吃顿饭,表达一下感谢,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有时间?”

    白凝微蹙了眉,打量站在对面的少年。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他将头发染回了正常的黑色,额前碎发软软地垂下来,衣服也穿得中规中矩,乍一看上去,就是个皮相精致些的普通学生。

    但白凝的直觉告诉她,他绝对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无害。

    她立时便拒绝了他的邀请:“不用,我做的都是职责范围内的事,你好好准备考试就行。”

    梁佐暗地里磨牙,灰头土脸地出了门。

    一辆大红色的跑车一个急刹车停在他面前,眉眼坏坏的男孩子阴阳怪气地打招呼:“哟,这不是佐哥吗?刚从白老师办公室出来?怎么着,现在上几垒啦?”

    连球场的边都没挨着,这么丢人的事梁佐能说?

    他烦躁地瞪了对方一眼:“你着什么急?时间不是还没到吗?”

    那男生“噗嗤”乐了:“佐哥,照我说,你直接认输得了,白老师那就相当于地狱级别的难度啊,你肯定没戏!再说了,不就请哥几个去粉巷消费一次吗?你又不缺那几个钱!”

    那是钱的事吗?那关乎到他的面子好不好?

    梁佐恶声恶气:“滚!”

    他已经付出了太多的沉没成本,放弃自己英俊帅气的形象,牺牲自己吃喝玩乐的大把时间,闷头和那些天书一样的定理公式死磕了两个月,让他在这当口认怂,怎么可能?

    梁佐回头看了一眼紧闭着门的办公室,眼底透出和年龄不相符的狠戾之色。

    中午十二点,李承铭准时来接。

    白凝坐上副驾驶的位置,看见男人压抑着火热的情意,深深看向她。

    藏在她身体里的情欲立刻被点燃。

    白凝不大自在地别过脸,看向窗外。

    学校门口人多嘴杂,李承铭懂得分寸,并未作出过火的举动,抬脚发动车子。

    吃过饭,白凝被他拐到旁边的酒店。

    房间是一早就预订好了的,李承铭熟门熟路地带着白凝上到顶层套房。

    刚一进门,他便把她压在墙上深吻。

    一来二去之间,白凝很快湿透。

    房间里暖气开得很足,两具身体紧紧相贴,毫无缝隙。

    鼓鼓的胸脯抵着他的胸膛摩擦,下腹处,被他火热的一根冲撞,硌得厉害。

    “承铭哥哥……唔……”她快要呼吸不过来,双臂缠住男人的脖子,舌头被他缠住不放,说话带了含糊的水声。

    “阿凝,我好想你……”爱不释手地揉了又揉她软绵绵的乳房,然后一路往下,经过纤细的腰身,丰满的臀部,握住大腿,引着她往腰上缠。

    身体悬空,白凝下意识里把他搂得更紧,又是害怕又是新奇:“承铭哥哥……放我下来……”

    李承铭抱着她进了浴室,把她放在洗手台上。

    他用牙齿去解她的衣扣,手指从裤子的拉链处摸进去,隔着内裤,便摸到了黏腻的湿意。

    整张俊脸从大开着的衣襟处往里钻,薄唇沿着香软的乳沟一寸一寸吻下去,他的声音里带了点儿调笑:“我的阿凝湿了呢……”

    克制着自己不去想,分开的这几天里,她有没有和她法定意义上的伴侣发生过关系。

    每想一次,心尖上就像是被细小的刀片刮过,当时不觉得有多疼,可痛感一重一重累积下来,便渐渐令人难以忍受。

    白凝佯作生气,抬脚轻轻踢过去,却被他顺手捉住,脱去了鞋子。

    纤白的脚握在他掌中,他弯下腰,深深嗅了一口:“阿凝好香……”

    白凝挣脱不得,轻斥道:“放开……”语气却软绵绵的,毫无威慑之感。

    李承铭重又扣住她的后脑勺,一遍一遍品尝她口中的味道,双手伸到后背,解开胸衣,却不急着取下,而是钻进松散的衣料下面,轻一下重一下地揉。

    白凝被他揉软了身子,趴在他肩膀上喘气:“不……不要弄了……”说是这么说,可身体却欲拒还迎,主动往他手心凑。

    “为什么不要?”男人的声音轻飘飘的,透着轻佻,“多给阿凝揉一揉,让这里再长大些好不好?”

    “长……长那么大做什么?”白凝思绪混乱,完全被他牵着走。

    “长大一些……”男人用牙齿叼着胸衣中间缀着的那一颗挂饰,往上轻轻一扯,两团被困在他手掌里的软玉便暴露在视野之中,“好让哥哥吃啊。”

    说着,他便托高两只乳房,往中间聚了聚,低下头来,将两颗因为推挤而十分接近的乳珠,一口含了进去。

章节目录

脱缰(双出轨)_御宅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鸣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鸣銮并收藏脱缰(双出轨)_御宅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