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缰(双出轨)_ 作者:鸣銮

    “乐生……”她软软地喊,与此同时,感觉到腿间出现了明显的湿意。

    “我在。”相乐生看时机成熟,分开她的双腿,将拇指探向花间。

    刚触摸到软肉中的那一颗凸起,她便控制不住地哆嗦了一下,迷蒙的美目睁开,一边摇头一边往后躲:“不要……乐生……不要……”

    相乐生箍住她的细腰,把她又抱回来,暗叹了口气。

    她太害羞,这也不肯那也不行,若是就这么贸然进去,只怕要遭大罪。

    “忍一忍,好不好?”他亲亲她挺翘的鼻尖,“可能会有点儿难受,但是忍过这几分钟,你会舒服的,好吗?”

    白凝犹豫地看他,眼角闪出泪光。

    其实,阴蒂高潮的体验,她也是有过的。

    李承铭是个中老手,虽然她不肯和他做到最后一步,但所有边缘性行为,早就做过无数遍。

    可相乐生的手按在那里的时候,给她带来的刺激和快感,强烈到了她无法忍受的地步,下意识的就想逃开。

    相乐生狠了狠心,抱紧她不许她乱动,再度探过去。

    她敏感得令人吃惊,不过一小会儿,便溃不成军,低泣着泻在他手里。

    相乐生乘胜追击,趁着她失神的间隙,将手指挪下去,蘸着她的湿液,往花穴里面扩张。

    穴口像张可爱的小嘴,一缩一缩地吸吮着他。

    他胯下硬得厉害,早就出了一身的汗。

    偏偏她还在不自知地轻哼娇吟,害得他心底的火越烧越旺。

    插进第二根手指的时候,她已经有些吃力,在他怀里求饶:“乐生,我不行……我们改天再做好不好?”

    不好。

    他会死的。

    相乐生忍得青筋暴跳,一边吻她一边轻声哄劝:“即使改天再做,也一样会疼,很快就好了,你再放松一点儿,把一切都交给我,好不好?”

    她听话地努力放松身体,却还是收效甚微。

    “乐生,好酸……好胀……你别抠那里……”她眼睛红红,鼻尖也红红,若不是他的自制力死命拉着,只怕早被她这副可怜样儿激得发狂。

    “哪里?”他敏锐地察觉到了她的话中之意,指腹在柔韧的内壁上摸索探寻。

    敏感点终于被他找到,竟然在很浅的地方。

    他对着那一点按揉压刺,弄得她小脚乱蹬着哭出声,一大股花液从里面淌了出来,打湿床单。

    相乐生沉下身,将高昂的性器对准穴口,借着这丰沛的湿意和高潮后的松软,开始往里进。

    他不甚熟练地调整姿势,捧住她的雪臀,往上抬高,配合自己的攻侵。

    白凝抓紧床单,眼神早已涣散,紧咬住下唇,准备迎接破身的疼痛。

    她甚至能够感受到,他圆硕的龟头和她阴道内的软肉亲密接触,挤压、刮擦、入侵的全过程。

    太大了……真的是太大了……

    她根本不敢想象自己的身体能容纳进去那么可怕的东西。

    “乐生……”她又开始打退堂鼓,“你出去……”

    相乐生眼前发黑,咬着牙才没有不管不顾地捅进去。

    “乖,已经进去很多了……”他喘了口气,低头看了眼才不过将将进去一个龟头的战局,撒谎撒得无比自然,“现在抽出去的话,你会更疼。”

    白凝信以为真,揉了揉眼睛,声音里带着哭腔:“那你……你再慢一点……我真的很疼……”

    相乐生点了点头,清俊的脸上沾着欲色,不显肮脏,反而越发迷人。

    他控制着自己的节奏,匀速而缓慢地继续着插入的动作,很快碰到那一层脆弱的屏障。

    “小凝。”他忽然喊。

    “嗯?”白凝下意识地回应。

    他俯下身,柔声道:“我爱你。”

    说完这句话,便以唇封住她的,下身用力,贯穿了她。

    “唔!”白凝吃痛,牙齿磕磕绊绊,咬破了他的薄唇,血腥味在两个人的口腔中蔓延开来。

    紧密结合的下体处,也流出了丝丝缕缕的鲜血,滴落在床单上,凝成淡粉色的花。

    “好了,好了。”相乐生停住所有动作,搂着她的肩膀安抚,“不会再疼了。”

    安安静静插在她阴道之中的性器,正在经受前所未有的销魂折磨。

    她的紧致超出了他的想象,死死绞杀着他的柱身,而深处的软肉又在无意识地一下下吸吮着敏感的龟头。

    快意,痛苦,前后夹击,几乎把他逼疯。

    相乐生无比庆幸,自己事先解决了一次。

    不然的话,这会儿只怕已经丢盔弃甲,一败涂地。

    白凝在他怀里哭得伤心:“骗人……说好了慢一点的……”

    相乐生一点一点吮去她的泪水,咸意刺激到唇上的伤口,蛰得他轻嘶了一口气:“对不起,长痛不如短痛,慢一点的话,我担心你会更难受。”

    他试探着小幅度地往外抽了一点儿,在她喊痛之前,又顶了进去。

    异样的酸麻压过了疼痛,白凝皱了皱眉。

    细心观察着她的反应,知道她已经缓了过来,相乐生松了口气,如法炮制,幅度越来越大,动作也越来越快。

    她终于开始细弱地呻吟,声音里染了些愉悦之意。

    性器在湿滑的甬道里如鱼得水,每一下抽插,都带来蚀骨的快感,这前所未有的体验令相乐生心脏狂跳,肾上腺素激升。

    他终于有些理解了,身边那些亲友们,为什么会那样沉迷于荒唐的肉欲里,颠倒人伦,荤素不忌。

    原来,这种事情虽然会令人举止失态,面目可憎,但确实是十分快乐的。

    他抱紧她,开始最后的冲刺。

    雪白无瑕的娇躯在他身下扭动,颤抖,她抱紧他的腰,无助地喊:“乐生……”

    他应了一声,吻住她的唇,最后一记深顶,射在了最深处。

    初经人事,她筋疲力尽,很快便昏睡了过去。

    相乐生体贴地帮她清理干净身体,又换了新床单,这才把她拥在怀里,交颈而卧,堕入深沉梦乡。

章节目录

脱缰(双出轨)_御宅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鸣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鸣銮并收藏脱缰(双出轨)_御宅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