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缰(双出轨)_ 作者:鸣銮

    白凝出发不久,门铃声响起。

    相乐生搁下手中的报纸,走过去开了门。

    妩媚的大波浪搭在穿着浅黄色纱裙的胸前,随着女人晃动身体的动作,那两颗硕大的乳球在里面轻轻颤动,从深v的领口中漾出点迷人的乳波。

    女人明眸皓齿,斜倚门框,声音又嗲又甜:“乐生哥,阿凝在家吗?我来找她逛街。”

    相乐生居高临下,斜扫了眼郑代真的衣领,发现她似乎是真空上阵,立刻偏过了脸:“小凝今天出去团建,她没和你说吗?”

    “这样啊。”郑代真遗憾地撇撇嘴,十分自来熟地登堂入室,“我有些口渴,乐生哥可以赏口水喝么?”

    相乐生关上门,抬腿迈向厨房,温和问道:“喝点什么?茶还是咖啡?”

    “随便什么茶都可以,不用麻烦。”郑代真脱掉外套,坐进沙发里,右腿抬高,架在左腿上,裙摆因着她的动作蹿上去,从膝盖往下,整段纤细的小腿都暴露在空气中。

    很快,相乐生冲好了一壶红茶,和郑代真面对面而坐,给她斟了一盏,寒暄道:“许久没见,最近怎么样?”

    郑代真笑得娇媚:“乐生哥还不知道我?自然还是老样子,吃喝嫖赌,无恶不作。”

    她说得坦荡直白,倒弄得相乐生有些尴尬。

    两个人一时沉默下来,相乐生安静喝完一杯茶,忽听“哎呀”一声,紫砂茶杯跌落在地板上,发出一声碎裂的脆响。

    茶水泼了郑代真满胸,她站起来,花容失色:“乐生哥,好烫!”

    相乐生立刻递纸巾给她:“快擦一擦,有没有烫伤?”

    于是,郑代真便当着他的面,抬手抚向胸口,认真擦拭起来。

    水渍将轻纱完全打湿,露出饱满乳房的形状,还有……

    已经凸起的两颗红樱。

    微微上翘,花生般大小,泛着粉艳艳的色泽,活色生香,诱得人简直挪不开视线。

    相乐生的呼吸紧了紧,局促地轻咳一声,不敢多看:“我去找件小凝的衣服给你换。”

    郑代真乖巧地点头,跟着他去了卧室。

    等待相乐生翻找衣服的间隙,她四下里打量,看见床头挂着的结婚照,笑道:“乐生哥,这么一看,这六七年你的样子基本都没有怎么变过哎,如果穿上休闲装,说你是学生,我觉得都有人信。”

    相乐生莫名想起了那个荒唐的梦境,取下一件白凝不怎么喜欢的裙子,侧着身递给郑代真:“你试试合不合身。”

    他十分注重分寸,快步走到门外,贴心地紧紧带上门。

    不多时,郑代真换好衣服走了出来。

    天蓝色的连衣裙,腰身倒是合适,胸围却小了一些,布料绷得紧紧,几乎要裂开来。

    更不用提,那两颗引人遐思的乳尖仍旧直挺挺地立着,完全令人无法忽视。

    郑代真娇娇地喊:“乐生哥,胸口这里太紧了呀,这样我可怎么出门?羞也羞死了!”

    说着,她故作站不稳的样子,歪倒进相乐生怀里,仰着脸一边娇嗔一边往他耳朵里吹气:“我今天穿的鞋也很不合适,好像都磨出泡了,乐生哥借我靠一靠好不好嘛~”

    柔软的胸脯,一下又一下蹭过相乐生的胸膛,蹭得本来就蠢蠢欲动的欲念,越烧越旺。

    相乐生敛眉低目,表情莫测,辨不出是什么态度。

    见他并不拒绝,郑代真逐渐放开了胆子,将手探向他的裤裆。

    就连白凝也不知道,她已经惦记了相乐生许多年。

    从小到大,白凝有的,她一定要有,而且要比白凝的更好。

    这无往不胜的战绩,却在相乐生身上吃了瘪。

    她遇见的所有男人,比相乐生好看的,没他正经;比他正经的,没他上进;比他上进的,又没他好看。

    那一点色心添了嫉妒心的加成,经过许多年的沉淀积累,逐渐演变成执念。

    昨天晚上,她酒意上头,在会所挑了个和相乐生十分神似的鸭子,让对方跪在她脚下,舔了一夜的穴。

    高潮数次之后,进入贤者时间,她忽然觉得索然无味。

    赝品终究是赝品,无论如何都比不上真品有滋有味。

    无论那是真的美味,还是混杂了诸多幻想的假象,她都一定要试试看。

    至于会不会被白凝发现,发现了的后果如何,她倒并不是很在意。

    男人就像馋猫,遇见腥味,哪有不动心的?

    就算最终事情败露,左右她已经捞着了便宜,加之本来就声名狼藉,白凝又能奈她何?

    心念既定,她隔着裤子捉住那鼓囊囊的一团,感受着软肉在她颇有技巧的搓弄下逐渐变得半硬,志得意满的同时,发出骚气入骨的求欢声音:“乐生哥,人家的奶子好痒,不知道是不是刚才烫伤了,你人最好了,帮人家看看啦~”

    说着,她已经握住相乐生的大手,带着他往胸前去摸。

    相乐生暗骂一声,骚货。

    要说没有邪念,那是不可能的。

    这女人仗着那两团胸器,过来家里做客的时候,总时不时在他面前撩拨,还总是毫无遮掩地谈论起其他男人肏她时玩过的新鲜花样。

    此时此刻,他十分想遵从身体本能,把她按在地上,摆成最淫荡色情的交合姿势,狠狠贯穿。

    他要让她用酥媚到了骨子里的一把好嗓子,吐出最不知廉耻的浪荡之语,哭着喊着求他慢一点,再慢一点。

    他要把她肏到求饶,肏到失禁,一直干到她昏过去,再也没有力气勾引野男人。

    可他还是冷静了下来。

    事反常则为妖,相识多年一直井水不犯河水,为何她要挑这个时候招惹他?

    是一时兴起,还是……

    和白凝串通好,过来试探自己的?

    脑中警铃大作,犹如冷水泼身,令他瞬间清醒过来。

    手腕反转,反制住女人柔嫩的手,不许她再放肆,另一手也将她不断在他性器上拨弄的手狠狠甩开。

    相乐生冷了脸:“代真,你是小凝最好的闺蜜,不要辜负了她对你的信任。”

    他将郑代真推开,后退一步,不留情面地下逐客令:“小凝不在家,你不方便久留,早点回去吧,今天发生过的事,我会烂在肚子里,但我希望,再也没有下一次。”

    郑代真愣了愣,脸色又青又白,犹如开了染坊,煞是好看。

    她镶着细钻的指甲死死掐在手心里,恨得咬牙:“相乐生,你该不会是不行吧?”

    说完,她自觉颜面扫地,踩着高跟鞋,蹬蹬蹬跑了出去。

    相乐生低头看着尚未消停下去的硬物,良久,方才轻轻叹了口气。

    3 w~Po 1 8~d E

章节目录

脱缰(双出轨)_御宅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鸣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鸣銮并收藏脱缰(双出轨)_御宅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