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缰(双出轨)_ 作者:鸣銮

    陪着张局长参加了一场冗长又毫无意义的研讨会议,等散会的时候,整整一个下午已经过去。

    相乐生不见疲态,反而越加jing神抖擞,鞍前马后地殷勤伺候。

    “领导,待会儿您是回家还是去哪里?”一家私房菜馆里,他站起身,为已经谢了顶且大腹便便的男人清洗碗筷。

    两相对b之下,更显得他身姿挺拔,面容俊朗。

    单单站在那里,便自成一道引人注目的风景线。

    张局长显然对这个办公室主任的谨慎周到极为满意,接过筷子,挟起面前雪白小瓷盅里炖得焦hsu烂的东坡r0u,放在嘴里大嚼特嚼。

    等一大块r0u全都进了肚,他这才慢条斯理地说道:“小相啊,你也坐下来一起吃嘛,不必这么拘束。”

    相乐生露出个谦逊的笑容,依言坐下,又轻舒长臂,将一道红烧甲鱼转到他面前,道:“领导,您尝尝这个,这是他们家的招牌菜,滋y补肾,还可以提高免疫力。”

    张局长“嗯”了一声,果然将筷子探向si不瞑目的甲鱼。

    “年纪大了,jing力跟不上,开了半天的会,腰酸背疼的。”他忽然开口。

    相乐生立刻接话:“领导您哪里的话?您日理万机,诸事烦身,那样的工作强度,便是年轻人也受不了。”

    他观察着男人的脸se,放低声音:“要不,待会儿我送您去陶然居,您好好放松放松?”

    男人眯着细小的眼睛,微不可查地点了点头。

    陶然居是此地一家不显山不露水的酒店,外部简朴素雅,内里暗藏乾坤。

    用自己的身份证开了一间套房,相乐生一路将男人送进房间,看了看手表,道:“领导,您先休息会儿,一个小时后,我把人带过来,您看行吗?”

    进了屋子,男人便不再端官腔,略显急切地道:“换个放得开的,上次那个太生neng。”

    相乐生笑着“哎”了一声,轻手轻脚带上房门。

    局长夫人他见过,是局长穷苦时候娶的农村姑娘,大字不识几个,嗓门却是一绝。

    局长仕途亨通之时,也曾动过停妻再娶的小心思,不想还未施行,便被河东狮识破。

    nv人采取了最简单粗暴的方式,扯了几张白条幅,上面大写的红字触目惊心——“李厚德是负心汉”,坐在单位门口一哭二闹三上吊,成功断绝了男人蠢蠢yu动的歪心思。

    也断绝了男人的前程。

    张局就此停留在这个局长的位置上,使尽解数也没能翻身。

    人嘛,这方面不得意,总要在另一方面找补一二。

    所以,野心歇了菜,se心却越烧越旺。

    到达常去的会所,相乐生找到相熟的夜班经理,道:“叫几个身材火辣会说话的过来,太高的不要。”

    张局长的身高是短板,只有一米六五,所以极其忌讳床伴b他高。

    过了没一会儿,他带着一个身材娇小却丰rfe1t0ng的nv人,从后门走了出去。

    nv人化着yan丽的妆,颇有些韵味,见挑中自己的恩客宽肩窄腰,是万里无一的好身材,又长得丰朗俊俏,早就喜得跟什么似的。

    故此,刚一上车,她便将手m0上了男人的西装k。

    沿着膝盖颇具技巧地打了几个若即若离的圈儿,然后一寸寸往大腿挪移。

    快要m0到那鼓囊囊的一团时,男人忽然握住她的手,制止了她。

    他表情正经,甚至连呼x1都没乱上一乱,平静道:“你的客人,不是我。”

    nv人有些失望,但做这行的没有挑客人的余地,只得收回被他握得有些痛的手。

    想了想,她仍不si心,从玫粉se的小坤包里m0出一张名片,在上面印了个暧昧的唇印,递给男人:“那哥哥有空给我打电话呀!对你,我什么时候都有时间的!”

    说着,还飞了个媚眼。

    做小姐的,还有名片?

    相乐生觉得新奇,将薄薄的一张纸接了过来,低头去看。

    职位一栏,赫然写着——“情感治疗师”。

    他不由失笑。

    将过夜费提前给nv人结算清楚,带nv人进了房,面不改se地和已经迫不及待将手伸进nv人衣领的张局道了别,相乐生开车回家。

    聘用的阿姨已经做好了饭,白凝托着一张neng滑秀丽的脸,坐在餐桌前等他。

    相乐生换好拖鞋,脱去外套,一边挽衬衫的袖子一边低头吻她。

    白凝三心二意地回吻,感受了一下身t的反应。

    也会产生有异样,但情cha0明显没有被别的男人狎昵时来得汹涌。

    不是不ai。

    她当然ai相乐生。

    他们两个是方方面面都十分般配的一对。

    而郑鸿宇之流,对她而言,充其量不过是个玩物罢了。

    可是,她想,人x总有y暗面。

    你压抑着,你掩饰着,你小心翼翼隐藏着。

    但那不代表它不存在。

    她渴望很多很多的ai,渴望刺激与疯狂。

    哪怕是一百分的相乐生,也满足不了她百分之一的野望。

    啧,真可怕。

    白凝暗暗唾弃自己。

    吃完饭,两个人聊了会儿天,早早上了床。

    白凝将被子盖得规规矩矩,忽然感觉到一只手,m0上了她的腿。

    她疑惑地回头,借着昏暗的灯光,去看相乐生的脸。

    男人的表情中,冷静又带了一丝不易察觉的yu念。

    他靠过来吻她,手指熟练地脱去她的睡k,然后压在她身上。

    “乐生?”饥渴得不到满足的身t诚实地渗出一点sh意,虽然心里愿意,白凝却还是发出疑问,“今天……是周四啊。”

    “嗯。”相乐生拉下自己的k子,将格外热情的x器抵进她柔neng的双腿之间,轻轻磨蹭。

    他贴着她耳朵细吻,解释道:“这周日要出差,提前做。”

    他可不会承认,他的脑子里闪过的,是一只绵软娇小的手。

    一个小姐的手。

    白凝轻哼了一声,微微分开双腿,迎接他的进入。

    平心而论,相乐生那话儿尺寸颇为可观。

    白凝的x内也紧窄。

    按照生理适配x,本该是如鱼得水的欢ai,可做得多了,难免会腻烦。

    这天晚上,两个人却不约而同地找到了一点新鲜感。

    一个想着白日里傻男人的轻薄和惶恐,一个想着那风sao妩媚的nv人这会儿正在如何与年过半百的老男人颠鸾倒凤。

    无形之中,倒助了x。

    酣畅淋漓的jia0g0u之后,相乐生浑身是汗,压在白凝身上喘息。

    发泄过的yjing还未从充满了yye和白jing的xia0x里ch0u出,不知是出于惯x还是意犹未尽,他又ch0u送了两下。

    白凝满足地眯着眼睛,m0了m0男人汗sh的脊背。

    “小凝,我ai你。”男人熟练地吐出已经说过千万遍的话语。

    白凝仰着桃粉se的脸亲了亲男人的下巴:“乐生,我也ai你。”

    一个b一个看着真。

    ————————

    本来打算休息几天的,结果今天收藏量猛涨令我受宠若惊,于是乖乖爬上来更新。

    明天休息,后天开始,如果数据还可以的话,会保持日更,阿銮的坑品,追过我书的人都懂。

    然后,是关于这本书的设定。

    文案里说得很清楚,男主和nv主都不是啥好人,假正经切开黑,所以大家不要对他们抱什么不切实际的希望。

    我想要诠释的,是一种很特别的夫妻关系,是人x的y暗面与有趣面。

    “我ai你,但我需要很多人。”(妈耶,真的好渣~)

    某种意义上,男主和nv主是同类。

    最后,不nve,不nve,不nve,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至少,不nve男主和nv主,至于路过的男二男三男四nv二nv三nv四……就……给他们点几根蜡烛吧。

章节目录

脱缰(双出轨)_御宅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鸣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鸣銮并收藏脱缰(双出轨)_御宅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