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缰(双出轨)_ 作者:鸣銮

    白凝在大学里教的是量子物理课程。

    相当刻板无趣的教学内容,和她温柔清丽的外表形成鲜明反差。

    因着是必修课,教室里总是人满为患。

    将风衣脱下,正打算往门边的衣架上挂,一只手伸过来,把衣服接了过去。

    面前的男孩子,如果她没有记错,应该叫梁佐。

    染成银灰se的头发,耳朵上排成一列的黑se耳钉,脖子上挂着的金属吊牌,还有带着点儿坏的笑容,组成了这个少年留给她的全部印象。

    哦,对了,还有清亮具有辨识度的音se。

    “白老师,我来帮你。”他说。

    白凝松了手,看着他认真将衣服挂好,还仔细整理好边边角角,避免产生皱褶。

    上课铃声响了。

    她迈上讲台,清了清嗓子,开始讲课。

    枯燥乏味的公式,玄而又玄的理论,是催眠的神器。

    剩下那么一小部分强撑着的,也多是靠她的颜值提神,即便如此,依旧时不时把头栽下去,又慌张地抬起。

    只有坐在她眼皮子底下的梁佐,听得津津有味。

    男孩子皮肤很细很白,左边的眼角有颗深红se的小痣。

    听说,这叫桃花痣,长着这种痣的人,命中注定,桃花不断。

    但他确有这种资本。

    好不容易第一堂课过去,学生们明显松了口气。

    有几个好学的跑上讲台问她问题,白凝耐心地一一解答。

    等全部解答完毕,嗓子开始发g,她理了理教材,看见台下递过来一杯水。

    “白老师,喝点水润润嗓子。”少年人畜无害地道。

    表情纯良,和外型完全不是一回事。

    无事献殷勤,白凝心里起了一丝提防。

    “不用,谢谢。”她冷着脸拒绝了他的好意。

    少年的脸ser0u眼可见地垮下来,显得有些委屈。

    接下来的授课,白凝没有再看他一眼。

    她对于小n狗或者小狼狗,没有任何兴趣。

    年纪小意味着高风险,意味着没有分寸,肆意妄为。

    更何况,对方还是她的学生。

    授课结束后,白凝前脚走出去,梁佐后脚便追了过来。

    “白老师!”他迈动长腿,截在了她前面。

    “有事吗?”白凝公事公办地问。

    她身量一米七二,梁佐只b她高了半个头,一双眼睛直gg地盯着她瞧。

    “白老师,您刚才讲的知识,我有一点没听太懂,可以给我再讲一遍吗?”他开口的时候,离她极近,温热的气息几乎扑到她脸上。

    白凝微微蹙眉,抬起腕表看了眼时间,拒绝道:“我还有事,下次课间,你再来问我。”

    梁佐锲而不舍:“那么,白老师可以把电话号码留给我吗?您不忙的时候,我给您打电话请教。”

    白凝摇了摇头:“你如果实在着急,可以打我办公室的电话。”

    说完,她越过少年,毫不犹豫地离开。

    梁佐看着她窈窕的背景消失在视线中,玩世不恭的脸上现出一丝疑惑。

    一个和他打扮类似的男孩子嬉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吹了声口哨:“怎么样?碰壁了吧?白老师可是咱们学校有名的高岭之花,我看你还是早点认输,把赌金交出来,请哥几个喝酒吧!”

    梁佐伸出拇指,刮了刮下嘴唇,刮出个志在必得的笑容:“说好的三个月,急什么?我还就不信了,这世上真有挖不倒的墙角?”

    无非是诱惑够不够大,手段到不到家的问题。

    下午三点钟,郑鸿宇带着一厚摞资料来找白凝。

    进门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将门从里面带上。

    白凝客气地道了谢,便低着头沉默不语,是下逐客令的意思。

    对面这个被她的冷漠疏离折磨得痛苦万分的男人,一定不知道她在看什么。

    她在看——

    他被休闲k包裹起来的下身。

    从那微微隆起的一点开始幻想,想象他yjing的形状、尺寸和颜se。

    白凝t1an了t1an嘴唇,听到男人终于鼓起勇气开口。

    “白凝,我想跟你解释一下那件事情。”男人还是太老实,患得患失和惶恐紧张全部写在脸上。

    白凝打断了他:“没关系,你喝醉了,言语和行动都不受自己控制,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她玩了个小把戏。

    她说:可以。

    带了点儿委屈,带了点儿大度。

    男人立刻上钩,急慌慌地道:“不!我当时的意识很清楚,我说的都是真心话!”

    他目露痴迷:“白凝,我真的很喜欢你,从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迷上了你,可惜那时候你已经结婚,我只能把这些心思藏起来,默默地陪伴着你,守护着你。”

    白凝一脸为难之se:“谢谢你喜欢我,可是你也知道,我……”

    “我知道,我没有为难你的意思,也没有破坏你家庭的想法。”男人深呼一口气,下定了决心,“我只是想和原来一样,继续留在你身边,你不需要给我任何回应,只要给我这个荣幸就可以了,好吗?”

    “可那样对你不公平。”白凝带着些假惺惺的怜悯,看着男人像只呆头鹅,一步步心甘情愿走入她的圈套。

    “感情的事情,哪里有什么公不公平?”他卑微地祈求nv神给他哪怕一丝一缕的神光垂恩,“请你不要不理我,不,求求你!”

    白凝思考了片刻,轻轻点了点头。

    郑鸿宇好像重新活了过来,眼睛里闪烁出灼人的光芒,炽热地望着她的面容,不舍得离开。

    白凝和他对视了一眼,忍不住也露出个小小的笑容,嗔了一句:“呆子。”

    被她这个亲昵的称呼诱得神魂颠倒,男人忘却了刚说出口不久的承诺,忘形地过来m0她的手。

    待手心整个覆上她柔neng的手背之时,她才反应过来,羞红了脸往回挣:“不要。”

    他大着胆子紧紧握住她纤细的手腕,指腹轻轻摩挲了两下,才依依不舍地放了手。

    那柔滑xia0hun的触感,深深刻进他的脑海里。

    白凝复又低下头,看着男人k裆处拱起来的小帐篷。

    她夹了夹双腿。

    早上,那条内ksh透之后,她觉得不舒服,便脱了下来。

    此刻,真空的下t,又开始sh了。

    ————————

    nv主是外表端庄正经内心蠢蠢yu动的绿茶b1a0。

    我按时间线走,有时候是nv主视角有时候是男主视角,男主前期戏份不多。

    另外,不会一开始就上r0u,总要有个循序渐进的过程,阿銮写文的风格就是这样,喜欢铺垫各种各样的小细节,埋一些有意思的伏笔,希望看客们耐下心来。

    最后,数据不好,不开心,明天不更。

章节目录

脱缰(双出轨)_御宅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鸣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鸣銮并收藏脱缰(双出轨)_御宅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