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差阳错撞上的一桩艳遇,被相乐生拿来做为和白凝调情的谈资。
    白凝这边是周六下午两点钟,她一边在笔记本电脑上整理着快要大功告成的数据分析,一边分神提醒相乐生:“结束后都处理干净了吗?不要留下什么隐患才好。”
    旁人听起来匪夷所思的谈话,在夫妻二人这里,已经算做寻常。
    “当然。”相乐生对自己的谨慎小心十分自信,见白凝一直忙于工作,想要夺回她的注意力,便压低了嗓子勾引她,“老婆,她没有你紧,水也没有你多,我还是更想操你。”
    白凝脸颊微烫,“啐”了他一口,听见敲门声响,起身过去开门。
    游季同站在门外,手里提着个颇为精致的小盒子,眼底晕着一抹不易察觉的温和:“白凝,这是我爸妈从国内寄过来的点心和酱菜,要不要尝尝?”
    他的饮食向来清淡,以营养均衡为主,鲜少照顾味觉,对于这种不太健康的高糖高热量甜食和腌渍食物一向敬而远之。
    可是,这次母亲给他打电话嘘寒问暖,要给他寄东西的时候,他忽然想到——白凝会不会喜欢呢?
    于是,他鬼使神差地答应下来。
    白凝对甜食无感,但在异国他乡住得久了,嘴里确实觉得淡,所以对他口中的酱菜倒是非常感兴趣。
    她笑着接过:“好呀,那我就不客气了。对了,那份数据分析我马上做好,待会儿发你邮箱。”
    “不用着急。”游季同一改往日里苛刻严格的秉性,摆了摆手,说出此行的第二个目的,“白凝,你晚上有时间吗?我们还去上次那个电影院看电影好吗?”
    “好呀。”白凝本来就喜欢看电影,再加上游季同现在改进许多,和他的相处渐渐舒服起来,也不排斥他的陪伴,“电影院旁边有家印度菜很有名,我想……”
    “那就先去吃饭,吃完再看电影。”对外来食物的抵触情绪还是很浓重,但游季同不介意陪她做任何事,“我先去忙工作,晚会儿过来接你。”
    白凝笑着和他道别,转过身回到沙发上,听见相乐生发出灵魂拷问:“刚才那个男人是谁?新欢?怎么没听你提过?”
    从他的角度,其实只能看见游季同的侧影,看不清面容,但依然能分辨出来,对方比较年轻,身形也挺拔。
    那个人和白凝说话时的语气,温和中带着一点儿暧昧,如果说对白凝没意思,鬼才会信。
    相乐生暗自纳闷,白凝忙成这副模样,怎么还有多余的精力去招惹别的男人呢?
    白凝暗道一声不好。
    大意了。
    但她也不至于故意欺瞒相乐生,便一五一十回答:“那就是游教授啊,你经常挂在嘴边的老头子。”
    “………………”相乐生被她噎了个半死,过了十几秒才回过神,眯了眯眼睛,“你怎么不早点跟我说?”
    “你也没问嘛。”白凝一脸无辜,“再说,我这不是顾忌你的感受,怕你吃醋嘛~”
    相乐生冷哼一声:“很好,我现在真的吃醋了。”
    白凝轻笑出声:“好啦,老公,我和他之间没什么的,嗯……至少,现在还没发展成不正当关系。”
    过几天就说不准了。
    相乐生显然听懂了她的言外之意,恨不得把她从视频那边拽过来,按在腿上狠狠打一顿屁股。
    “……你悠着点儿。”到最后,他还是恢复回成熟理性的形象,“太麻烦的话,就别招惹。”
    他叮嘱着她,想起有些难缠的叶元新,微微皱了皱眉。
    白凝满口答应:“你放心,我有分寸。”
    电影院里依旧冷冷清清。
    白凝和游季同坐在后排中间的位置,前后左右都没有观众就坐。
    她仰着玉白的脸,专注地看着大屏幕,眼底映着斑斓十色的光。
    游季同也抬着头,看似认真,但屏幕上的人像、字幕,音响里传过来的音乐与话语声,都没有传递进他的大脑皮层。
    他的左手,放在座椅扶手上,和白凝的右手,只有几厘米的距离。
    近到……好像轻轻一挪,便可把她握在手心。
    游季同觉得前所未有的紧张。
    就算是埋在实验室里废寝忘食地奋战了大半年,等待最后的验证结果出来时,他也没有这么紧张过。
    如果他贸然握住她的手,她会不会生气?会不会觉得他孟浪?会不会不声不响地回国?
    游季同第一次体会到患得患失的滋味。
    纯粹简单的肚肠遇到她之后,不知不觉学会了拐弯,如今的他,在做任何决定之前,都会先思忖一下她的反应,开始记挂,开始在意,开始担忧,开始害怕。
    可是,如果他什么都不做,等一月之期结束,她如约回国,他又该怎么办呢?
    到那时,天长地远,两个人只能通过邮件与电话沟通,只怕会渐行渐远,更无再进一步的可能。
    他……不太想就这样错过她。
    左手往她的方向悄悄移动,快要碰到她时,他忽然想起,自己还戴着手套。
    他第一次觉得已经形成习惯的洁癖有些讨厌。
    将手收回来,动作很小心地摘掉白色橡胶薄膜,他又一次出击。
    指尖感受到了她的肌肤散发出来的热意,他悄悄屏住呼吸,小拇指抬了抬,往她的手指探去。
    同一时间,白凝抬起右手握住前方杯托里的冰可乐,放在唇边啜吸起来。
    游季同摸了个空。
    他的脸色有些发白,嘴角也不太自然地紧紧绷成一线。
    他分不出方才是凑巧,还是她刻意躲闪,又体贴周到地不令他难堪。
    这种过于陌生的恐慌与难过占据了他素来敏锐清醒的大脑,把那里搅成一团乱,分不清是酸是苦。
    正胡思乱想间,白凝将喝过的饮料递到他面前,轻声问:“喝么?”
    如此自然,如此熟稔,好像两个人已经相交多年。
    游季同的心脏静止一瞬,旋即“砰砰砰”急跳起来。
    他低下头,将充斥着二氧化碳、焦糖、咖啡因的碳酸饮料含入口中。
    明明是充满刺激性、十分不利于健康的液体,这会儿涌进他的喉咙里,却尽数变成了浓得化不开的甜。
    两个人你一口我一口地分享完一大杯饮料。
    电影散场,游季同一点儿故事情节都没记住,眼睛里只盛得下她的一颦一笑,如花娇颜。
    夜深人静,他们沿着湖边的小路散步。
    晚风宜人,吹得人神清气爽,白凝拿出发圈,束了束有些凌乱的长发,忽然闻见一抹清新淡雅的香气。
    今夜月色很美,借着亮光,游季同看见右前方站着一株两米多高的茉莉花树,无数白色的花朵镶嵌在碧玉之中,悄然盛放。
    他走过去,折了一朵开得最灿烂的,转过身簪在白凝鬓间。
    白凝微低螓首,没有拒绝。
    那只不沾人间烟火的手,顺着她柔顺的乌发滑下,爱怜小心地轻轻碰了碰她的脸颊。
    肌肤相触的感觉美妙到不可思议,仿佛有一千道电流、一万簇烈火自相接的地方钻入他的手指,一路往上,摧枯拉朽般毁灭三十余年来所有原则,打破他的清心寡欲,令他退化成知晓爱欲、难忍苦痛的凡俗中人。
    而对于这样的倒退,他竟然甘之如饴。
    抚摸她脸颊的动作由虚转实,他整个掌心都贴上她,第一次发觉独立冷静的她是如此娇柔,给他一种怎么呵护照顾都不为过的感觉。
    她的脸有些冷,却很柔润滑腻,像上好的冷玉,只要放在手心,不,放在心口好好捂着,便会变得越发晶莹剔透,华光生辉。
    她的眼睛大且黑,乌亮的瞳孔蕴着一整个灿烂的宇宙,而他觉得自己好像变成了沉浮于星海的一颗星球,命中注定被她吸引、容纳,在她的世界里遨游。
    游季同低下头,被此刻说不清道不明的旖旎暧昧和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香气蛊惑,一点一点凑近她娇嫩的红唇。
    即将亲上她的那一刻,她仰起脸,声线平和稳定:“季同,我是已婚身份,这个你知道么?”
    海棠書щú1浀書齋jIй洅ΡΟ一⑧嚸℃ΟM

章节目录

脱缰(双出轨)_御宅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鸣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鸣銮并收藏脱缰(双出轨)_御宅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