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到白凝常睡的那一侧,相乐生动作很轻地解开两颗衬衣纽扣,伸手往床上摸去,触碰到一条温热的手臂。
    他唇角含笑,习惯性地俯下身去亲躺在床上的女人,距离她还有几厘米的时候,忽然嗅到一抹陌生的香气。
    甜的,软的,像在蜜水里腌渍得过了头的玫瑰花。
    不是白凝。
    相乐生立刻顿住身形,眼皮垂下,望向黑暗中这看不清面容的不速之客。
    一道闪电撕裂窗外雨景,白晃晃的光隔着窗帘透进寸许,无形中助了他一臂之力。
    他认出殷又菱之后,立刻往旁边看了一眼,见白凝好生生地睡在那里,暗暗松了口气。
    他太过多疑,方才竟然险些认为是少女设计支开白凝,妄图李代桃僵,诱他铸下大错。
    对于夫妻二人来说,忠贞已经无足轻重,但彼此还是保留着相当程度的默契——所有的越轨行为,都必须以不给对方增添困扰为前提。
    一个十八岁的少女,娇生惯养,年幼无知,不可控因素太多;以借住的名义暂居于此,和白凝家里有着不错的交情;模样虽然尚可,但到底不算绝色,不值得冒风险。以上种种,已经构成相乐生对她敬而远之的充分理由。
    并未将殷又菱放在眼里,相乐生缓步绕行至白凝那侧,戏弄她的念头忽起。
    白凝正熟睡间,觉得胸口发痒,微蹙秀眉,抬手挠了挠,那股痒意却挥之不去,笼罩住两团雪乳,奶尖还泛起湿漉漉的触感。
    她艰难地醒转过来,还以为自己做了个春梦,却忽然意识到,停留在她胸口的是一双大掌,那人甚至放肆地直接拱进她睡衣里,捧着一只奶子用力地啜吸!
    “你……”白凝大惊失色,弓起身子躲避男人的猥亵,一只手往一旁摸去,想要叫醒殷又菱,却被男人提前识破,轻而易举扣住手腕,举高按在松软的枕头里。
    高大的身躯将她压实,凶猛霸道的亲吻袭来,衔住她的嘴唇粗略的品尝了一番,大舌钻进她口腔里,不容拒绝地撬开她的牙关,一路往里深入。
    熟悉的松木香裹住白凝慌乱挣扎的身躯,她睁大眼睛,浑身的防备骤然卸掉,软在男人怀里,闪躲的舌头也主动迎过去,和男人来了个缠绵至极的法式深吻,在他餍足地后撤的时候,方才泄愤似的咬了一口他的舌尖。
    “这么快就认出来了?”相乐生贴着她耳朵低语,语气颇有些意犹未尽。
    强迫她的滋味真的很好,看着她在他身下激烈抵抗却又不得不败下阵来,婉转求欢的同时偏还要寻找时机反杀,其中种种都可以最大程度地满足他身为男人的征服欲与占有欲,令他产生飘飘欲仙的微醺滋味。
    白凝挣了挣依然被他紧锁的手腕,见他不肯放手,用很小的声音嗔怒:“相乐生,你别闹了,收敛一点,菱菱在旁边呢……”
    感知到熟悉的滚烫隔着衣服用力顶了下她的小穴,她骤然失语,心头涌上不妙的猜想。
    他……他又打算玩奇怪的东西了。
    知夫莫若妻,果不其然,相乐生料定了她不敢做出太激烈的反抗动作,有恃无恐地收回一只手,熟门熟路钻进她单薄的睡裤里面,在柔软的穴口摸了几把,见那里已经隐隐有湿液渗出,便毫不客气地入进去一根手指。
    白凝咬唇忍住呻吟,偏过头去,感受着那根灵活的手指在阴道里探索、揉按,抵着敏感的肉壁凸起颇有技巧地抠弄,身子轻轻颤抖,穴里因兴奋而渐渐升温。
    “不……”熬过一轮欲念的煎熬,白凝积蓄起意志与力气,软着嗓子和他商量,“老公……别玩了……”
    “这么急着挨操?”相乐生故意曲解她的意思,两根手指插着穴,腾出大拇指钻在贝肉里按摩鼓鼓的小阴核,“老婆,你知不知道,你比平时还要紧?我当着别人的面这么弄你,你心里其实很喜欢吧?”
    瞎说什么大实话?
    白凝的脸腾地红了,嘴上依旧不肯承认,在男人怀里扭动的动作渐趋剧烈,想要阻止他的恶行。
    “我是无所谓。”相乐生老神在在地放出威胁,“你要是把小姑娘吵醒,我不介意当着她的面操你。”
    “……”白凝恶狠狠瞪他。
    这个男人……真的是不要脸了!
    见女人终于认清事实,不再反抗,相乐生不客气地解开皮带,松开拉链。
    轻微的金属擦碰声在静夜里显得格外响亮,白凝精神紧绷,下意识扭过头看了殷又菱一眼。
    少女依旧沉沉睡着,呼吸绵长而规律。
    男人三两下将她身上的衣服剥光,自己却仍然算得上是衣着完好,更添几分禽兽。
    他分开她的双腿想要插入,白凝半坐起身,推搡男人紧实的腰腹,阻止道:“别……别在床上。”
    使用传教士体位的话,他跪在她腿间大开大阖地操弄,动静太大,睡得再熟也要被吵醒。
    相乐生不敢把她逼急,依言下了床,站在地上,拖了她两条腿过去,轻轻松松翻了个身,把她摆成趴伏在床边的姿势,掰着挺翘的屁股就这么操了进去。
    “唔……”单纯年幼的小妹妹就在身边躺着,她心目中温柔端庄的大姐姐却被男人按在胯下狠操,浑身赤裸,一对奶子被男人凶悍的动作撞得前后摇晃,这场景太过淫靡不堪,刺激得白凝从性交一开始便快感连连,难抑呻吟。
    嘴上说归说,相乐生还是十分体贴白凝的感受的,见她阴道绞缩得厉害,知道她受不住,便俯下身趴在她背上,一手摸乳,另一手拽了个被角递到她唇边,低声哄:“宝贝儿,咬住,忍一忍啊,我很快的。”
    白凝张嘴咬紧被子,两手抓紧床单,借此释放过于强烈的酸胀感与充实感。
    硕大的龟头吹着战斗的号角,引领着气势汹汹的肉柱往她深处进攻,所过之处势如破竹,无数散兵游勇沿着交合处的缝隙逃窜出来,黏腻腻湿答答浸透床褥,不成个气候。
    两颗硕大的囊袋充当殿后部队,随着阴茎的整根没入,一次次撞击紧窄的穴口,直撞得甬道疯狂痉挛,这才骄矜自得地宣告自己的大获全胜,把她柔软的小手当做阶下囚,引她抚摸揉捏阴囊,犒劳将士。
    他撞击的幅度越来越大,白凝疑神疑鬼,觉得整张床都在颤抖,恰好在这时,殷又菱翻了个身,呓语了一声,吓得她剧烈哆嗦了一下,阴道收紧,夹得相乐生暗暗咬牙。
    “老公……老公……”白凝求助似的喊他,男人心照不宣,拢着她的腰肢把她拉起,让她的重心倚靠在他的掌中,操弄的动作却越发凶悍。
    床事中发出的声音大抵有以下几种:
    交媾初始,是响亮的“啪啪啪”撞击声,皮对皮,肉对肉,胯骨对翘臀;渐入佳境后,淫液增多,是“噗叽噗叽”的捣弄声,蜜汁变黏变稠,最后被肉杵捣成绵密的白沫;高潮喷水时,是“哗啦啦”的液体浇淋声,有时候还伴随着活塞运动捣进去的气体一股脑儿往外释放的“卟卟”声……
    如此种种非人力所能遏制的自然声响,便成了此时此刻令白凝心惊胆战的根源。
    她夹紧双腿间不停进出的鸡巴,无意识地摇着头,眼角落下因太过快意而产生的生理泪水,柔软的双臂举高,往后面缠住男人的脖颈,嗓音又媚又哑:“老公……我想尿……”
    “你不是想尿,是要潮吹了吧?”相乐生低下头,含住她充血挺立的奶头用力吸了一口,响亮的声音害得白凝越发紧张。
    “出去……我们出去做嘛……”她趁他不备,往前挪了半步,从他鸡巴上下来,摸索着去穿拖鞋,双腿软得几乎撑不住。
    相乐生把她捞回怀里,性器在腿间拱了两下,重新塞进温柔乡,哄道:“好,老婆,你站在我脚上,我带你出去。”
    这都是什么十八禁的色情桥段?
    白凝的脸红得要滴血,幸好这是在深夜,看不分明,免得他取笑。
    脚尖踮在男人脚背上,小穴套在滚烫鸡巴上,腰和乳分别落在他两只手里,白凝被他搂得几乎喘不过气,十分吃力地一点点往门边移动。
    四五步的距离,遥远得像隔着银河。
    每挪一小步,他便要停下,掐着她的腰狠操几十回合,同时不忘咬着她耳朵说些骚话,令她瘫软如泥,毫无招架之力。
    殷又菱翻第二个身的时候,白凝抖着腿,颤着声,眼看就要到了。
    她吃力地抓住门把手,却使不上力气,全凭不想喷在屋子里这一个念头死撑,阴道将相乐生的性器箍得死紧,寸步难行。
    相乐生低嘶一声,也有些忍不住,便抬手帮了她一把,打开房门,把她抱了出去。
    刚走到客厅,他便把她推在地上,犬交式尽情操干起来。
    隔了扇门板,白凝的神经松懈不少,咬着手背,低低呻吟出声,声音虽不大,却字字露骨:“老公……老公的鸡巴好大……操死我了呜呜呜……小骚穴要被你插烂了……嗯啊……好舒服……”
    过于禁忌的一场交合,好像打开了白凝身体的某个开关似的,令她说出前所未有的骚浪之语,也令相乐生空前兴奋起来。
    把她插泄的那一刻,他舔吻着她细腻修长的脖颈,双臂紧抱住她,随着她颤抖的身子一起律动,哑声问:“怎么骚成这样,嗯?老公把精液都射到你的小子宫里,把你喂得饱饱的,用跳蛋堵住,让你早上含着我的东西去给学生们上课,好不好?”
    “变态……”长发散乱,白凝蒙着脸低泣,感觉到男人几个深顶,将大量浓稠的精液尽数灌注进去。
    门内,少女睁着毫无睡意的眼睛,望着身边已经彻底凉透的空位,眸色比夜还黑。
    更多文zんаηɡ請媊徃:яоUЯΟùWù(肉肉楃).Οrɡ

章节目录

脱缰(双出轨)_御宅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鸣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鸣銮并收藏脱缰(双出轨)_御宅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