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啃着她唇瓣低笑:“老婆,你现在就可以自由自在,逍遥快活,坐拥无数美男,用不着冒风险杀我……”
    “而且,留我条命在,还可以有其它好处,比如……”他将她抱上料理台,手指灵活地解着她围裙的系带,接着从家居服的下摆钻进去,拢住没有穿内衣的乳房,鼻尖埋进她胸口深嗅一口,“我年富力强,可以让你夜夜高潮……”
    白凝的脸红了红,薄如蝉翼锋利无比的刀尖沿着他的衬衣领口滑下去,轻微的棉线断裂声响过后,最顶上两颗纽扣崩落在地上。
    “你怎么就肯定,我一定不会下手?”她伪做心生歹念的恶女面目,笑得妖媚邪气,伸出粉嫩舌尖舔了舔涂着鲜艳口红的唇瓣,刀子抵着胸膛打转,似乎下一刻就要破体而入,直剜他的心脏。
    相乐生的心口跳得飞快,是对危险的本能恐惧,更是前所未有的紧张与刺激。
    肾上腺素急速飙升的同时,胯下也硬得飞快。
    “我说过,你想要什么,我都会不择手段帮你得到。”男人无惧无畏地顶着她的刀锋,缓慢地、一点一点蹲下去,两手掰开她的双腿,卷着裤腰往下褪,“包括我的性命。”
    明知男人这句话只是高段位的甜言蜜语,白凝的心还是轻轻动了一动。
    配合着男人抬高屁股,任由他将下半身脱得赤条条,她看着他颀长的身躯蹲在料理台和橱柜狭窄的缝隙里,俊俏的脸颊贴近秘处,双手掰着两瓣阴唇,仔仔细细地观赏了一会儿,然后伸出舌头,舔向花珠。
    热液如潮涌。
    在男人越见娴熟的舔穴手段下,白凝娇声呻吟着,浑身的筋骨像泡进了腐蚀能力极强的酸水之中,不一会儿便丢盔弃甲。
    握着刀柄的手再也撑不住,指尖一软,“叮啷”一声,刀子落在乌青色的瓷砖上。
    把她舔泄了一回,相乐生嫌弃厨房空间太小施展不开,两手一提一抱,带着她来到客厅,压在柔软的沙发上。
    大掌从沾满淫水而变得滑腻腻的大腿根往上抚,拉着膝窝把她的腿抬高,架在腰间,他用带着她春液的唇吻她,遭到白凝软绵绵的几声抗议,又被他镇压下去。
    “老婆,帮我把裤子脱了,我要操你。”男人低沉的嗓音如药性强烈的春药。
    白凝喘息着,两只手摸索着来到他小腹处,还没解开皮带扣便被他恶意的顶弄带乱了节奏。
    她嗔怒着拍打他的胸膛,立刻招来一通狼吻。
    好不容易把张牙舞爪的巨蟒放出来,相乐生恃爱行凶,得寸进尺:“老婆,扶好了,自己插进去。”
    白凝偏着脸不肯配合:“烦不烦人呀?你爱做不做。”
    相乐生也不勉强,却故意操纵着粗硬的性器在她水泽泛滥的腿间磨蹭冲撞,反复蹂躏充血鼓胀的小阴核不说,有几次明明连龟头都入了一半,却还要在她难耐的扭动中拔出来,低喘着气逗她:“老婆,你怎么流了这么多水,嗯?太滑了,我都进不去了。”
    白凝受不住他的无耻下流,张嘴咬住他的脸,尖尖的牙齿在他腮上磨了磨,像只炸了毛的小兽。
    相乐生眼神一暗,腰身下压,整根冲进温柔乡。
    熟悉的酸胀感袭来,白凝轻唔一声,两条藕臂缠紧了他,小穴被他插得快意频频的同时,上身的衣物也被他的大手半撕半扯地扒掉,丰软弹滑的白乳失陷于敌口。
    男人操干的动作又快又猛,偏又技巧高超,白凝止不住地呻吟尖叫,却被他咬着耳朵吓唬些什么“你叫得这么大声,对面的邻居都要听到了”、“窗户好像没关,楼上肯定也能听见,他家还有小孩子呢,老婆,误人子弟呀”之类。
    她想忍住淫浪的叫床声,相乐生却又故意顶着硕大的龟头碾住深处的敏感点磨,手掌死死按住她的双手,不许她捂嘴,看见她有咬唇的动作,还要用唇舌把她的牙关撬开。
    “混……混蛋……”白凝绷直了腰身,被他干得痉挛抽搐的同时,带着哭音骂出了声。
    过于强烈的快感,过于畅快的性交,令她既恐惧,又沉迷其中。
    “宝贝儿,你喜欢这样,对不对?”相乐生终于缓下动作,规律轻柔地在她拼命挤压过来的嫩肉里抽送,她喷出来的水已经浸透了沙发巾,大手往屁股底下一摸,好像陷在了沼泽里。
    “不喜欢……我才不喜欢……”白凝嘴硬,坚决不肯承认自己已经爽到了骨髓里。
    “可是我很喜欢。”相乐生把她的娇躯往身下拖了拖,抬起两条腿架在臂弯里,腰身直起,性器紧压,开始了最后的冲刺,“老婆,我恨不得死在你身上。”
    “噗叽噗叽”的捣穴声不绝于耳,白凝长发散乱,脸红似霞,阴道拼命绞紧男人横冲直闯的粗长性器,捱过过电似的快感,熬过酸胀欲裂的折磨,死去又活来,终于把男人的精液榨吸出来。
    相乐生喘息着趴在她汗湿的身上,侧过脸在她雪白的颈上吸出一枚枚吻痕,又在她胸前流连许久。
    肉欲得到满足,还有口腹之欲亟待解决。
    白凝将炒得黑乎乎的油麦菜和散发着迷之气味的炖汤端到餐桌上,自己也知道厨艺不过关,强绷着俏脸,提前警告:“不许说难吃。”
    相乐生忍着笑,夹了一筷子青菜入口,面不改色心不跳地细细品了品,赞道:“老婆第一次下厨就能做成这样,真是太厉害了。”说着将青菜咽了下去,又给自己盛了满满一碗汤。
    白凝狐疑地观察他的表情,实在看不出有什么异样,犹豫着自己也夹了一口,刚嚼一下便面色扭曲地吐了出去,鄙视道:“虚伪。”
    “这不叫虚伪。”相乐生严肃地纠正,“老婆,不管你做什么吃的,我都甘之如饴。”
    “……”白凝很想问他,他的滤镜什么时候变这么厚了?
    不过,看着他果真一口一口吃完了她做的黑暗料理,又走进厨房给她煮面,白凝的唇角,还是一点点勾了起来。
    看小讠兑就菿гΟùгΟùωù陆.てΟΜ

章节目录

脱缰(双出轨)_御宅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鸣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鸣銮并收藏脱缰(双出轨)_御宅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