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渣男语录上线。
    白凝的嘴角抽了抽,一手伸到后面推搡他的腰腹:“相乐生,你够了……”
    男人恬不知耻地扣住她的手腕,引她去摸再度坚挺起来的性器。
    耻骨上丛生的毛发间,耸立着火热的肉茎,龟首顶端分泌出一股透明的液体,随着他缓慢顶弄
    的动作,尽数抹在她大腿内侧。
    小手被动地箍住肉棒根部,跟着他顶撞她的动作一下下移动,手心渐渐沁出细汗,也不知道是
    被他烫得,还是自己也动了情。
    “真的……我就蹭蹭……”相乐生面不改色心不跳地继续诱哄,搁在她颈下充当枕头的那只手绕
    到她胸前,捻着肉乎乎的奶头逗弄,不多时便将不堪撩拨的小东西玩硬。
    “老婆,你又湿了。”似是为了证明他的话,一股热液从白凝的体内涌出,恰好浇在紧卡于腿
    心的龟头上,那里兴奋地摇了摇,往前直送,紧抵阴核戳弄,相乐生的声音也越加喑哑起
    来,“想不想让我操你,嗯?”
    白凝拉拽着男人不停揉胸的手,力道却软绵绵的,充满了欲拒还迎的暧昧。
    她牢记着底线,不肯上他的当,摇了摇头:“相乐生你不要给我下套,我不想……嗯啊!”
    充血的阴蒂被他猝不及防狠狠顶了一下,白凝口中发出一声娇吟,旋即被男人的大手捂住。
    他贴着她的耳朵咬了一口,引她看透过门缝照进来的一点灯光,提醒她道:“老婆,别叫……要是把值班的医生或者护士引过来,就不好了……”
    嘴上说着正经话,性器却不正经地在她腿间快速抽送起来,次次恶意地插进她湿滑的肉缝,重
    重蹭过小肉核,又闪电般抽出。
    “唔唔……”白凝在他怀里轻扭,眼眸睁大,嘴巴却被他捂得更紧,身后温热的胸膛紧紧地贴
    着,耳畔急促的男性喘息无数倍放大,又急又怒间无可救药地生出被强迫的刺激之感。
    似是洞悉她心中所想,相乐生将握着他阴茎的小手抓起,从前面按在她蜜液奔涌的花户上,捉
    着嫩白的手指去寻鼓胀的花珠,又故意挺腰往她手上撞。
    他低喘着气,道:“老婆,别再扭了,你再反抗,我就要忍不住——强奸你了。”
    话音未落,坚硬无比的性器便精准地寻到了蜜穴入口,男人挺着窄瘦的腰身,借着充沛的润
    滑,毫不费力地将整个龟头插了进去。
    “嗯……”酸胀感骤然袭来,白凝难以置信地回头瞪他。
    相乐生一脸无辜:“我说了不让你乱动,你偏不听……你瞧,不小心进去了,怎么办?”
    怪她咯?
    白凝气得不行,双手胡乱挣扎起来,又张嘴要咬他。
    相乐生适时松开桎梏她的双手,转而掐住她的腰身,乘胜追击,一鼓作气地将整根性器入进他
    想念许久的肉穴。
    久违的充实感和满足感刺激得白凝的呼吸都卡顿了一下,好不容易稳住心神,张口就骂:“相
    乐生你要不要脸……你这个禽兽……”
    他伤成这副样子,不应该清心寡欲地好好静养吗?她强忍着欲望,心志坚定地多次拒绝他,还
    不是为了他好?!
    他不领情不说,反而死皮赖脸地哄她骗他,到最后连强迫的招数都用上,得逞了还要把锅扣到
    她头上!
    “我不要脸,我禽兽不如。”尝到甜头,相乐生任打任骂,脸上挂着愉悦的笑容,性器被过于
    紧致的小穴夹得有些痛,却又激动地再度胀大了一圈,“老婆,别生气,我是真的忍不住,才
    出此下策的。你想想,我都多久没操你了?”
    明明他才是名正言顺的正主,可没名没分的情夫都操了她好几个回合,他却连口肉汤都没捞
    着,怎么咽得下这口气?
    木已成舟,再拒绝也无济于事,白凝愤愤然地吐槽:“卑鄙,心机。”
    “你骂我什么都好。”见她态度有所软化,相乐生侧着腰缓慢抽送起来,久违了的舒爽畅快令
    他眉目舒展,语气也越发温柔,“老婆,你配合一点,我伤口疼,不方便做太剧烈的动作。”
    他还有脸说。
    白凝不言不语,就连被他入得舒服了想要叫出口的呻吟也吞咽回去,因情欲而变得粉红的娇躯
    在月光下随着他的操干轻轻颤动。
    男人渐渐起兴,动作也激烈起来。
    白凝有些担心,轻声道:“你慢一点。”
    “我忍不住。”相乐生咬着舌尖忍过一波射意,大手拍了拍柔软挺翘的臀,在静谧的夜里发
    出“啪啪”的响声,立刻招回女人在大腿上报复地一拧。
    “老婆,你的屁股好软,小屄里好湿好紧,好像有东西在咬我。”他咬着她的耳朵说起骚话,
    性器直入到最深处,紧压着宫颈口搅弄,终于引出她压抑的呻吟。
    本就是肉食动物,怎么做得来温吞的绵羊?
    相乐生很快暴露本性,大开大阖地抽送起来,沾满了女人淫液的肉棒骁勇威武地直入直出,速
    度飞快,又觉得这个姿势入得不够深,干脆捞起她一条腿抬高,身躯往她那边倾侧着,耸腰大
    干。
    “不……不行……”男人的胸膛几次撞到她赤裸的雪背,白凝难掩担忧,挣扎着调整姿势,腰肢
    弯折,和腿部形成的角度接近直角,尽最大努力避免碰到他的伤口。
    如此,她几乎是撅着屁股迎接男人的肏干了。
    这毫无廉耻的求欢模样令白凝羞红了脸,却令相乐生的呼吸越发粗重起来。
    爱不释手地抓揉着手感极好的臀瓣,用力往两边掰,相乐生“噼啪噼啪”地插得更深,故意调
    整角度往他熟悉的敏感点撞,刺激得白凝拼命收缩阴道,口中娇声呜咽,濒临高潮。
    雪白的屁股被掰得大开,自然露出那备受冷落的另一个入口。
    男人的眼眸更加幽暗,鬼使神差地伸出左手的大拇指,按向紧闭的后穴。看小讠兑就菿гΟùгΟùωù陆.てΟΜ
    “唔!”白凝惊叫一声,本能地闪躲他不怀好意的触碰,狭窄湿热的肉穴裹着粗长坚硬的生殖
    器一通乱扭,激得相乐生乱了节奏。
    “别动……”他拉着她的腿把她拽回来,拇指颇有耐心地揉动从无人问津过的小口,暴露出自
    己的狼子野心,“老婆,我给你后面也开个苞好不好?我会很轻很温柔的。”
    这是温柔不温柔的问题吗?!
    “你做梦……”白凝咬牙切齿地打消他的妄想,整个人被逼急了,也不顾那些矜持优雅,一心
    想让他射出来,好揭过此事。
    她紧绞着肉棒用力几个收缩,吸得男人闷哼出声,又将屁股翘得更高,自发套弄起男人的性
    器。
    相乐生被她这罕见的主动吸引了所有的注意力,全神贯注地操干起来。
    性器急速抽插,雪臀拼命迎合,娇声浪语,颠鸾倒凤,你情我愿,鱼水交融,直到淫液和汗水
    将整个床单都浸得湿透,方才鸣金收兵。
    相乐生紧实的臀部在惯性的作用下又耸动了几下,把精液一滴不剩地射进她体内,然后轻吻着
    她湿漉漉的鬓发,无声温存。
    “累死了……”白凝大腿是麻的,腰腹是酸的,小穴是胀的,浑身瘫软,连动一动手指头的力
    气都没有。
    这男人太难伺候,又坚持了太久,她从来没有这么累过。
    床单弄得一塌糊涂,睡是不能睡了,相乐生半搂半抱着白凝,挪到她那张床上凑合着躺下。
    “辛苦老婆了……”大手安抚地摸了摸她的脸颊,男人在她耳边说悄悄话,“乖,我刚才说
    的,你再考虑考虑?”
    白凝实在没想到他还记着这一茬,头皮一麻,索性闭眼装睡。
    男人“啧”了一声,看着她满身的欢爱痕迹,到底舍不得再折腾她,打定主意徐徐图之。
    即将进入梦乡的时候,一个轻轻的吻落在她的后颈。
    男人拥紧了她,两个人的呼吸声逐渐绵长,形成一致的旋律。
    ————VρΘ18.cΘм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章节目录

脱缰(双出轨)_御宅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鸣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鸣銮并收藏脱缰(双出轨)_御宅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