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怎么摸的呢?
    白凝看着他明亮到摄人的眼睛,回忆着他刚才的动作,食指中指夹住乳晕,犹豫地、轻轻地拉着乳珠,往外拽了一下,又松开手,放任黄豆大小的颗粒反弹回来,荡出一点儿粉嫩的波浪。
    相乐生的气息立刻粗重起来。
    她动作生涩,一举一动间却带着天然的魅惑,令他的肉棒在一瞬间硬到快要爆开。
    “对,老婆真棒,继续。”相乐生不吝夸奖之辞,低声鼓励着她。
    面带绯色的女人两手捧着丰腻的乳根,狡黠地勾起唇角,提出自己的要求:“老公,我也想看你摸。”
    相乐生口干舌燥,顺着她的意图,毫不扭捏地伸出右手,顺着自己的喉结一路摸下来,在劲健的胸膛间停留片刻,问:“老婆,想不想舔我这儿?”
    “想。”白凝诚实地回答,黑白分明的眸子盯着他的胸口看了一会儿,忽然低下头,将双乳托得更高,伸出舌尖在乳球上舔了一口。
    相乐生脖子上的青筋不受控制地狠狠跳动一下。
    他按捺不住,右手滑下去,隔着裤子揉搓自己的阴茎,火热的大东西早将宽松的病号服顶出一个明显的隆起,跃跃欲试着想要逃出牢笼。
    “老公,我想看看那里。”看着素来正经的男人做出这么一副急色下流的模样,白凝底下湿得越发厉害,忍不住提出要求。
    “哪里?”相乐生故意装作听不懂,逼她说出色情露骨的话,“老婆,你想看哪儿?说出来我就给你看。”
    “……”白凝咬了咬嘴唇,脸红得要滴血,心理斗争了好一会儿,才声如蚊蚋地吐出两个字,“鸡巴。”
    相乐生的脑子“嗡”的一声。
    他本以为她给出的回答会是“阴茎”、“生殖器”,最旖旎的一种可能也不过是“肉棒”,万没想到她会给出这个答案!
    粗俗又直白,却令他的兴致迅速攀升到最高值。
    “好……”他哑着嗓子,迫不及待地将勃张的性器放出来,大手紧紧握住肉茎,由慢及快地撸动着,“老公的鸡巴好看吗?让老公也看看你的小骚穴好不好?”
    白凝轻喘着将睡裤脱下,赤条条地坐在他对面不到一米的距离,美目紧锁着他自渎的动作,雪白的双腿缓缓打开。
    相乐生屏住呼吸,看见娇美的花朵在他眼前绽放,花瓣湿润润的,浸透了淫液,无声地宣告着女主人早已情动的事实,底下那张小嘴却依旧羞答答地紧紧闭合。
    “老婆,你流了好多水……”相乐生伸出舌头,在唇边舔了舔,“真想喝几口……”
    白凝也看见了他硕大的龟头顶端分泌出的透明黏液,不可避免地回想起昨天下午充盈她口腔的咸腥味道。
    “手指伸进去,找到阴蒂,转着圈揉揉。”男人哑着声教她,“就像我以前摸你那样。”
    身体深处空虚得厉害,白凝顾不上羞耻,将食指探进湿透了的阴唇,细腻的指腹紧抵上早就充血亟待抚慰的小珍珠,打了几个转儿,又上下快速摩擦了数十个回合,口中细细呻吟出声。
    “对,做得很好。”相乐生撸动的速度也明显加快,大手包住青筋虬结的阳物,指腹勾了把充沛的前精,抹到柱身做润滑,然后快速滑上去,再重重落下来,“老婆,把手指插进阴道里,想象是我在操你。”
    “嗯……”白凝听话地照做,一根手指探进穴里,感觉到一层层皱褶饥渴地缠上来,阴道壁上的软肉像有生命一样急切地吸吮着她,她忍着酸胀往里面弄了弄,叫床声立刻不由自主地大了起来,“呜呜……老公……”
    “好乖……”相乐生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她的花穴吞吐细白手指的美景,“一根是不是不够吃?再插一根进去,深入到第二根指节的地方,用力往上面顶。”
    在男人的引导下,白凝很快找到了自己的敏感点,双腿轻颤着,手指用力抠弄一会儿,又在过于汹涌的快感之下退缩,动作缓下来。
    如此快活一会儿难受一会儿,初窥门径却又失了些章法,折腾出一身的汗。
    “老公……”白凝无措地叫,“我难受……嗯啊……”
    相乐生爱极了她这副娇软依赖的模样。
    他哄着她:“宝贝儿过来,我给你弄。”
    白凝正在迟疑,男人笑道:“我的手又没受伤,快过来。”
    她刚往他的方向挪了几寸,便被他抓进怀里,右手摆弄着性器斜戳在她腰际,继续快速撸动着延续快感,左手熟门熟路地顶进她的小穴,毫无停顿地抽插起来。
    “嗯……老公……乐生……”体内的快感终于找到依靠,一股脑地爆发出来,白凝眼角渗出泪水,回过头寻他的唇。
    相乐生立刻急切地吻住她,舌头热烈地绞缠在一起,吸得她舌根生疼,滚烫的阴茎紧贴着她的细腰,一突一突地跳动,肆虐在她体内的手指越发肆意狂纵,生出无数道令人头皮发麻的电光,烧遍她的四肢百骸,最后炸成一团团炫目的白光。
    白凝呜咽一声,腰线紧绷成一条直线,在他手中泄了身。
    相乐生抽插的动作不停,最大程度地延缓她的快感,同时收缩右手掌心,狠狠撸了几把龟头,将腥浓的精液尽数喷洒在她背上。
    热液喷溅,白凝的身子瘫软下来,靠在男人怀里一动不动。
    欣赏了会儿精液顺着脊背流下来的淫靡景色,相乐生抽出纸巾帮她清理身体,吻了吻她仍然发热的脸颊,问:“舒不舒服?”
    “嗯……”羞耻心回笼,白凝几乎不敢看他,赤裸着身子背对着他躺下。
    相乐生从后面抱紧她,大手意犹未尽地拢着她的白乳抚摸。
    摸了好一会儿,他疲软下去的东西又有了反应,直挺挺地抵进她的腿心,顶上她的花穴。
    白凝心生防备,想要回自己的床上睡,却被他的手臂紧紧揽住腰身。
    大尾巴狼的本性暴露无遗,相乐生一边小幅度挺动腰臀,一边装模作样地哄她:“老婆别动,我就蹭蹭,我不进去。”
    看小讠兑就菿гΟùгΟùωù陆.てΟΜ

章节目录

脱缰(双出轨)_御宅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鸣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鸣銮并收藏脱缰(双出轨)_御宅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