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傅岚在电话里就回不回去过元宵节的事又吵了一架之后,白礼怀揉了揉胀痛的太阳穴,脸色阴沉。
    过了没多久,手机铃声又响起来。
    “小徐啊。”白礼怀接通电话,脸上的表情略略好看了些,“有事吗?”至リнαǐTαňɡSんひЩμ(海棠書箼)。てοм閱讀本書 鯁薪繓快 文章繓荃
    徐钰是他去年回S市时偶然认识的,大学刚毕业,模样清清秀秀,没有太多过人之处,却有一项他不方便对外人说的优点——
    她的眉眼长得分外肖似他大学时候的初恋。
    男人嘛,没钱没势的时候,眼睛里只装得下青云抱负、锦绣前程。
    所以,他在当年毫无心理负担地抛弃了和他同样来自小山沟的女朋友,对出身高贵的傅岚展开热烈追求。
    人间富贵花,背后承载着他梦寐以求的一切。
    一晃眼几十年过去,见过无数大风大浪,钱财权势从掌间流水而过,身体各项机能却衰老退化,精神也不免感觉到疲惫。
    可是,他与妻子之间的怨恨愤懑却有增无减,成了名副其实的一对怨偶。
    千帆过尽,男人便不能免俗地追忆从前,回想起那个阳光灿烂的上午,少女素净的裙摆在微风中飞扬的模样。
    徐钰便恰到好处地成为了一朵解语花。
    她话不多,人也安分——比他之前养过的那些小情人要安分得多,不争不抢不闹,有时候甚至没什么存在感。
    不止如此,她也很少打电话给他,说是自己微不足道,绝不能影响他的工作,表现出十分的乖巧懂事。
    所以白礼怀对这通电话表现出少见的和气与耐心。
    对面的女人沉默了几秒,轻声道:“首长,您这会儿说话方便么?”
    白礼怀意识到不对,起身关上办公室的门,沉声道:“你说,怎么了?”
    “首长,我……我对不起您……”细细的抽泣声从话筒里传来,“我怀孕了……”
    白礼怀的脸色骤然转黑,语气也带了肃杀之气:“怎么可能?”
    “是真的……”徐钰将所有的责任揽在自己身上,做低伏小到了极点,“首长,您别气坏了身子,这件事全怪我,我以为避孕
    套可以做到百分百防护的,就没有吃避孕药,要是我当初谨慎一点儿,就不会出这种事了……”
    白礼怀沉默不语。
    他这样的老狐狸,怎么可能相信避孕失败的说辞?
    要么是徐钰在避孕套上做了手脚,要么是这孩子的来历不清白。
    什么人淡如菊,什么不吵不闹,恐怕都是用来邀宠的手段吧?
    他暗暗盘算着应该怎么悄无声息地处理掉这个麻烦,对面的女人声音紧张:“首长,您怎么不说话?您……您是不是怀疑
    我……”
    她哭了两声,吐字与条理依然十分清晰:“其实,测出怀孕的时候,我去过一趟医院,想要直接做个流产手术,不惊动您的。
    您的工作已经够忙了,我实在不想给您添麻烦……可是……可是医生告诉我,我怀的是双胞胎……”
    她态度恭顺地道:“首长,我觉得怀上双胞胎,实在是您带给我的福气,如果不跟您说一声,似乎也不太合适,所以还是想问
    问您的意思。从我跟了您的那一天开始,我这个人都是您的,您拿主意吧,您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您要是不喜欢这个意
    外,我明天一早就去做堕胎手术,您要是……”
    她的语速放慢,涓涓细流一样的嗓音不动声色敲在白礼怀心上:“我听您提起过,您只有一个独生女,首长戎马半生,功成名
    就,却没有一个儿子继承衣钵,不能不说是一大憾事,您要是看得上……我很愿意给您把这对孩子生下来,首长您别多想,我
    没有别的目的,就是真心地仰慕您,敬爱您,想要为您尽绵薄之力。您如果不放心,我还可以给您写保证书,等孩子一出生,
    我立刻离开S市,这辈子都不再回来,也不会再打扰您,有孩子代替我陪着您,我已经心满意足,别无他求了……”
    她这一番话,不管背后隐藏着什么样的心机,起码看起来情真意切,又知分寸懂进退,对年迈无子的男人具有巨大杀伤力。
    白礼怀真真切切地动摇了一瞬。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女儿年幼时既愤怒又失望的眼神猝不及防跳入他脑海,令他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
    他已经亏欠女儿良多,要是晚节不保,做下这样的事,以女儿外柔内刚的性情,只怕会彻底与他断绝父女关系吧。
    更何况,他身居要位,私德有亏,若是被人检举揭发,多年来的辛苦只怕要付诸东流。
    风险太大。
    “你明天立刻去医院把孩子打掉。”白礼怀当机立断地发出指令,“该给你的补偿费,我稍后汇到你卡里。”
    女人明显地愣了愣,几秒后才温顺地回答:“是,首长。”
    她挂断电话,看着手机发呆。
    很快,一笔数额可观的金钱到账。
    “怎么?没答应?”一个流里流气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不应该啊!你都说得那么低声下气了,他怎么还这么绝情?”染着黄毛的男人年纪约二十上下,走过来看了眼转账金额,不
    满意地撇撇嘴,“姐,你做试管都花了好几万,就这么算了?算下来不划算呀!”
    取白礼怀丢弃在垃圾桶的避孕套,放进移动冰柜,连夜寻医生紧急处理所耗费的人力物力财力,还有徐钰打促排卵激素针和取
    卵时遭受的痛苦,前前后后加起来付出这么多,到最后竟然要竹篮打水一场空?
    徐钰显然不甘心。
    清秀的脸庞微微扭曲,她思考片刻,做了一个决定,对不学无术的弟弟耳语几句。
    男人有些惊慌,迟疑地道:“姐,你确定要这么做?太、太冒险了吧?”
    “你没听说过富贵险中求吗?”徐钰轻嗤一声,眼底闪过寒光,“你去找几个要钱不要命的,我们好好商量商量,制定一个万
    无一失的方案,神不知鬼不觉地……”
    “让那个女人消失。”
    已经有了一个成年的女儿,所以不稀罕儿子?
    那么……如果唯一的女儿——出了“意外”呢?

章节目录

脱缰(双出轨)_御宅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鸣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鸣銮并收藏脱缰(双出轨)_御宅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