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向楠剪了头发。
    本来在男性中偏长的发型一下短了许多,把他的脸孔完整的露了出来,饱满的额头,浓黑的眉毛,还有下方一对漆亮深邃的眼眸。
    苏向楠的相貌清俊,如今更添一分利落的帅气,满满的少年感。
    薛薛打量了他好一会儿,终于知道那点奇怪的感觉从何而来。
    苏向楠的眼神变了。
    曾经在眉眼间散不开的郁气让他看起来总有点深沉,并不讨喜,然而现在的苏向楠眼里透着光,炯炯有神,连带着整个人的色彩都明艳起来,让薛薛想到了薛雨记忆中的少年。
    只要站在那里,就会发光。
    苏向楠被薛薛盯的有点儿害羞。
    对方的眼神中有太多复杂的情绪在转动,让苏向楠在害羞之余,还莫名有种鼻酸的感觉。
    他解释不清这份感觉的由来,只是下意识的想逃避。
    “怎么?”敛下眼睑,苏向楠故作轻松的道。“突然认不出我来了?”
    薛薛没有说话,仍是安静的看着他。
    秋天难得的艳阳照在他脸上,长长的睫毛在下眼皮上打出一层阴影,有种忧郁而文艺的气质。
    就在苏向楠因为薛薛的沉默渐渐感到心烦气躁时,她笑了。
    虽然少女的脸逆着光,这让她的表情显得模糊,然而她脸上的笑容对苏向楠来说就像一盏照明,带着可以轻易打进内心,将黑暗从心房驱逐出的光亮。
    “苏向楠。”
    薛薛开口,在乱哄哄的教室里,声音不大,却仍清楚的传进苏向楠耳里,荡出了巨大的回声。
    “你这样很好看。”
    下午第二节课下课铃一响,化学老师将试卷收了回去,不少人趴在课桌上嚎叫。
    毕竟这次的试卷难度高的,让许多人都觉得自己肯定得回家抄一整章的知识点了。
    “我觉得妳说的没错。”
    正当薛薛趁着空闲收拾抽屉时,苏向楠突然没头没脑的说了句。
    薛薛抬头,不解。
    “什么?”
    男生整个人靠在椅子上,姿态放松的看着黑板。
    上面有距离高考的天数倒数。
    “我说,我觉得妳说的没错。”
    “嗯?”
    “我不应该为了别人犯的错误来惩罚自己。”苏向楠说,他微微偏过头,半侧着脸,露出好看的眉眼。“过去是我自己太傻,以后不会了。”
    苏向楠的话有些没头没尾,可薛薛却懂了。
    她有些讶异。
    虽然预料到对方突然剪短头发还由老师带回班上像是象征着某种决心,然而薛薛并不期望自己能用三言两语就改变苏向楠的想法,她只是希望少年能多多思考,关于自己,关于未来。
    苏向楠从来都不傻,只是因为现实接踵而来的打击陷入了钻牛角尖的状态中,他有很多机会可以挣脱这样的状态,前提是他意识到自己不该处在这样的状态中。
    只要想通了,清醒其实就和放弃一样,都是一瞬间的事儿。
    世界上哪来那么多突然的顿悟,更多的不过就是因为一句话或一件事,把人点醒了而已。
    压缩到了极致,要不崩溃,要不反弹,生命中会遇到什么人发生什么事或许无法选择,但自己能决定要用什么样的态度去面对。
    上辈子的苏向楠做了最糟糕的选择,这辈子薛薛不指望他立刻想明白,只希望能趁苏林还在的这段时间,尽可能的激励对方。
    没想到效果那么好。
    薛薛还以为这些心灵鸡汤得多灌些,苏向楠才能有反应呢。
    “你能这样想最好了。”想到苏向楠上辈子的结局,薛薛不敢掉以轻心。“如果阿姨知道……肯定也会很开心的。”
    提到苏林,苏向楠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僵硬。
    “我妈妈……”男生看着前方,视线却没有聚焦,显得茫然。“她年轻的时候犯了一个错误。”
    “而我……”苏向楠的声音轻轻的,彷佛风一吹就散了。“我是因为这个错误所产生的结果。”
    薛薛怔了下。
    “我母亲因为这个结果,付出了自己的一辈子。”
    “如果没有我……”
    如果没有他会怎么样?苏向楠没有说完,可是眼神中流露出的痛苦,可以让人轻松猜到答案。
    或许就是因为这样,苏向楠的上一辈子才会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因为他觉得自己不应该存在,如果他不存在,苏林的人生或许会有截然不同的可能。
    如果没有苏向楠……
    海棠書屋導航站:んǎιTǎNɡSんUщù(海棠書屋)。CΟм

章节目录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薛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薛薛并收藏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