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馨回到了单位后,立刻去了经理办公室。
    她站在门外,轻轻敲了敲,很快得到回应。
    “进来!”男人的声音熟悉又亲切。
    女孩不禁心跳加快,迅速捋了捋耳边的秀发,生怕哪里不妥似的。
    推门,映入眼帘的是,宽大的办公桌,还有后面的成排文件柜,一股浓浓的商业气息袭来。
    男人穿着西装,坐在大班台后,轻轻抬首。
    看到是她,便是一愣,温和道:“你的头,好点了没?”
    简单的问候,却抚平了躁动不安的心,田馨心理美滋滋的:他还是在乎自己的。
    “好多了。”女孩嗫嚅道。
    连忙走到近亲,将合同递了过去。
    经理是明眼人,不禁眼前一亮。
    勾起嘴角,轻轻翻看起来,前面都是一掠而过,在最后的签名上,定住了目光。
    他的心情再次出现了波动:张老板是个什么货色,他自然清楚,先前还咬定了不松口,田馨究竟用什么方法,使他妥协的呢?
    诚然做这行的女人有优势。
    你不禁要能说会道,关键时刻,敢于献身才是关键。
    但依照他的想法,女孩应该不是那么随便的人。
    “恭喜你,第一单,晚上一起吃顿饭,庆祝一下,怎么样?”他心理泛着嘀咕,嘴上却满是雀跃。
    田馨舔了舔嘴角。
    好似有点为难得模样,实则故意拿乔。
    心理都美开了花,她总觉得,男人追女人天经地义,太过容易得手的,对方未必会珍惜,不是吗?
    可隐隐又含着一丝担心,自己有资格如此吗?
    “怎么了?晚上有其他安排?”经理双手交叉,放在办公桌上,一本正经的问。
    女孩想也没想摇摇头:她终归需要一个依靠。
    尤其现在这段,脆弱难捱的时期,对方听闻此言,很是开心。
    “那好。”他悠悠道:“你下个月,就可以成为正式员工了,到时候好好干。”他拿出领导得派头鼓舞对方。
    田馨点头,跟着客套两句,转身出来了。
    她回到自己的办公座位,有点兴奋的坐立不安,随即站起来,到茶水间,倒了一杯咖啡,正喝的津津有味。
    便看到小M鬼鬼祟祟的走进来。
    女孩看她得样子,有点奇怪,不禁问道:“怎么了?”
    她还以为对方想要,跟其嚼舌根,八卦一番,可没想到,对方凑近了自己的耳畔边,小声道:“刚才L说,你拿到了张老板的单子?”
    田馨登时不乐意:“她怎么知道的?”
    小M很是不悦得盯着她:“你怎么不告诉我,到底拿不拿我当朋友啊?”
    女孩勾起嘴角,微微一笑:“不是已经请你吃过饭了吗?我还没来得及说。”
    小M也不是斤斤计较的人,翻了个大白眼,帮着她分析:“我觉得,肯定是她要争取张老板这个客户,对方给了回话。”
    田馨顿觉不妙,办公室政治,这套父亲早就说过。
    她在银行那会儿,因为父亲的缘故,没什么人敢招惹自己,如今却是单打独斗,无依无靠,麻烦也接踵而至。
    小M担心得看着她:“你说,她会不会背地里使坏,说你有好的,不给张老板推荐啊。”
    女孩跟她想的一样,又没什么证据,证明人家说了。
    田馨目光散乱:“不能吧?”
    “我看说不好,她那个人,争强好胜,不择手段。”小M愤懑的说道。
    想来,是吃过了对方的亏。
    “不要担心,反正单子已经签了,我们静观其变。”田馨只能如是安慰自己。
    本来就不是自己的事,小M也不会钻牛角尖。
    两人从茶水间出来,田馨明显感觉到了气氛有点不对,L周围聚拢了好几个人,正在窃窃私语。
    小M看到了那群人,立刻灰溜溜的回到自己的座位。
    尽管那边的目光时不时的射过来,田馨刚来,人单事孤,权作没看到,因为你根本没办法抗衡。
    可你眼不见,心就静了吗?
    断断续续的闲言碎语传了过来。
    大抵是某些人,没有职业操守,明明可以给客户,更好的推荐,却做死鱼不知道状,昧着良心,只顾自己挣钱。
    田馨背对着那波人,差点气到吐血。
    事情并非像她们说的那样,看来,L真的去争取这个案子了,可惜被自己捷足先登,她怀恨在心,刻意侮辱罢了。
    但她能据理力争吗?在公司根基不稳,还真不能。
    田馨再次意识到了,经理对于自己是多么的重要,这就是职场靠山。
    下班后,女孩毫不避讳的,呆在公司,哪怕是其他人都走光了,她恨不能,大家都发现,她跟经理的亲近。
    到时候,背地里使绊子的人,会少许多。
    男人拿着公文包出来后,女孩从座位上迅速站起身。
    两人什么话都没说,一前一后进了电梯,这才考虑今天要吃什么。
    女孩不怎么挑食,但有一个要求,不能太破费,经理挑眉,看着她笑:“你放心,你想吃什么,随便点,我可以报销。”
    田馨很是好奇:“你的报销额度是多少?”
    经理站在电梯中央,抿嘴想了想:“好像没额度吧,反正咱们公司挣钱,该花的花,该买的买,该请的请,老板没什么限制,当然你得努力工作,对得起,公司付出的。”
    女孩真的长见识,她又问起了,自己所能享有的报销额度。
    她可没那么傻,觉得自己一个业务员,可以跟经理享受同样的待遇。
    果真经理跟她讲了起来:普通的业务员,每个月合理合法的报销额度是1万,多出来的,就要自己想办法。
    田馨精神一振,这可比她在银行的工资都要高。
    经理看她那副惊讶的模样,笑着说道:“北京呢,机会多,挣钱要容易的多,你也不看看房价都多少钱了。”
    女孩登时垂头丧气:“那,我啥时候能买房?”
    男人便不吱声了,他有房,那是他自己的,根本不会娶你。
    除非,你能跟我,站在同等,差不多的高度才可以。
    三十多岁的男人,恋爱起来更理智,面包和爱情,让他选择的话,他会选择面包。
    她默默的盘算着,自己的月工资,到2万的话,不吃不喝,啥时候能挣到五百万?五百万在北京也买不到特别像样的房子。
    越想越沮丧,在纸醉金迷的皇城,你会发现自己是多么的渺小。
    小城市,有小城市的安逸和舒心,大城市有大城市的繁华和困惑。
    这就是人,很多没能力,亦或者运气不佳的人,终归会大浪淘沙,而他们落魄而归的,喊着逃离北上广。
    跟难民差不多。
    田馨突然发现真要,挣到2万的工资,突然就不香了。
    经理也不知说什么好,其实女孩,最好的捷径,还是找个有钱,有实力的北京男人嫁掉,可现在谁也不傻?
    你有什么优点,匹配优秀的人呢?
    幸运儿不是没有,但落到了你头上的可能性,真的微乎其微。
    所以大多数的女孩,还在默默的在北京努力着,去圆着,自己的北漂梦。
    实事造英雄,环境对人的影响很大,田馨从小到大,没为钱发过愁,可现在,她真的有点自卑了。
    两人出了公司,便上了轿车。
    刚走的时候,停车场内,一辆奥迪也跟着动了。
    余师长这两天,每每下课,都要过来蹲守,就连跟朋友喝酒吃饭,都没时间,搞的其余两人甚是奇怪。
    问他到底有什么急事?
    老婆孩子也不在身边?
    你这每天到点就失踪,是什么毛病?
    余师长能怎么说,只说处理私事,那两个老奸巨猾的色鬼,立刻冲他挤眉弄眼,说是有漂亮妞儿也不介绍?真的不够意思。
    他们也不是没有,还能抢不成吗?
    男人苦笑着摇头,笃定没有。
    见他不松口,人家也没有逼问,只是开些不痛不痒的玩笑。
    余师长真想冲过去,将两人分开,这是第几次了?三天两头的,黏在一起?说普通同事,谁相信呢?
    男人觉得女孩肯定动心了。
    刚离开他的怀抱,就去别人那里野,真是荡妇。
    余师长气得不轻,觉得应该早点行动,让她意识到自己的存在,到时候棒打鸳鸯,将女孩夺回来。
    他在田馨之前,没为女人吃过醋。
    如今这一次次的,早都酸的麻木。
    余师长开车紧追不舍,在一家西餐店门前停了下来,那两人坐在靠窗的位置,时不时的交谈。
    很快饭菜摆上桌。
    两人的穿着得体,一看便是白领,很是登对呢?
    就连动作,都同样的优雅,男人看的气血上涌,只能从口袋里翻出香烟,点燃后,闷不吭声的发泄自己的苦气。
    田馨跟经理坐在餐桌旁,一边吃饭,一边闲聊。
    女孩再次提到了要搬走,经理顺着话茬,问她找到合适的房子了吗?她摇摇头,说是还没时间去找。
    男人沉默片刻,突然开口说是要帮助她。
    女孩喜笑颜开,要知道自己看房子,枯燥乏味,而且也没人参考。
    这下好了,对方对北京了解,不仅能长眼神,还可以砍砍价。
    老狐狸和小狐狸<舅舅H(九五五五)|臉紅心跳
    来源网址:綪上◢んAǐτAΠɡSんUЩU◢(海棠sんυ屋),◢℃0m阅读后续/8200983
    老狐狸和小狐狸
    经理带着田馨,找到了中介。
    对方带着两人四处看房,因为对北京不了解,所以女孩很注意倾听男人的意见。
    经理也是个明白人,太老的房子,不建议其租住,冬天的时候供暖不好,太大的,自己住根本没必要。
    再者他也看出来了,对方并不太会做家务。
    ——上次去她的住所,可是凌乱不堪。
    所以他给中介限定面积,区域,至于价格,他是不在意,但是田馨心理,自然有杆秤,毕竟她来北京也不是玩的,需要长期租住。
    依照自己的工资,短时间根本没办法买房。
    所以她头一次,为钱财斤斤计较。
    看了好几处,不是这里,就是那里不如意,最后被否决。
    最后一套房,离公司非常近,靠近地铁,只需要两站地就能到。
    女孩和男人看房后,很是满意,可听到价格后,田馨便开始犹豫起来。
    经理看她支支吾吾的样子,就知道她肯定有难处,也没说什么,恰好到了中午,男人提出,先不要看了,肚子有点饿了。
    女孩瞧了眼腕表,已经11点了。
    这个时间,吃饭稍微有点早,可对方都这么说了,她也只得应承。
    两人用餐完毕,经理慢吞吞的说道:“房子看了不少,也没中意的,你呢,也别着急,毕竟现在的公寓,还没到期。”
    田馨点头,可心理不认同。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回家的时候,总感觉有人躲在暗处,窥视自己。
    那样的感觉真的很恐怖,每次回去,就像在历劫似的,可这话她是不能说的。
    吃完饭,经理便以有事为由,离开了,女孩有点失落,没了单独看房的兴致,本想回家,可突然接到了张老板的电话,说是周末的约会不要忘记了。
    田馨这才想起来,她答应了对方要打高尔夫。
    对方本想过来接她,被田馨拒绝了:自己在外面,打车很方便。
    张老板也不勉强,径直报了地址,女孩只得吩咐,出租司机开快点——去打球,得回家拿身休闲服。
    还是上次的高尔夫球场,女孩到了更衣室换装后,跟着服务员来到了球场。
    年后的北京,乍暖还寒,还不适合室外活动,所以老板们,只能憋在这里,自得其乐。
    田馨走过去,便看到张老板双手攥着球杆,手臂有节奏的往前一荡,那一身肥肉,跟着颤了好几下。
    她厌恶的皱了皱眉。
    也许是听到了声音,对方扭头看过来。
    女孩的眉头立刻舒展开来,眉开眼笑:“好球,您得球技,真是出神入化。”
    实则恰好进洞了,田馨豪不吝啬自己的夸赞。
    张老板咧嘴,哈哈大笑,也不知道是看到了美女乐开花,亦或者对这称赞心花怒放,总之他很开心。
    看他这样,田馨觉得,也许L并没有那么坏,不曾跑过来告状。
    忐忑的心安稳了几分,张老板穿着一身白衣,那么胖,偏要穿白的,自己的短处尽露无疑。
    转念一想,其实也没什么。
    人家靠的本来就是金钱的资本。
    就算再胖一倍,也有人投怀送抱。
    城镇那会儿,自己家富裕,所以也没想那么多,真的到了北京,成为社会的底层,田馨才发现,物质的享受永无止境。
    生活的观念也在发生着变化。
    张老板转身从旁边拿出球杆,那是比较轻的,适合女孩使用。
    “你用这个怎么样?”他递了过来。
    田馨没有不接的道理。
    随即两人便开始了打球。
    起初是真的在打球,可几杆之后。
    女孩的臭球太多,对方便开始蠢蠢欲动,突然在她站好位置后,猛地从身后窜过来,合身围拢。
    “你这姿势不太对,我来教你。”
    张老板,握住了她的手,引导着她推杆。
    田馨浑身一僵,差点没跳起来,也许感觉到了她的反抗。
    男人攥的更紧,女孩脸色惨白,根本不敢吭气,心理却火冒三丈,对方的身子,紧紧贴着自己的后背,随着动作,不停的磨蹭。
    这是明目张胆的性骚扰。
    可对方是自己的大客户,真要翻脸吗?
    她怎么也没想到,对方邀请自己来打球,会来这么一手,看来她还是太嫩了。
    一球完毕,对方的脑袋,已经探过来,在她的脖颈间,嗅来嗅去,就像一只嘴馋的哈巴狗。
    田馨终于忍无可忍,提高了音量。
    “张老板……张哥……”
    她极力克制着自己的脾气。
    对方听她的召唤,猛地回过味来,随即沉下脸,心有不甘松手。
    显然他认为对方不识抬举,居然打扰了自己的兴致。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田馨已经气得不行,恨不能立刻就走,可想想,对方还是有利用价值的。
    便宜你都占了,索性让你多出点血。
    她立刻换了一副嘴脸,拿起脖子上挂着的白毛巾,凑到他的跟前,为其擦拭,额头上的汗珠。
    男人身宽体肥,运动起来,便要出汗。
    对方一愣,那股火气也消了下去。
    女孩的脸,洁白光滑,涂着睫毛膏的双眼,晶亮有神。
    还真是个天生的美人坯子,就是不知道,衣服底下的身材如何?
    田馨强忍着,对方猥琐的目光,擦了两下后,便收手,又从桌面上,拿过茶杯递了过去,嘴里体贴道:“先别打了,我们坐下来聊聊天。”
    男人点头。
    两人分别在桌子两旁坐下。
    田馨假模假样的跟对方道歉,张老板淡淡的扫了她一眼,却是没有表态,女孩突然意识到,他根本就是什么都知道。
    真是老狐狸,深藏不露。
    田馨说是,昨天才从同事的口中得知,有个好项目要上马。
    跟着一个劲的赔礼,她一个新员工,消息不太灵通,再者这个项目,什么时候下来还是未知数。
    张老板翘起嘴角,哼笑一声。
    “L跟我说了,我本来还很生气,觉得你这个人,真的不厚道,有点急功近利。”他目视前方,娓娓道来。
    女孩丝毫不见慌张,只是摇头。
    大方得表示,根本是子虚乌有的事。
    她刚来公司,就受到了某些人的排挤,希望对方能理解。
    张老板故作大度:“哼,我也不是小气的人,只是你总得给我点安慰吧?”
    他朝女孩挤眉弄眼,显然这话里有话。
    田馨恨不能,甩他一耳光,可表面不动声色。
    “你这人,这么有钱,还剥削我,上次我请客的时候,可是花了不少,几乎把赚的提成都花了。”女孩佯装生气。
    张老板当即傻眼。
    他本想占点别的便宜,可人家都不认账了。
    说是挣的钱,都给你花出去了,他便有点不高兴。
    可细想,谁会做吃力不讨好的事呢?所以这话里还有猫腻,他也不好刨根为底,太过琐碎。
    “不过,我还得请你再帮忙。”田馨话锋一转。
    张老板觉得田馨有点精,这次却是板着面孔。
    “什么事?”
    “据我打听,要上马的项目,年化收益率在百分之10左右。”田馨说这话的时候,满脸的兴奋之情。
    对方跟着一愣:“你确定吗?L只说高,却不知晓收益率。”
    也难怪人家怀疑,你不是受排挤,消息滞后吗?怎么又知道这么多。
    实则田馨跟经理走的近,偶尔对方提了一嘴,这事十拿九稳,政府部门,每年上马的项目都不少。
    集资的力度也不相同。
    有些项目,筹措资金不足,就要想方设法的提高收益率,吸引更多的民间资金加入。
    “我先前真的不清楚,这不,经理说漏嘴,我才知道,真是肠子都悔青了,我再次向您道歉,这可是挣钱的好机会,你也知道,收益率高,下手的人也多,先到先得。”她又在怂恿对方。
    说真的,张老板心理不舒服。
    毕竟先前的项目不如意,要不是女孩极力撺掇,他也不会买。
    “那就等下来的时候再谈。”他满脸淡定。
    田馨知道,纸上谈兵不行。
    “你放心,只要项目下来,我第一时间通知你。”
    “哼,你也不是我的什么人,到时候再说吧,我还没确定到底跟谁买”他的语气不太好。
    显然他怨气未消。
    女孩有点尴尬,就算再解释,也难免被人诟病。
    “我知道您是个好人,咱们两个,一回生二回熟。”话音落,女孩故意拿眼风,撩了他一下。
    张老板身体像过电似的,抖了一抖。
    笑嘻嘻得伸手,捏住了对方的脸蛋,戏谑道:“你可真是个小人精。”
    田馨脸蛋有点疼,却是没有反抗,心理却是恶心的不行。
    两人在球场,腻歪了一会儿,便出去吃了饭,跟着男人提出要送她回家,这次女孩没拒绝,因为什么?
    你要冲业绩,不放点诱饵,大鱼怎么上钩。
    再来,马上要换住处了,就算对方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来骚扰吗?她肯定要在那之前搬走。
    女孩虽说不齿自己的行为,但人在职场,你要生存,就不能太过死板。
    田馨的做人底线,已经放低了一些,可有些东西,是无法撼动的,比如为了一点点利益,而舍弃身体和自尊。
    然而很多时候,我们并不如自己想象的那么高风亮节。
    女人之所以不愿意越雷池,真的是诱惑不够,亦或者情势所逼。
    御宅剭栐久俻鼡站:Π2QQ。C⊙M

章节目录

舅舅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五五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五五五并收藏舅舅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