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身名叫夏如嫣,大梁国唯一的一位异姓公主,封号勉强算是重明,为什么说是勉强呢?因为她这个公主的名头有些名不正言不顺。
    原身原先的身份其实只是个平民女子,不过她的生母是当初伺候过皇后的宫人,后来出宫嫁人生下原身,谁知没多久丈夫就因病离世,只剩下母女二人相依为命。
    原身的父亲本来是外乡人,在当地没有亲戚,而她的外祖父外祖母也早就过世,外家人丁稀薄,同两母女也没有什么来往。
    原身父亲生病时花掉了家中大部分积蓄,夏母带着她过得颇为清贫,后来先皇过世,由年少的三皇子继位,皇后便成了太后,几年后太后出宫游玩散心,偶遇因无钱付药费而被医馆赶出去的夏家母女。
    当时夏母已病入膏肓,太后认出旧仆,叫人请了大夫来为她诊治,大夫却说她已经时日无多,太后念在她昔日伺候自己的情分上,便留了人照顾她最后的日子,在夏母离世后将原身带进宫中,留在身边教养起来。
    太后一开始想的是培养原身做个贴身的宫女,后来带在身边越来越喜欢,便也打消了这个念头,只将她当做半个女儿来看待。
    原身天生性子内向胆小,在宫里被其他公主欺负了也从不吭声,太后将她养在身边四年,后来病重时担心自己不在后原身没了依靠受人欺凌,便请求皇帝给原身一个公主的封号。
    当今圣上淮旸帝是先帝的第三子,他前面两位兄长为了太子之位明争暗斗,一个死了,一个被圈禁,最后皇位反倒落在了最年幼的他头上。
    太后一生无所出,因此淮旸帝也并非她的儿子,对于太后的请求他并未反对,太后便为原身起了个封号叫重明,准备请淮旸帝下旨册封。
    谁知就在定好封号的当天,太后病情突然加重,昏迷数日之后撒手人寰,原身这公主的名头就刚好卡在了这个节骨眼。
    在太后的丧礼之后,淮旸帝身边的大太监才提醒他,还有个公主没正式册封,淮旸帝跟太后本就没什么感情,又没见过原身两回,对她根本没印象,便随口说了一句:
    哦,那就当她是公主吧。
    说了这一句之后,淮旸帝就把这件事抛到了九霄云外,而因为没有得到正式册封,皇帝又说了这样一句话,原身就在宫里过起了空有公主名头,没有公主待遇的日子。
    因太后往日给了不少赏赐,起先原身的日子还没这么艰难,但后来宫里的人都看人下菜碟,原身身边只有两个宫女一个小太监伺候,要想稍微吃好些都得给御膳房的管事塞钱,更别提别的事儿了。
    后来原身只得节俭再节俭,连那个小太监和其中一个宫女都另谋了去处,只剩下最后一个忠心的跟在她身边伺候。
    太后过世两年,原身逐渐出落得亭亭玉立,有一回在宫宴上偶遇了伯恩公世子何文曜,何文曜一时惊为天人,在得知她就是那位重明公主之后便使了些手段接近她,与原身开始书信来往。
    何文曜是个风流的浪荡子,对付原身这样的小姑娘可说是手到擒来,尤其原身心性单纯,在宫中过得又艰难,有人在此时对她嘘寒问暖呵护体贴,很快就引得她芳心暗许,喜欢上了何文曜。
    何文曜当初也是真有几分喜欢原身,当然,这多是因为她的美貌和温顺的性子,两人私下约好之后他就在一次宫宴上向淮旸帝求娶原身,淮旸帝对这个公主根本就没印象,只随口问了一句就同意了他的求娶。
    而原身真正的悲惨命运也是从嫁给何文曜开始。
    刚开始两人成亲的头一年,因为原身的美貌温柔,何文曜倒是真收了几分心,没再像从前那样整日光顾青楼或在家中与丫鬟们厮混,然而就在原身怀上身孕之后,他便故态复萌,不但提了两个通房丫头做妾,还成日流连青楼,甚至迷上了一个名叫水冷烟的青楼女子。
    在原身身怀六甲的时候,何文曜将水冷烟从青楼赎出来带回了府,原先原身就因为何文曜的冷落和花心黯然神伤,现在见他这样自然更受打击,然而何文曜现在心思全放在水冷烟身上,对她愈发冷淡,十日里能有一日去看看她就算不错了。
    原本原身为了孩子还能坚持下去,谁知有一日她在花园里不知怎的摔了一跤,竟导致了小产,差点儿去了半条命,等她好不容易缓过来身体也变得十分虚弱,整个人消瘦了一大圈,姿色大不如前。
    何文曜本就是看重她的美貌,现在美貌打了折扣,他又有了水冷烟,对原身便再没了耐心,在他将水冷烟接回府半年之后,便要将水冷烟抬做平妻,虽因为伯恩公的坚决反对而没能如愿,却也将原身气得口吐鲜血,没几日竟就香消玉殒了。
    到这儿原身的剧情就算全部结束了,夏如嫣脑海中的画面全部消失,系统的声音重新响了起来:
    【剧情接收完毕,现在发布主线任务,本次的主线任务是摆脱原主悲惨的命运,过上平安顺遂的日子,任务奖励积分1000,奖励物品化形药水x1,当前积分余额0,请主人努力赚取积分呦。】
    夏如嫣睁开眼,在心中问系统:【平安顺遂的定义是什么?】
    【这个我也不清楚哦,总之主人只要尽量过得好一点,活得比原身久就行啦。】
    得到系统的答复,夏如嫣一时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就在这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宫女馨月在门外焦急地唤道:
    “公主!再不走咱们就得迟了!”
    夏如嫣这才想起今日正好是何文曜向淮旸帝求娶原身的那场宫宴,要想过上好日子,第一件事就是得拒绝何文曜的求娶。
    她立刻起身开门出去,对馨月道:“咱们快走吧。”
    主仆俩匆匆从院子里出去,夏如嫣现在住的地方是宫里一个偏僻的小院儿,就挨在冷宫边上,步行到举办宴会的恩和殿得花近半个时辰,方才她接受任务已经浪费了许多时间,要是不走快些就要迟了。
    就在两人经过紫宸殿的时候,夏如嫣脑海中又响起了系统的声音:
    【叮,触发支线任务或拒绝,拒绝接受任务同样扣除积分300。】
    夏如嫣想也没想就选择接受,然后随口问了一句:【我现在根本没有积分,哪儿来给你扣的?】
    【主人,积分状态可以为负,如果您拒绝或完不成任务,您的积分就会变成负数。】
    夏如嫣噎了一下,顿时在心里咒骂起了主神,简直恨不得把主神拎出来狂揍,她边在心里破口大骂边疾步往前走,恰好前面一个转角,她刚拐过去迎面就撞上了浩浩荡荡一群人。
    夏如嫣走得急,一时没来得及止住脚步,不慎撞到了一个太监身上,她往后趔趄了几步险些摔倒,接着就听见一个尖利的声音响了起来:
    “大胆!何人竟敢冲撞皇上?”
    ————————————————————————————————————————
    二更奉上!夸我!
    好吧,男主没有正面出场,不过他身边的太监出场了!
    本次男主狼属性,比较凶残()
    ┆更多ノ亅丶説綪椡ΓOUSHUЩU,Xγz閲讀┆

章节目录

快穿节操何在_御宅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炒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炒肉并收藏快穿节操何在_御宅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