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睛上被蒙了一只手,哥哥沙哑的声音响在耳边:“闭上眼。”???
    这么会玩的吗?
    林安宴立刻闭上眼睛,不仅如此,她还像个乖宝宝那样,将遮挡的手从胸口拿了下来。
    本来想环住身上人的脖子,想想人物设定,应该是个躺平任操、只会揪着床单嘤嘤嘤的小可怜,就把手老老实实地放在了身体两侧。
    连腿都更自觉地分开了一些。
    没注意到她的小动作,林靖渊刚刚忍着几乎要炸裂的感觉,狠心将欲望抽出来,带出一串湿漉漉的水痕。
    入眼就是欺霜塞雪的少女酥胸,躺下来的时候,也是鼓鼓囊囊,蔚为壮观。
    少女呼吸浅浅,两团嫩豆腐一样的乳肉也随着呼吸起伏,颤颤巍巍,摇摆不定。上面两颗翘起的红果子摇摇欲坠,似乎快要从高峰上坠落。
    看得人心神摇曳,想伸手轻轻捧住那堆雪,留住上面娇小的红梅。
    又想……让人狠狠肆虐,尽情蹂躏,在上面留下不一样的痕迹。
    刚刚有了这样的念头,林靖渊整个人都不好了。真是被之前冲晕了脑子,这是他的妹妹,他也答应过父母,要一辈子保护她,宠着她。
    上辈子,他没有做到,因此老天给了他这辈子,从头来过,让他赎罪,让他完成父母对自己的嘱托。
    自己怎么能对她,产生这样的念头?
    大概是她这个样子,有点像那个女人吧……
    狠狠闭上眼睛不再去看,林靖渊为自己系上腰带,又摸索着将少女扶起来,让她自己把睡衣带子给重新系好,就转过身去将窗帘拉上。
    不做了吗?
    不是刚刚还硬着吗?
    为什么?
    难道是,忽然间就……不行了?
    年纪轻轻,就阳痿了?
    等等,她现在十九岁,哥哥比她大十二岁,那就是三十一岁左右。
    在原主印象中,她和哥哥聚少离多,不过……好像也没听说过,哥哥有交女朋友。
    三十一岁了,如果还是个处男,那确实,有点问题。
    一边想着,林安宴将带子重新挂到脖子上,识趣地走到门口,刚握上门把手,又想起这件事,扭头看了一眼已经整理好浴袍的林靖渊。
    视线在他的下三路来回瞄。
    林靖渊察觉,将腰带拽得更紧一点,皱眉。
    “林安宴,你在看什么?”
    林安宴符合人设地低着头,喏喏地开口:“那……药还……”
    她一心只想着人设,却忘记了,哪个害羞矜持的女孩,会裸着双乳、衣衫凌乱躺在男人身下,腿心私处和男人的欲望擦碰过,还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满心满脑都是上药。
    微微眯眼,林靖渊探寻地看过来,“安宴,你是在勾引我?”
    林安宴有些为难。
    若说是,会不会坏了人设?
    若说不是……她本来就是到这个世界勾引他的呀。
    那应该是,还是不是?
    她不知道,自己喃喃地将这句话说出了口。
    声音太小,林靖渊距离略远,本应该完全听不到的。
    他却怔了怔。
    んAíτǎnGSんцщц'.Cǒм

章节目录

[快穿]系统坑我没商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宜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宜羽并收藏[快穿]系统坑我没商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