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心而论。
    真的是,平!心!而!论!辜橙橙只是想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而已。没有想要伤害阿鹤的意思,她只是觉得说出来会比较好。这算是……明确的拒绝了吧?不需要一个月那么长的时间,试不出来的……这样对谁都不好吧,一点都不公平……
    “所以呢?”贺翰音的反应很令人意外。他没有沉下脸,没有生气,甚至眼神都没变,语气就像在问“这个芦笋好不好吃”一样。
    辜橙橙一下懵了:
    “哈?”
    就……我喜欢上别人了啊,不能跟你在一起的啊……所以呢?这需要反问吗?
    贺翰音一只手支着下巴,微微歪着头看她:
    “你喜欢上别人了,跟你和我在一起有冲突?”
    好像没有冲突……诶诶诶不对!这是绿茶发言吧!什么我的身体跟你在一起心却在他那里什么的……
    辜橙橙傻乎乎的微张着嘴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就听到贺翰音又问:
    “是谁?”
    牵涉到具体是谁的问题,辜橙橙想了又想,觉得说老板是最合适的,毕竟她只有和老板在阿鹤面前亲密过嘛!而且老板那么厉害可靠,阿鹤肯定动不了他……少女小小声道:
    “喜欢老板。”
    贺翰音眨了下眼睛。辜橙橙觉得他眼皮再抬起来的时候眼神都不一样了:
    “那你们在一起了没有?”
    在一起……就是谈恋爱了的意思吧。好像、好像是没有……不管是哪一位,好像都没有说过想要和她谈恋爱的事情……付星伦倒是说过,不过他是不是不算啊……辜橙橙老老实实摇头:
    “没。”
    “所以,你们又没在一起,你为什么不能和我在一起?”贺翰音笑。
    “郑佑凡有什么,英俊?多金?这些我也一样。”贺翰音一耸肩,“我还比他年轻。你能保证你永远不变心?”
    诶?诶?但是……
    “现在才十二点半。”贺翰音抬手看了眼手表,说:
    “从你跟我回家开始到现在不过五十多个小时,就算是实验时长这个数据也不够有说服力,你凭什么觉得自己不会喜欢我呢?”
    好像有道理?但是又好像有哪里不对……辜橙橙找不出逻辑漏洞,只好急急地说:
    “可是我只想和他在一起!”
    “那你有没有想过他要不要和你在一起?”贺翰音气定神闲的反问,“你敢保证他也想和你在一起吗?”
    辜橙橙又不是郑老板肚子里的蛔虫,也没跟老板告白过,她哪里知道对方想不想跟她在一起。这下子猛地被驳倒,脑子里的逻辑线像被猫抓乱的毛线团,怎么都理不清了,还乱七八糟的起毛毛:
    “我……”
    “他不一定愿意跟你在一起,但我却一定愿意跟你在一起,比起来是不是我更好一点?”贺翰音笑得温柔。
    诶?好像、好像是这样?
    辜橙橙整个人傻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贺翰音靠过来,在她额头轻轻弹了个脑瓜崩:
    “我老婆真是个小笨蛋。这么久了,逻辑那章还没学会啊?”
    辜橙橙捂着额头,终于想起来,好像高中命题逻辑那一章,确实是阿鹤教她的来着……因为她死活搞不懂逆否命题的推法,阿鹤还很无奈的辅导了她好久,最后弹了她一个脑瓜崩说不会就算了,她怎么想的就怎么写……?
    这么一大通推导关系灌进脑袋里简直思维断线,辜橙橙低着头一点一点的琢磨那些话,想得入神,也就没看见男人骤然阴沉下来的脸色。只是这阴沉也只持续了很短的一瞬,贺翰音垂下眼眸,再抬起时眼底又是温柔笑意。
    鼓起勇气好不容易说出来的桩桩件件被轻而易举的驳倒,少女整个人糊里糊涂,饭也不吃了,上楼在太空舱里躺着想了半天。
    对、对吼……?就算她明白自己爱哥哥们了,哥哥们也有说爱她,但是这也不能表示他们一定就能在一起呀?这么多的人,而且他们又还年轻,真的能保证永远吗?少女又犯了不自信的老毛病,忘了自己打个电话过去问问就能得到答案,心跳如鼓的琢磨半天头都疼了,干脆打开电脑打rank。
    早就守在线上的付星伦终于蹲到人了,在辜橙橙开局之前火速私聊:
    “宝~”
    辜橙橙本来下定决心不理他的,但牵涉到之前告白的问题,明确说想要她做女朋友的就付星伦一个……她忽然就心软了,敲了个问号过去。
    付星伦得到回应高兴的不得了。本来那天得知贺翰音起诉TNT的时候他还挺幸灾乐祸,心想打起来打起来,你们打得两败俱伤乖宝就是我的辣!后来把那条微博仔仔细细阅读了几遍就发现不对了——wdnmd失散多年的妹妹是什么意思?莫非这个贺翰音就是他一直都想拜访的大舅哥?可是之前不是说是前男友的吗?
    付星伦想不清楚,又没渠道了解真相,上次爬墙之后TNT的基地围墙上直接拉了电网,他甚至进不去。微信上问没得到回应,他听说辜橙橙终于恢复韩服rank了,赶紧来蹲蹲看。这个问题是一定要问清楚的:
    “宝~那个贺翰音到底是你前任还是你哥哥?”
    啊。辜橙橙想着对外口径要一致:
    “是哥哥。”
    付星伦更兴奋了。是大舅哥!直接跟大舅哥提亲会不会更顺利?他满怀羞涩的打字:
    “我跟AK11就签了一年……”
    辜橙橙:“?”
    “大舅哥的战队缺打野吗?可以倒贴钱。”
    辜橙橙:“……”
    AK11的老板,你们队打野吃里扒外你知道吗?
    正在AK11基地里笔走龙蛇给送子观音像上题字的老板忽然手一抖,那句“妙手一伸儿女双全”的“全”字最后一画拖得格外的长。他咂咂嘴,感叹:
    “坏了呀,全外生枝了。”
    更多小説請到RοUSнUЩU,乄yz閲讀

章节目录

(电竞)越海_御宅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提灯小豆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提灯小豆子并收藏(电竞)越海_御宅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