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桥盯着电脑里早就准备好的文件,心头漫上一丝丝不忍。
    唉,这个东西一旦发上去,某些人就要倒大霉了啊……
    不过那点不忍也就存在了几秒钟,乔桥可不是什么圣母,别人打她右脸她还要把左脸凑上去,她不想害人但是别人老害她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右键点击正要发送,手机响了,乔桥看了一眼屏幕,万般不情愿地接了起来。
    “喂?”
    梁季泽磁性的嗓音传过来:“小乔。”
    乔桥:“嗯,干嘛?”
    男人低笑:“这话应该我问你,我是接到你的信号才给你打电话的。”
    乔桥奇怪地看看手机:“我没给你发信号啊。”
    梁季泽:“有啊,想我的信号。”
    乔桥:“……”
    “Stop!”乔桥义正辞严,“有事说事,没事我挂了。”
    “咦?这种时候你应该最想我才对。”
    乔桥:“哈?我现在很好,为什么要想你。”
    梁季泽悠悠道:“热搜啊,这是第二次了吧?你还坚持要靠自己解决而不走我这条捷径吗?”
    乔桥恍然大悟,原来梁季泽是看她上了好几次热搜以为她束手无策才打来电话的。
    唔……没想到大变态还算有点良心。
    “你要是肯让我捅捅你的小屁股,我就帮忙。”
    =  =。我收回刚才关于良心的那句话!
    乔桥:“不用了,再见。”
    “你最好考虑一下。”梁季泽慢条斯理道。“否则那个叫海蝶的,第二轮会被淘汰。”
    乔桥愣了下,手指不自觉地抓紧了:“你怎么知道?”
    梁季泽:“秘密。”
    乔桥:“你的意思是,决赛的名额都是内定好的?”
    “啧,小乔你单纯得不像个导师呢。”
    她清晰地听到了话筒中传来的吞咽唾液的声音,男人压低嗓音:“但我好喜欢这样的你。”
    乔桥面无表情地把手机拿到卫生间,盖上一个脸盆后疯狂敲打……
    敲了十几秒,估摸着对面人的耳膜应该一时半会儿好不了了,她才继续通话:“你说什么?”
    话筒里静了好一会儿才传出梁季泽略微咬牙的声音:“小乔……你刚才干了什么?”
    乔桥:“喜欢吗?以后跟我说话注意下言辞,不然我就给你来一套这个。”
    梁季泽似乎笑了一声:“你在主办方提供的宿舍里住吧?”
    “你问这个干什么?”警铃大作。
    “没什么,提醒一下你。”男人意味深长道。
    “我们这是半封闭的赛场,你进不来。”
    梁季泽:“那得看是谁。”
    乔桥:“……”
    “还要给我来一套吗?”
    “不来了不来了……”
    梁季泽很满意:“乖。”
    挂掉电话,乔桥感觉后背还是一阵恶寒。不过虽然梁季泽很不正经,但他起码给乔桥带来了一个消息,这个比赛是有内定名额的。
    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她必须非常小心,否则稍有不慎,主办方就会顺势而为,把非内定的选手淘汰,严重的话,景闻和海蝶她可能一个都保不住。
    这次录音事件一样,要不是她提前做了准备,后果不堪设想……
    乔桥右键点击,把准备好的文件发到了社交平台上。
    几分钟之后,原本无人问津的社交小号突然粉丝量爆炸式增长,文件内容也被疯狂转载,几乎到了刷新一下页面,转载量就会翻一倍的恐怖速度。
    十分钟,“乔桥”二字再次被顶上热搜,只不过这次评论区彻底反转!
    “真锤来了!这个重量,天马流星锤啊!”
    “完整版录音?我没看错吧?之前罗洮爆出来的全是剪辑的?”
    “原音频我刚听完,只能说太下作了,罗洮滚出娱乐圈吧,这种人还配当艺人吗?”
    “没有人被这个叫乔桥的小姐姐圈粉吗?第一次爆出来时这个姐姐什么都没说耶,手握重锤不出手,直到对面追着咬才放出来!”
    “楼上的,也可能是价格没谈拢哦。娱乐圈的事,谁知道呢?”
    “这个真的是原版音频吗?说不定这个也被剪过哦。”
    “……”
    偶尔一两条不和谐的声音迅速被淹没在广大网友们的吐槽声浪中,而且吐槽完他们似乎还觉得意犹未尽,又组团拉帮结派地跑去主办方的账号下骂,要求罗洮道歉+退赛。
    乔桥刷了一会儿就关掉了电脑,剩下的不用看也能猜到。
    第二天一早,海蝶和景闻也看到消息了,他俩倒还好,估计看乔桥从始至终都比较淡定也已经能猜的七七八八了,只有Mindy私下问了一句什么时候录的,乔桥说从一开始,Mindy立马露出敬佩的神色。
    乔桥没好意思说她其实一开始是为了录景闻唱歌,只不过后面忘了关而已。
    也算歪打正着了。
    到吃早饭的时候,乔桥就发现其他人看她的目光又发生了变化。罗洮刚爆出录音时,落在她身上的视线以怀疑和幸灾乐祸居多。现在则变成了戒备和警惕,当然也带着一丝敬畏。
    人永远是欺软怕硬的。
    早饭吃完,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出现在乔桥面前。
    萧书仪。
    女人微微笑:“能聊会儿吗?”
    乔桥给景闻和海蝶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们先回去,海蝶还想说什么,被景闻拽走了。
    萧书仪道了一声谢,施施然坐到乔桥对面,望向海蝶和景闻离开的方向:“你从哪儿找来的这两个好苗子?”
    乔桥专心致志地吃蛋饼:“捡的。”
    萧书仪:“呵呵,你还挺幽默。”
    乔桥擦擦嘴:“你要聊什么?直说吧,不要浪费大家的时间。”
    萧书仪看看四周:“我们在这里谈吗?不合适吧?”
    乔桥笑:“怎么?怕被录音啊?”
    女人有点尴尬地笑了笑:“那倒不是。”
    乔桥发现萧书仪比萧曼雨还是差了点,如果坐在对面的是萧曼雨,她肯定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岔开话题,根本不会有被奚落的尴尬。
    这俩姐妹还是有区别的。
    “我知道,是我没管好队员,让罗洮伤害了你,但现在他也受到惩罚了,我们能不能商量一个解决办法?”萧书仪说,“毕竟,两败俱伤对谁都没有好处。”
    乔桥奇怪:“两败俱伤?哪两败?我好像不会受到影响啊?”
    萧书仪:“兔子急了也会咬人的。”
    乔桥:“这话应该我说,不是你们追着我咬,我也不会放出录音。”
    萧书仪沉默以对。
    乔桥吃完了蛋饼,又开始吃小笼包,乔桥最喜欢这个主办方的一点就是它不小气,一日叁餐足够丰盛还全免费,每天换着花样吃,幸福感满满。
    萧书仪:“你开条件吧。”
    乔桥心平气和道:“你现在跟我谈这些是不是晚了?录音放出来又不能撤回,你们还是想解决办法要紧。”
    萧书仪:“你可以出面澄清一下。”
    乔桥:“澄清什么?”
    萧书仪:“录音的事是个误会。”
    “哈哈。”乔桥忍不住笑了,“那请问,我为什么要损害我的名誉去帮你澄清呢?”
    萧书仪:“罗洮家很有背景,只要你愿意,我们可以给你们更好的资源做补偿。”
    乔桥摆手:“空头支票我不要。”
    萧书仪急了:“我可以跟你签协议!”
    “协议有什么用?”乔桥放下筷子,“大家都是成年人,娱乐圈里能钻空子的地方太多了,真要整人,一百张协议都不够。”
    萧书仪:“那要怎么样你才信?”
    乔桥轻咳一声,认真道:“能折现吗?”
    萧书仪:“……”
    乔桥满怀委屈地回了宿舍。
    “她怎么能说我在开玩笑呢?我像是拿钱开玩笑的人吗?”乔桥长叹一声。
    海蝶表示赞同:“电影资源那东西,不当吃也不当喝,要那么多干嘛?还不如现金来得实在。”
    景闻:“所以,没谈拢吗?”
    乔桥:“怎么谈,我要钱她又不给,不给就算了,还把我骂了一顿,说我在侮辱她,唉。跟叁观不同的人讲话真费劲儿。”
    旁边的Mindy已经一脸黑线了。
    这叁个人是怎么回事啊?!那可是电影资源!电影资源!这算是娱乐圈里最顶尖的资源了!随便一个十八线艺人要是有资格参演电影那绝对能原地起飞好吗?结果你们居然给拒了……拒了……
    最离谱的是拒完了还要求折现!!!
    这这这……这是正常人能做出来的事吗?电影资源那可是有钱都拿不到的!萧书仪没当场掀桌子已经算涵养够好了,这不就是放着山珍海味不吃非要老板给换成清汤挂面吗?搁谁身上谁都觉得你这是耍人吧?!
    而且景闻和海蝶居然没有反应?这可关系着你们的未来啊!
    不过……
    Mindy回头看了看乔桥,只要是她的决定,好像也没那么不可接受。
    果然,跟这叁个人待久了,自己也开始变得不正常了……

章节目录

AV拍摄指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说制造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说制造机并收藏AV拍摄指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