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双双抵达片场后,迈克尔检查了一下她的屄穴,看到阴唇确实被干肿了,点了点头,便让她去做梳化了。
    他看了一下奄奄一息的吟双双,又对比了下神采奕奕的杜笙,忍不住嘟囔抱怨道:“就她这精神头等等还怎么拍戏啊!”
    但梳化后神色萎顿的吟双双,却恰好贴合了戏中小夜子强撑起精神的状态。
    她轻飘飘的步伐踏在静谧的日式庭园里,像是传说里诱惑男人的山野精怪,虚无缥缈的身姿一步步凝实,渐渐透出了点烟火气,美不胜收而又充满意境,迈克尔看着镜头点了点头。
    由于早前试镜的时候杜笙发现了问题,于是便让冯凭改了剧本,这一幕戏小夜子约美军上校的理由便不再是为了让服部认为她自甘堕落而放弃成为她的旦那,她现在是抱着希望能让会长的事业起死回生而奉献自己。
    她只身前往,并没有告诉葵,但时刻注意着她的葵还是发现了,像条阴毒的毒蛇缀在了她身后,将会长以及服部在不同的时间点都叫来了,她想让小夜子失去这些男人的喜爱,没有了男人作为倚仗,小夜子在目前风气大乱的茎园,便什么也不是。
    这个简单的镜头拍完了,就该肖恩以及吟双双的肉戏了,肖恩斗志昂扬地跟吟双双打了个招呼,“大波,这一次我会使劲不留情地干妳喔,妳要是受不了了,千万吱个声。”
    吟双双对他翻了个白眼,小样儿,今非昔比,她现在连比尔的肉棒都无障碍通关了,会怕肖恩?
    肖恩收到她鄙夷的眼神,没觉得愤怒,反而兴奋地摩拳擦掌,他还记得上次跟她的试镜,虽然没能尽兴,却也让他回味良久,这次总算又有机会对上,那当然要好好表现一番,才不枉他辛辛苦苦争取来这次的机会!
    当两人在和室里就定位后,迈克尔喊了,“Action!”
    小夜子跪坐在榻榻米上,优雅地向上校弯腰行礼,“一切就劳烦您了。”
    上校哈哈大笑一把将她搂住,扯开了她的衣襟,“小夜子,别说那些无聊的话了,先让我吃吃妳的大奶子,我昨天只是摸了摸,就知道妳这对奶子可是极品,今天可得好好品味一番!”
    小夜子没有挣扎,倚进上校的怀里,任由他动作,只是他一剥开她的和服,看到她布满指痕的乳肉以及红肿的乳头,不免还是有些吃惊,“啧啧啧,这是怎么弄的,是服部吗?他也太不怜香惜玉了!”
    说完,捧起她的奶子轻柔地吸吮起来,然后一边揉捏着她的乳头一边去瞧她的神色,“怎么样,我玩奶子的技术比那家伙好吧!”
    小夜子羞涩地别过头去,双手搭在他的胸上,“上校……”
    见她这像是默认的姿态,上校哈哈大笑,三两下就将小夜子以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去,挺着肉棒站在小夜子面前。
    小夜子温顺地握住了他的肉棒,放入口中吸舔,更在上校的示意下用双乳夹着他的肉棒上下套弄,不时地还会低头含住他的龟头吮吸。
    戏外,杜笙看着两人都入了戏,开始按照事前排定的几个姿势肏干了起来,便走到了一个僻静的角落拨了个电话出去。
    “什么事?”对方接听了电话,冷硬的声线一如既往。
    “严烈,有点事跟你商量。”
    两人都不是会跟对方寒暄的人,很快杜笙就将这阵子他对吟双双的怀疑以及他的猜测说出口。
    杜笙说完后等了好一阵子,都没有等到对面严烈的回应,让他颇为怀疑严烈是不是还在电话那端。
    凝固的气氛让他眉头一阵紧蹙,不知道严烈是不是对这件事有些其他想法,又会不会影响到双双未来的星途……
    谁知,他却听到对面传来一阵诡异而又隐忍的吭哧声,杜笙还没反应过来,这阵吭哧声就爆发成了大笑。
    杜笙的面色当即就沉了下来,声音里也带着几分愠怒,“这件事并不好笑!”却是突然有些后悔打了这个电话。
    严烈强忍住笑意,带着几分同情道:“你确定她不是想趁机打你一顿?”
    杜笙气息一窒,趁机打他一顿?双双为什么要这么做?
    而电话那头的严烈已经在继续说道:“你别不信,这家伙真可能干出这样的事来。”
    说著,还举了几个吟双双装傻充愣的例子。
    杜笙彻底沉默了,“……”
    “你竟然信了那二货的鬼话,杜笙,我还真是高看你了。”
    杜笙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挂了电话,严烈鄙视以及嘲讽的笑声还在他耳边回荡。
    他面沉如水地回到摄影机旁的位置,看着场中还在进行的肉戏,开始有些走神。
    被狰狞肉棒杵得不断收缩蠕动的蜜穴
    吟双双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总裁卖了,而且很快就要倒大楣了。
    她正全力投入与肖恩的肉戏,嘴里溢出勾人的呻吟。
    肖恩正按著开拍前迈克尔以及动作指导的指示跪在榻榻米上,从背后将肉棒插了进去,握住她两只纤细的手臂,大力撞击着她多汁的肉穴,让她的两只奶子在镜头前不断地晃荡,被吸得红艳的乳头在空中荡出一道道红线,两人交合处的悬浮摄影机的镜头也不断被飞溅的淫水溅上,却仍是忠实地收录下被狰狞肉棒杵得不断收缩蠕动的蜜穴。
    “啊……哈啊……”
    “哦天啊,小夜子妳的骚屄夹得好紧!实在是太爽了!”说著,把她抱到自己身上躺下,将她的双腿几乎掰成了一字,向上大力顶弄了几十下,将浓浊的精液全都射进了她的小穴中。
    突然,门外传来一道女子的声音,“会长,您怎么站这儿不动呢!士官他们在这儿吗?”
    小夜子正忍着高潮的余韵,上校的肉棒此时虽然射了精,硬挺的状态消退了些,却仍是插在她的肉穴里,迟迟不肯拔出,甚至还在不断地细磨著,两手也流连在她细滑的大腿上抚摸著。
    纸糊的和室拉门遮掩不住什么声响,门外的说话声清晰地传入房里,小夜子的心弦猛然揪紧,刚刚他们两人肏穴时的动静这么大,外面想必也听得一清二楚了吧……
    她想起身,但上校却牢牢地把住她的大腿,不肯松手,而且他们性器交合的部位,还恰恰好对着门……
    上校伸出舌头舔在了她的后颈,“呵,小夜子的骚屄又夹紧了,是不是我的大鸡巴还没把妳喂饱?别急,我休息一会儿,我们很快就可以再来一次!”
    说完,上校抽出了他的肉棒,失去了肉棒的填补,浓精随之流出,而和室的拉门在此时正好倏地被拉开了,葵疑惑著望了进来,脸上难掩吃惊道:“啊呀,是谁在这里肏穴……”
    小夜子赶紧从上校身上起来,拉过了丢在地上的和服试图遮掩自己的身子,却已经太迟了。
    她已经看到了站在葵身后的会长,回廊照射进来的阳光打在他的背上,让小夜子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直到他被葵拉进了和室,小夜子才看清他的眼神。
    他的眼神很复杂,有疑惑、悲伤、忧愁、担忧……唯独没有鄙夷。
    小夜子在这刻的思绪不由飘得很远,若是此刻站在这里的是服部,或许早就对她破口大骂或是满脸不屑了吧。
    上校站了起来,胯间湿亮的肉棒还在滴著淫水混杂着精液的白浊,他上前拍了拍会长的肩,对两人招呼道:“是葵以及会长啊,来坐坐吧!”丝毫没有怪罪他们突然闯入的意思,也没有对自己挺着一根半软的湿糊肉棒在他们面前晃荡有任何的不好意思。
    他面向着会长坐在了榻榻米上,指著一旁惨白著脸的小夜子道:“你跟服部找来的这个艺妓真是太好了!不愧是名动茎园多人争抢的艺妓!你们之前说她一夜能拍出天价我还不信,不就是个女人嘛,骚屄还能镶了黄金不成……”
    上校边点起烟,边絮絮叨叨起来,至于说的什么,会长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
    他的目光默默地追逐著一声不吭的小夜子,看着她背过身去穿上白色的里衣,见他们有要闲谈的架势,拿过一旁小桌上放的茶具,以及一直在旁边小炉上烧着的热水,姿态娴熟地给大家泡茶。
    仿佛刚刚发生的一切只是一场梦似的,仿佛她一直跪坐在那里当个称职的艺妓。
    他不禁苦涩地想,是啊,这个他看着从少女逐步成长的女人,初见时只是名灰扑扑的侍女,却有着双令人难忘的双眸,让他忍不住驻足关心她为何在桥上哭泣。
    他还记得他当时指著身旁伴随的艺妓对她道:“有一天妳也会成为这样出色的艺妓的!”
    现在,她已经是名出色的艺妓了,只是为什么,他却有那么一丝后悔……
    上校仍在滔滔不绝叙述著刚刚他干小夜子的感受,说到最后,他用手肘顶了会长一下,道:“她的骚屄你干过没有?那滋味……啧啧,真他妈的棒极了!”
    会长的心神全放在了过往的回忆里,听到了问话下意识地摇了摇头,将本来不指望他回答的上校惊呆了。
    上校摁熄了烟,像个刚发现好玩的玩具急欲让众人知晓这个玩具有多好的孩子,一把将小夜子搂了过来,撩开她的里衣下摆,强扒开她的腿,露出她被干得红肿的屄穴以及还在吐著精水的穴口,“怎么可能?!你竟然没肏过她?”
    葵被上校的反应逗得花枝乱颤地笑,不等会长开口就道:“哎呀,这不是我们的小夜子太受欢迎了,会长才一直没有机会的嘛!”
    上校理解地点点头,“那你留下理来,刚好我还没玩尽兴,我们一起玩玩。”
    会长收敛心神,摇头拒绝,“不用了,我还有点事。”
    葵却娇笑地指着他裤裆的勃起处,“会长您这样可不诚实喔,您哪有什么事呢,我只是请您护送我到两位士官那里,您还说正好没什么事,刚好陪我出去走走。”
    上校的手指此时已经伸进了小夜子的屄穴里插弄起来,弄出咕啾咕啾的声响,“那你就留下来,等等刚好一起玩她的前后穴,不知道小夜子同时被两个男人插入又会夹得多紧,嗯?”最后这句话却是对小夜子说的,还低头爱怜地在她别过脸的颊上亲了一口。
    会长婉言拒绝,“不了,上校您还是好好地享受小夜子的陪伴吧,我就不打扰了。”
    “这样啊……”上校见状也不好强留,转向了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葵,“葵,那妳等一下见到大卫他们,问问他们哪一个愿意跟我一起肏穴的,让他们其中一个过来一趟。”
    哽多ノ亅丶說請菿ROUSHUЩU,ㄨyz閲讀

章节目录

推倒娱乐圈 (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姜汁黑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姜汁黑糖并收藏推倒娱乐圈 (NPH)最新章节